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1722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AU同人小說:火雞英雄7

 老天,原來他搏擊技巧這麼好,而且人也不輕──雙方堅硬挺實的野蠻肌肉一碰撞,就讓他知道棋逢敵手。踢騰全被對方全身體重壓得死死的,大腿一夾緊,腳便一 動也不能動了。Haytham的白皙卻略顯粗糙的泛紅虎口,鉗住了他的頸脖下顎間,雖然還能大口大口吸到氧氣,不過Connor慢慢平復恐慌了。


"你真的想知道?"Connor從牙縫噴傾氣息,"昨晚。你跟管家在臥房時──"說實在的,他有股濃濃的慾望想噴對方一口口水。

"什麼!"Haytham手下鬆了許多,Connor卻不耐煩地藉機踢開他,"我們約好,別再動手!不然我直接走人!"而慢慢恢復理智的銀髮男人收斂表情,回歸冷酷,"好。"

兩人不約而同的沉重粗喘,每吸一口都發出風箱鼓動般細微噪音,像是在灼燒著咽喉和肺部。狂熱不講道理的氛圍驟冷下來。

"我改變主意了。"Haytham給自己倒了一杯冰水,那是僅存摔不爛的保溫瓶,"下次要是敢再做些什麼危險動作,我就取消你的參賽資格滾回宿舍,讓你連不愛惜性命的機會都沒有!"

Connor揉動頸間確認沒事後,就瞇眼歪頭打量著剔透液體──他剛剛喊得聲嘶的喉嚨同樣也乾了。還以為對方還會再多詢問些什麼,誰知Haytham放下 鋼杯倏地冷靜下來:"去,立刻去畫你見鬼的繪本!現在!"相比下天真的動物漫畫根本人畜無害──當然他還是要遏止,不過眼前階段只要兒子安安靜靜的守本分 就好。

衝突居然短短十幾秒鐘就結束了,大男孩錯愕問:"為什麼?"Haytham背後的緋艷髮帶略豎,壓聲狠道:"因為是我說的!快去!"同樣的Connor此時心情也非常差,卻可悲的發現還是得妥協對方──相較之下方才的爭執實在不明智。

大男孩只好如同拉茸尾巴的孤狼踱回房,任由自己人整個陷入這前所未有的情緒當中:Haytham到底是不是真的關切他?否定後又再肯定的Connor有點 迷糊了,難以想像僅僅只是一個人的身軀卻潛伏壓縮龐大的憤怒。那模樣,很像Achilles看到小時候爬樹差點摔下來的自己一樣。偏偏這男人卻老跟正事一 起做,讓人猜不清意圖。


他.....他混淆了。Connor心亂如麻的坐到客房梳妝檯前,執筆開始塗抹本子。而確認風暴過去的管家,也靜悄悄推了餐車過來,上頭是份量頗大的中餐:冰鎮過的鮮榨橙汁跟醬燒肉丸。



雖說Connor不自愛的行為觸怒了他,但底下人的怠忽職守更是讓英國紳士氣炸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群領乾薪的人,以為不是他Haytham Kenway就能懈怠嗎?

將負責保全全數叫到面前,一問卻得到極為荒唐的答案:"買菸?"Haytham緊繃的唇畔頰肉怒極反笑,"然後你們就乖乖放他出去了?"──好極了,他兒 子的暱蹤技巧竟然一樣優秀。這是利用員工怕麻煩觀念的先入為主心理,他們僱傭的Kenway大老闆本身並不喜歡抽菸,加上隱瞞兒子身分而故意安排在普通賓 客,反而形成誤區,造就了Connor Kanieh偉大的〝逃家〞行動。


Connor渾然不知,房間上頭那部紅光熄滅的監視攝影機,居然在操控下又隱密啟動了。晚間洗澡前他小睡了一下,鼻端卻隱隱嗅聞到頸脖上柔軟顎間的交界處淡香源源不斷,餘味繚繞,那是杜松子、茴香還有岩蘭混雜的獨特男香氣味。應該是Haytham手腕殘留的。

