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1412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AU同人小說:火雞英雄8

★ AU背景長篇小說,全一冊收錄於實體書《火雞英雄》中。

★ 配對:Haytham.E.Kenway x Connor(Ratonhnhaké:ton)
  Kenway父子:海爾森x康納,行文前面慢熱後期轟轟烈烈型。

 8.暑假協議 Summer Agreement

Connor火速趕回宿舍,令他奇怪的是熟悉的寢室松木門隱隱散發著燒烤般的氣息。門外有人,一名黑髮黑衣的單臂男子正在站著聽Desmond解釋些什麼,面色不善。

男人高亢的聲音戲劇性起伏,"包庇本身就是添麻煩的行為。"他看向正提著行李快步過來的Connor,逕自說著:"Connor Kanieh。距離上次通話結束,你已經浪費了我整整四小時多的時間了──"那抬眉聳鼻低哼的模樣額外眼熟,機智隱晦的反諷刮骨,"我原本以為:你是咖啡店工讀生中唯一比較有救的菜鳥──沒想到被Altaïr耳濡目染下,也變成這副散漫自大的德性!"

Connor一時想不起來眼前是誰,"自大?"他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評語。而對方瞧那瞪大眼的歪頭模樣便長長嘆了口氣,"你得儘量認識所有的教授──因為身為學生的你不清楚何時會被指導到,"他從針織衫外套的內袋掏出教師證,上頭姓名欄印著Malik A-sayf的字體斗大,"我想你必須好好了解事情經過,然後給我解釋清楚──為什麼禁止養寵物的宿舍裡,會出現這麼大隻的火雞!"年輕教授怒目嗔咬比劃著,莫霍克大男孩才後知後覺發現他的火雞朋友正被倒吊起來,可憐兮兮的透過帽兜深情凝望。

事情還得從Connor參加選秀前說起──

 當初去獸醫院看診後,由於太晚的關係沒將牠送回去,加上住院費頗貴,於是便靈機一動決定這四天暫養宿舍。其實Aquila平常很安靜,連Desmond也 知道牠不吵不鬧、只要定期餵食穀片就行了。說來正巧,二樓自助餐廳恰好在寢室樓下。今天中午同系的Clay跟Daniel這兩個廚藝為零的傢伙,不知去哪 買了隻烤雞連鋁箔紙都沒拆,一把就扔進微波爐裡──
更天兵的是,剛剛速食店喝太多冷飲的他們還跑去上廁所。短短幾秒的時間差內自然不意外地燃燒起火,金屬花光迸現,白淨爐內就這麼竄起熊熊烈焰。幸好,臨時 過來拜訪其他學生的Malik發現,當機立斷就用強壯單臂打開噴霧滅火器,消滅了那團熾熱──但正好處於熱能上方的兩位男孩房間卻遭殃了。才釀成了這次不 大不小的火災。

"你是受害者,跟火警也沒有直接關係──而你的寵物也很聰明,"Malik像一頭隨時準備捕捉獵物的黑梟來回徘徊,"但你不應該試圖挑戰組織規 章!Connor。"故事到這裡還沒結束,那個時段正是上課歸來Miles悶頭大睡的美好時光,不過他沒發覺嗆濃微煙,仍舊在躺椅上睡得像死去一樣。還是 火雞啄醒他的。遇到事故慌張嘹亮的雞叫聲,也吸引了姍姍來遲的消防隊注意力,還被媒體拍了下來。教授說:"宿舍房間怎麼會有活雞呢?我們根本無法解釋這現 象──就算你是特優生,學校要掩蓋這件事也是相當麻煩的。"
Connor抬動眉頭虛心請教,"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面對Malik冷硬著臉的揮袖斥咻讓他手足無措。"哦,我知道、我知道──事實上,"Malik很 懂學生怕麻煩的拖延心態,不過黑梟就是來專門斷絕這念頭的,"全格林威治村的學區都知道了!你忘記附近的人幾乎有大半都背得出校規嗎?你的不配合簡直毫無 分寸!"摔了一本充斥灰塵的空白筆記到他面前,"我知道特優生通常家境不好,要是按照校規退宿恐怕你短期間也找不到住所。但我給你機會──三天內把寵物弄 走,並罰寫宿舍公約十遍加上一篇萬字悔過書,那麼我就幫你壓下這件事。"頓了頓,寬厚的嘴唇拉長抿直,"星期五,辦公室關門前,我要看到它出現在桌上!" 轉身向富蘭克林舍監交代幾句,並把火雞交還,這位不怒自威的年輕教授便離開了廣場東側的戈達德廳(Goddard Hall)宿舍。

Desmond大搖髮絲柔軟的頭顱,"真不幸,夥計。我還挺喜歡你這隻雞的!"他替那綑綁已久的雞爪鬆綁,一解脫的Aquila立刻叼起落在地上的小帽 兜,咯咯雀躍歡迎著Connor。"是我考慮不夠,讓你們添麻煩了。"大男孩伸手替他戴上這頂親手縫製歪歪扭扭的三角藍白帽兜,愧疚地搔弄雞頸,引得牠舒 服地瞇上靈活雞眼,"Malik教授是個很嚴厲的人,我想,應該能在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那份正直坦蕩的好學生歉意令人不忍,"拜託,你根本沒有必要這 麼謙遜──是對方太機車了!"Desmond無可奈何地擰布清理焦灰,在他眼底這根本是打斷他神聖睡眠的無妄之災。
不過Connor卻轉頭提醒他,"下學期,好像有他的必修通識......."聞言酒保同學的臉都綠了一半。同時回應的是火雞忿忿不平鼓起羽毛的低吠。男 孩端詳室友臉龐坦言:"你看起很勞累。"他很少看到對方表情如此疲乏,後者抱著頭回應,"哦!是哪,昨天應經理要求加了酒保的班,早上還上課了──今天晚 上咖啡廳輪班還是我!"聽到這些熟悉零碎的抱怨,Connor終於有股回到濃濃學院圍氛的歸來感:"你不必這麼忙。凡事都需要有個度。"將火雞安置到單人 床上,他也加入了洗刷燻汙的工作。
"我懂──不過你不會知道:存好錢買自己心之所向的重型機車,是多麼棒的夢想!"Desmond自我振奮的揮舞拳頭,旋即意識到不對,"抱歉。我爸把我保 護得很好,不太懂像你這麼曲折的人生感受。這幾天跟你爸...你父親相處得如何了?"他是Connor身邊目前唯一知情Kenway關係的人。
Connor出神地柔聲輕道:"我想,我對他改觀了些。"不管怎麼說,Haytham都是他的親生父親──棘手的是,他不知該怎麼跟養父Achilles解釋這一切?這真的不會傷到黑人老頭嗎?

......

隨著期中考逼近,Connor近期都在貫通商業法還有大量練習計算術科中度過──並交了悔過書,剩下的空閒時間也將火雞英雄第二集漫畫完成了。本次算是休息暫喘、梳理劇情的無腦一集,因此他畫得相當輕鬆。
第一頁:上一回英雄Aquila維護森林和平後,遇到了棲息在樹洞裡的獨臂黑梟先生,專門生撕落水不會游泳的溺死菜鳥,那血肉模糊的殘忍模樣簡直把Aquila嚇壞了!據僅存獨翅的梟鳥說,越是傻的鳥越特別好吃。
第二頁:海狸太太央求Aquila協尋:替牠找到出白樺瀑布外頭、工作許久都沒歸來的丈夫──害怕家庭的經濟來源可能被人類捉走了。另也尋求還有牠缺失一邊的"蛋"。
第三頁:高傲的白兔先生從曼哈頓公園蹦來,要火雞英雄停止牠幫助森林夥伴的行為──怎麼可能這麼做Aquila!居民們都需要牠呢!勇往直前吧!
......

Connor滿意地吹掉橡皮擦屑檢視作品,只要大學一放假就是漫畫展的死線時間了。目前只要給動漫社幹部審核通過,就能開始著手宣傳──說得這麼嚴肅,也 只是一群年輕男女聚在一塊吃吃喝喝、天南地北討論兼複習罷了。約好時間地點後,卻發現以往聚會地點的博斯特圖書館正在準備翻修,並不開放,但散漫恣意的學 生們也不在意,就直接到附近冷氣狂送的美式餐廳群聚。
"話說回來,第一集呢?"Connor咕噥著翻找牛皮紙袋,卻死活也找不到那五顏六色的動物繪本。"算了,反正已經送印了!"他的作畫原料是色鉛筆與粗頭 麥克,不易保存一直是個缺陷。Connor並不清楚本子的下落,實際上那方形的小巧繪本傳閱後又再度回到了Haytham手中,儘管相當不贊同兒子畫圖, 那歸還也不是、扔也不好的圖本最後乾脆擺在辦公室裡變成吉祥物。被放在空蕩蕩的防潮箱擱置著──說來好笑,那也是他跟親生兒子目前唯一的聯繫了。
從忙碌工作回神後,英國男人悚然發現這近在眼前的事實,思忖:"得讓那孩子更有歸屬感才行....."Haytham並沒有放棄改造計畫,或者該說見識到 他的學習能力變得更加熱切了?也許Holden說的對,他開始漸漸了解那莽撞孩子該有的輪廓了,但還沒認可──時間是改變一切的最好洪流,假以時日他們會 的。