原本應該對那場爭執忿忿不平的,他卻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居然不適時宜的,硬了──腦子跟身體完全搭不上來,莫非雄性激素誤以為是什麼勾人香氣?這是太久沒發 洩了嗎?大男孩在被褥蠕動,懵懵懂懂中粗紋漸漸被撫平的青澀臉龐透出淡淡粉嫩,十分燥熱。他試圖摩擦抹去那獨一無二的氣息,不過卻是徒勞──最後 Connor不得不摀緊口鼻,手伸入褲頭上下起伏,盡量不讓呻吟洩漏出去。他不希望這麻煩會影響明天選秀。

然而,卻不清楚這自發行為全數都被晦澀陰暗的父親收入眼底,灰藍眼珠複雜震驚地糾結:"這孩子......"沒有意識到男香殘留的他並不多想。對美國青少年的愚蠢荒唐,Haytham見慣了。

不過當兒子繃緊身軀正細碎呢噥時,那解放抽動的碩大,倒是惹得Haytham不由自主吞嚥好幾口急速分泌的唾涎。"該死!"他揉動疲憊額際,自言自語試圖 說服:"醒醒,他是你的兒子──"英國紳士可不希望自己私人怪癖的性趣被帶入家庭。他的接受度確實廣泛到有點異於常人沒錯。但,還不是時候坦承──一個父 親,不應該對自己孩子有太多......那方面的想法。


想到這點,越發燥熱的銀髮男人鬆開第一個釦子,便撥通了最親密的手機號碼──


隔天,Connor發洩後又回歸到最佳狀態,漫畫塗了不少頁的他同樣早睡早起。但今天餐桌上卻有了新的變化──他的父親,Haytham Kenway,跟僅僅穿著鬆軟浴袍的Charles Lee雙雙出入。

當兩人同時坐到對面時,莫霍克大男孩原本興高采烈準備串起炸麵包片的食慾,差點降到谷底。"Lee?"如果父親打算讓人難受,那麼他肯定很好達成了目的。
Haytham頗不贊同捏起餐巾,鋪平,"Connor,別這麼沒禮貌。"眼見兒子流露出古怪欲嘔的神情,繼續解釋,"Charles先前那是不知情的衝 動行為,現在他知道你是誰了。"桌案下輕輕碰了指尖一腳,"放鬆下來,你可以把他視為可以信賴的叔叔。他,跟我的同事們,以前大家都沒少過一起找 你,Shall We(好嗎)?"
平板的音調意興闌珊承認,"是。歡迎你。"Charles惺忪將萵苣送入黑鬍底下小口咀嚼著,倒是沒有什麼攻擊性。不過Connor仍然難以接受,"什麼──他來這裡做些什麼?"朦朧感覺到些什麼卻無法肯定,酥脆香甜的魚肉香腸都味如嚼蠟了。

"當然是你口中說的那些〝陰謀〞了。"銀髮男人沒好氣的將焗豆攪拌均勻,"別想太多了,小子──我們會好好安然無恙地辦完事、保護好你,選拔會也會公平競爭,而且跟你沒什麼關係。"
他受不了兒子的莽撞,逼他們必須好好將計畫解釋清楚:據情報顯示,男模Salai最近濫用尚在實驗的新藥「紅樹(Red Willow tree)」上癮,那原先是濃縮萃取的高效減肥藥,但伴隨著力大無窮、精力旺盛的心理依賴性,往往令人遠比想像中還要有吸引力。這讓他從而被藥頭控制住。
更糟的是,藥物方程式卻是先前從Templars.com的藥物研發實驗中心流出去的,這已經不光光只有商業機密的問題,成癮性讓它更有成為毒品的可能 性。至於Salai參加選秀則是意外發現,才決定將計就計設下埋伏──他們必須知道藥頭是誰、從哪裡流出來,並找到其中能扳倒對方的機密證據。

Connor萬萬沒想到這種吸毒個案就在身邊,挑眉,"他看起來很正常。"確實這跟他關係不大。不過Lee那聳動鼻尖嗅聞煎蛋的模樣,縱使再怎麼厭惡,大男孩仍舊勉強將自己塞到打飽嗝,"我得先去會場了。"