另一邊,Connor正在大嚼薯條,瞧戴著粗框眼鏡的社長Shaun翻閱審核著,"可以聽過,不過我覺得劇情走向已經老套了──或者該換個說法,我們是不 是該吸取歷史教訓、別一昧著重英雄路線?"他推了推眼鏡,"我們過去有女社員少芸畫了豆腐渣超人討伐BOSS皇帝,結果因為太陽剛並沒有其他要素,買氣不 是很好──當然,我覺得炸魚超人v.s馬鈴薯搶匪可能更加親切,你覺得呢?"
"少來!"黑髮女孩Rebecca Crane笑著看他:"Connor你這本漫畫創意還是不錯的,但確實跟Shaun說得一樣,感情戲可以給讀者加分印象。大家都喜歡戀愛,你懂的。"不, 說真的從小到大還沒牽過女孩子手的Connor,一點也不懂。還好她沒有在這方面糾纏,"對了,Shaun這裡有急件必須先處理。新加入社員申請書,嘿, 是商學院的經濟系系花Aveline de Grandpré!Connor你的直屬學姊!"

Shaun瞇眼翻閱上面的申請資料"等等,她不是滑翔翼社的王牌嗎?這種人真的對我們這些宅男宅女的活動有興趣?"動漫社只是個不大也不小的二十人左右組織。雖然沒人規定不能加入多個社團,但完全沒接觸這方面的貌美系花屈身在此,實在讓人覺得突兀。
聞言女孩似乎嗅到了什麼氣息:"哦──剛說愛情就降臨了,某人遲到春天終於要來了嗎?"旁邊三人也應和著,眾人一副要笑不笑的忍俊樣子。大男孩不擅面對這 些狹促眼光,結結巴巴的道:"別,別鬧了──學姊只是介紹我打工而已,要說什麼女,女人互動根本是不可能的。"差點歪題學生們的八卦能量是驚人的,他只能 正正經經的問,"倒是剛才講到火雞英雄──覺得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嗎?"

不知是誰惋惜小聲砸嘴:"嘖。"社團同好們這才將主題硬拗回來。

他們一致認為:是追加上火雞英雄新女友的時候了!這次不是普通的砲灰,而是固定班底!對獨立製作同樣也有莫大興趣的Lafayette如此說道:"聽 著!Connor,如果你想要取得莫大成功,不管你喜不喜歡,美漫英雄還有一個你所欠缺的必要原素──那就是自古英雄伴美人!"他將早已經準備好的內容發 送出去,"我這裡有個計畫好的稿件,你看一下如何?"
Connor打開手機接收,才看不到幾行就面露難色,"名字叫Gaye?為什麼非得強調是法國的雞?還是巴黎動物女演員?"什麼高高蓬鬆的假髮、捲翹睫毛 跟濃濃電眼──究竟該算火雞還是孔雀傻傻分不清楚。"拜託,別計較這種小事嘛!"拉法葉優雅地笑了笑,"我還按照日本動漫加了個酷炫設定──就是讓 Gaye能夠短暫地變成人類!這樣就更有話題性了!"對此莫霍克大男孩橫了他一眼,不過其他社團的男女孩們都興致高昂聆聽意見,渾然不顧Connnor這 原畫者過於真實的殘酷童話風設定。
用Lafayette的說法,他不希望追加別人想法的新奇玩意進去,這種自私自利的思考模式就叫做"原作者的原罪"──常常釀成不聽前輩言、吃虧在眼前的 後果。最後Connor實在被這群人鬧到不行,終於勉強答應下次新刊將Gaye加上。不過最終畫出來結果如何,他也不能保證。

說來正巧,Connor回宿舍時發現Aveline也正好來戈達廳拜訪他。她蓄著一頭烏溜綑圈的黑人長辮,還有著深膚混血的明媚臉龐、以及體育強項的矯捷 姣好身段一直為人津津樂道,是無數男大學生最想弄上床的女人之一──當然這只是私下說說。至少Connor從來沒用有色眼光看待過學姊。他們之間也沒甚麼 好遮掩的,就直接在一樓會客大廳沙發區談話。

今天Aveline一如既往蹬著漆面高跟鞋,穿著修飾腿型的修長牛仔褲,因炎熱越發輕薄短小的細肩帶上衣開門見山,挖空微露了堅挺溝壑,項鍊大方垂落下 來。讓人視線最終恰恰停留在酥胸遮掩迷人之處──這樣的打扮在女大生間很常見。不過在她身上卻獨有著魅惑雍容兼具的深邃氣質。
Aveline跟他簡短握了個手,確認周圍沒有什麼無聊人士偷聽後,立刻將牛皮紙袋慎重遞到面前:"這是你這段期間結清的工讀金,Connor。"面對男 孩的挑眉疑惑,口紅豔澤的朱唇輕啟,"難道你還不知道嗎?Grandpré咖啡廳是我父親商行旗下的餐飲企業。要不是不清楚你與Haytham Kenway的關係,也許當初我不該這麼莽撞推薦的──"那份幹練簡潔的宣布令Connor頭皮發麻,他又要失業了嗎?
"我的母親瑪德琳,她以前是Templars.com的早期投資人,是榮譽股東。你知道嗎?當她發現Kenway家族唯一的公子居然在這打工有多麼驚訝。"養母一得知這件事後,便催促她盡快跟Connor見個面,當然,如果能與Haytham這種大人物交上更好。

"我不是刻意欺騙妳的,當時我跟父親並沒有相認──"Connor艱難解釋著,眼前女性的咄咄逼人讓他很不習慣,"而且我確實需要這筆錢。" 這時大男孩才真切感受到,Haytham在他生命裡產生重大紐帶的關係。不管他承不承認,外邊世人眼底的自己將會被烙上Kenway的印記──隨著時間推 進,恐怕這變化會越來越大。
笨拙辯解令她表情柔和了些,“放心,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們只是──只是不希望Haytham會有什麼微詞,這裡太多事物都有你親生父親的參與了。也許他 另有安排。”字斟句酌讓人能感受到他們背負的壓力,也許來自土地上的刁難,或者其他。在美國,很少有企業會這麼示弱,特別是一貫強勢逼迫的法商。
“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Connor承諾。倔起來他的脾氣可不輸Haytham。
“你不需要做任何承諾,Connor。”,Aveline 棕珀色的眼珠回望他,”麻煩你轉達給Mr.Kenway就可以了。在還沒決定前我們會幫你做留職停薪的處理。”哦,至少不是真正的離職──不過終於逮到機會的父親,真的會允許他繼續打工嗎?

一個月後,Connor的期末考算是相當順利,那些不知所云的情境題目也長進許多──當然,這恐怕跟Haytham經常性的跳躍話題有關。
這段期間Haytham同樣忙碌,那包山包海的大集團趁著暑假熱潮同樣不少新產品要上市。舉辦不完的奢宴上,穿戴奢侈品的他就是最好的代言人。倒是Jim Holden常常來電──據管家所說,老爺忙碌的這段期間任何疑難雜症都能找他。一想起咖啡廳的Connor猶豫,最後還是沒說──直覺上他希望親口詢問 Haytham。

正巧,就在他打包行囊準備收拾時,父親的號碼顯示在平板螢幕上:"兒子。”又是那迥異常人的開場白,”我已經私下請教授優先批改你的分數了,總成績A,就自學而言勉勉強強還算可以。"放下衣物的Connor砸舌,”你老是動用特權做這種事,父親?”
“事實上──不太常有。但你總是不按理出牌,身為父親的我必須緊盯,不讓你犯下愚行。”他幾乎可以想像螢幕那端的銀髮男人倨傲而矜持,噙咬著笑滿臉不贊同 的樣子。莫霍克男孩突然有點懷念Achilles Davenport的放任,相比之下Haytham的關心太......密切了。讓他這曾經的孤兒感覺渾身不自在,但隱隱約約又有些期盼──是因為高培咖 啡的事懸而未決嗎?行動派的狼崽二話不說便將事情經過轉述,"你的意見是?"轉機的現象──兒子居然會開始徵詢他的意見?