最後的拍攝日。Connor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接受幾乎全裸,其他男模則小心警惕的觀望他,同樣被當成假想敵的還有Ezio:他的硬照穩穩當當拍攝完畢,僅憑一分之差壓過了Salai取得了暫時的第一名,第三名則是表現起伏落差很大的Connor。
前面三名的差距相當接近,大男孩身為一個單純為獎金而來的素人,並覺得有什麼壓力。不過遭到挫折的Salai先是找上學長們當眾大吵,又胡亂尋找包中藥片便躲進男廁,不知在做些什麼。看起來似乎相當崩潰。
──難道這就是Haytham希望的情況嗎?但如果沒人強行檢驗那盒藥物,根本罪不至被搜身逮捕。Connor想著。艷陽正高照的熾熱時 間,Haytham也搭乘加長型禮車"趕"來了,同為加分題評審的他這次沒有遮遮掩掩,換了一套光華內斂的銀白色西裝,拎著一柄他從來沒看過的雪色鷹頭細 雕拐杖,紳士形象雍容華貴。當他入場後不少人突然顯得輕聲細語的,一時間池畔邊氣氛似乎都高雅了起來。見狀大男孩沒好氣地翻了翻眼睛,他們可沒見識過昨天 下午這個男人的瘋狂。

由於是最後一次拍攝,電視台贊助下提供的午餐也相當豐盛──正是本地主人拿手的螃蟹宴。Haytham全都交由身側管家服務,並不親自拿小木槌敲碎甲殼,一派優雅地與評審們共同進餐。這人並不是他所熟悉的Holden,應該是用來遮掩媒體的煙霧彈。
而偷瞥的Connor卻只能自己動手扳拗,吮著指頭的Leonardo好奇地張望:"奇怪,Salai沒來用餐嗎?",身旁一口蟹肉的Ezio差點噴出來:"天啊,老兄。他剛剛把你罵得這麼難聽,你還在關心他?"
大師囁囁說:"只是好奇。Ezio。"同樣剛剛沒少被毀謗的Connor贊同:"他看起來壓力很大。",這些同理心話語讓棕髮馬尾男人大搖頭顱:"所以只有我一個人在意囉?真好。"
聞言Connor只能含糊其實:"呢──我想,會有人收拾處理的。"他總不能說,自己老早就知道Templars.com等這刻很久了吧。當然,經紀人的放任態度也很奇怪,甚至有可能就是他慫恿教唆──這對先行者又有什麼好處?

心軟的金髮男人仍然不放心,"我去問問好了。也許他節食弄昏頭了──"眼見大師擦淨手指,Ezio愣愣望著那奔出餐廳的背光身影,沮喪低喊:"Cretino(笨蛋)!"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不過才沒多久就傳來了男人的驚叫聲:"Salai!你在做什麼?"只見美貌男模在水中參雜了大量的鐵鏽刀片,還拿著氣質不相襯的螺絲起子,正試圖扭鬆水箱 的組合式針腳──卻正好被Leonardo無意逮到。因為附近建築的空洞構造有擴音效果,導致他的分貝有些提高,連裡頭都聽見了。

"怎麼回事?"意識不妙的眾人紛紛跑出去,卻看到那詩人般纖細的美青年雙目通紅,怪笑:"不甘你的事情!Mentor(導師)!"獰笑中骨架分明的細肩用 力一撞,居然讓毫無防備的Leonardo摔進游泳池裡。那嚇人而瘋癲的怪力令不少參賽者一驚,不過正當男模們躍躍欲試想上前時,一些手腳比較俐落的工作 人員,還有些埋伏地點紛紛出現不再隱藏的保全,迅速就制伏了Salai。很快的轉播被強迫中止了,白黑相間的警車停在會館外頭,警察正詢問經紀人記錄事情 的經過──還有強迫驗尿。

Salai的毒品試紙呈現陽性反應結果,對此黑人警察並沒有感到任何意外:"我見多你們這些娛樂圈的傢伙,老是碰些不該碰的東西──"其他男模倒是沒事, 排除了食物有問題的可能性。不出所料,警方很快地搜出了藥盒裡的減肥藥,準備連人帶回做進一步的化驗。那效率快得令人瞠目結舌。
這就是父親所謂的周全計畫?Connor皺著眉擠弄嘴臉,傳了封簡訊表達深深的不滿──警察們大張旗鼓的搜索行為完全打斷了選秀,而且他們還得羞靦遞上自己檢體。幸好,攝影組當機立刻緊急中斷進廣告,沒有LIVE到任何畫面,不然他們很可能會上新聞──以不名譽的方式。
"我們當然有想到這點。"Haytham迅速按著手機上的虛擬鍵盤回復,冷笑,"如果你沒有在這裡,攝影機就不會中斷了。"言下之意,將Salai吸毒的 醜態直接坦白轉播到觀眾面前,能更好打擊對方信譽。那寒意刺骨到Connor打了個機靈,咬牙切齒罵:"Templars!"