"這是個好問題。實際上,我還是一點也不希望你在什麼狗屁打工瞎攪和。"甫開口Haytham就毫不留情地貶低,他認為Connor有太多需要學習了。可 惜諮詢團卻持不同意見,”不過我的顧問們認為:繼續待在同一個地方打工,可以幫助你經營長久一點的人際關係──換而言之,你需要普通不勢利的大學朋友。” 說著便發了消息向瑪德琳這位女性經紀人致意,”繼續打你那可憐的爛工吧。不過工時數減少了,你也必須直接轉入內場──至於直接升職店經理云云就不用了。我 可不放心可能會傳出:Haytham Kenway的兒子,居然連個小小咖啡店都管理不了這種醜聞。”除了廣告,他還是不希望兒子太拋頭露面自貶身分。

"還有──你什麼時候要向那位臨時監護人談談?"說到這Haytham有些惱怒了。私下認親原本並不困難,但Connor卻百般制止並猶豫不決太久──久 到他難得培養起來的耐心快蒸發了,”早點回歸祖籍,我就能開始名正言順給你生活費,而不會落人口實。至於你口中住在農場的沒出息養父,也就能早點解脫── 何況不只Grandpré,你的名字已經在社交圈開始流傳了。”
"消息可是你自己先放出的。父親。"Connor對此嗤之以鼻,惡狠狠朝手機話孔齜牙:"我知道,但我一直找不到好機會跟老頭說。而且別把每個人都想得太 不堪!"他陪著Achilles一起看著東波士頓的景色整整十五年,兩人相依為命,守著要倒不倒的農場。甚至還執槍趕跑了許多無禮要債人──他們更像真正 意義上的親子。

"那是因為你還沒見過太多金錢的魅力──"Haytham抑揚頓挫的反駁,"聽著,如果有時間,我很樂意跟你爭辯一整夜。但那通常沒有結果,建議我們換個 方式如何?"他突然想起一個不錯的機會,能更親密緊合地說服這孩子,“暑假沒有打工的期間,你,學好禮儀,便能輕鬆拿錢閃人。而我,想要在一個體面的私人 宴會介紹你──我們目標一致。”
Connor還是太不能接受Haytham的衡量態度,"你口中所謂的禮儀難道一蹴可及?"他聽出這當中的語病,"當然不會。不過你可以隨便選擇住哪裡學 習,不論是曼哈頓New Silver Towers那種翻新過的閣樓公寓,或先前那種獨院老宅都行──"男人手頭待價而沽的房地產還很多,何況不少別墅群也是整理過等待著主人入住罷了。

"聽起來很不划算。"Connor面色不悅偏頭,"我還得自付餐費水電。"他還是用外頭租屋的慣性思考,正在考慮是否要掛斷手機了。先前參賽得到的廣告費 八千美金,投入Davenport農場百廢待舉的整修,並沒有濺起多少水花。很多地方都必須由他親自動手。Haytham為兒子的近視短利感慨一口氣," 怎麼會?你聽說過哪次宴會或款待賓客時,我讓客人敗興而回的?"他偷偷替課程加上一筆鑑定品味相關的學習,可不希望窮小子在賓客面前鬧笑話,"看來你有很 多常識性的交際手法還不清楚。兒子。價值觀也薄弱得可憐。"
"夠了吧。你確定不是專程打電話過來數落我?"狼崽子沒好氣地將包扔到床上,他得仔細想想該怎麼跟養父交代了,也許用臨時多了暑期打工這種藉口不錯,"如 果可以的話就New Silver Towers吧,另外我還得追加一名住戶!農場的火雞Aquila被客人傳染流感,前陣子剛治好。我不放心牠在那亂晃──這樣也能成交?"嚴格說來 Davenport隨著佔地縮小已經轉型為觀光農場,而Aquila更像是店雞,每每有客人蒞臨時便會小跑步上前歡迎。不過在人畜感冒容易交流的年代,讓 他的朋友長久接待也不是辦法。如果Haytham最終開出的條件誘惑夠大,Connor甚至可以雇人維護就好──要參展同樣位於紐約曼哈頓的Comic Con也相當方便,甚至比宿舍更近。當然,這一切都必須隱瞞著黑人老頭。

"成交。"Haytham爽利的回覆了,"我會給你最高的進入權限,並派專門的獸醫二十四小時待命著。"他見識過更多奇形怪狀的炫富寵物,原本應該是食用雞隻的可憐小寵物根本不算什麼。父子倆就這樣在各懷鬼胎下達成了暑期協議。


- 待續 To be continue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