轉播攝影機再度運轉開來──確認水箱損壞後,製作組乾脆換成能一種偽裝成水質感的壓縮膜,讓大男孩整個人趴在淺水上拍攝。這確實不影響流程,但換來換去的變調心情也不會讓人好到哪裡去。
總結時女主持人Lucrezia抱歉地說:"因為出了點意外,我們不得不遺憾地表示──Salai不自愛做出了違規行為,只能取消他的資格。"一些盲目支 持纖細男子的觀眾恐怕會沸騰,甚至以為有什麼黑幕,但在警方報告出來前Templars.com只要保持沉默就好了。Haytham自然不會放過對手留下 的痛腳。
犯下低級錯誤的Salai幾乎被遺忘,大家更關心是Haytham Kenway到底會將最後一票加分權,行使在誰身上呢?其他表現也不錯的新星?還是替Ezio Auditore這準冠軍錦上添花?抑或是偶有驚艷之舉、再加上深海邊緣虛幻搏鬥鯊魚的照片,而緊緊追上學長的素人Connor Kanieh?

"在投下最後一票前,我有些話想說。"接過麥克風的銀髮紳士噙笑,聲調緩慢悅耳,"距離上次拍攝廣告已經很久了,我難以忘懷,那種為了追求一個畫面的美而 不斷磨合的過程。我坦言,比起經商,自己在這塊領域還是門外漢。但好歹也接受過為期兩個月的魔鬼訓練。"他能略微理解裸露背後代表的意義,而人們又如何辛 苦。"說到同樣不熟悉這份偉大工作的人,Kanieh──請容許我這麼稱呼他。說實在的,一個更生澀無知的人能做到這程度,連我這旁觀者心中都有與有榮焉 的複雜。"就算先前如何嘴硬,英國男人仍舊不由自主容許自己感到些微的欣慰。那是親人專屬的驕傲感。
"遺憾地──我不能因為一時欣賞而投給他。我代表著Templars.com,這個選拔會的主要目的是優劣淘汰競爭;而且當中有人更加完美,適合相贈這座 獎盃與名譽。所以我決定將手中這票投給Ezio Auditore。"說著便鼓掌,"恭喜你!我們新一代形象的頂尖男模。你未來的展望是無庸置疑的──"Auditore確實有成為傳奇的資格,但,如果 義大利人老少根筋的性情能少一點就更好了。Haytham不無遺憾的想。
雖然早就有預感不一定能奪獎,不過Connor仍感覺到一絲難以察覺的莫名溫情。他抹起笑容,誠心誠意替那吊兒啷噹的同事兼學長用力鼓掌,這次選秀後 Ezio的表演事業之路將被鋪設好──不論是模特兒公司的簽約,還是藝術學院都能得到額外漂亮的成績單。剩下只要等待成名就夠了。"恭喜!"莫霍克大男孩 有些笨拙地祝賀,兩人互拍肩膀,"等你工作一多,說不定以後就不能在高培咖啡看到你了。"

而上台接過金閃獎盃的Ezio同時高舉,"Grazie!我愛你們!我不知道自己在眾多參賽者中這麼優秀,這座獎盃證實了!我要感謝Leonardo da Vinci──我的設計師,我遠在義大利的兄弟姊妹,還有一直幫我培養美感的Caterina Sforza。還有我忘了說的是......."他又陸陸續續唸叨了些人名,然後轉看向台下的大男孩,"最後,不同系的小學弟Connor!如果不是他要 參加,我恐怕會受到學院老師們的一致荼毒──準備整整五年,還認為自己不夠資格上相。記住:沒有任何評論都肯定是對的,諸行皆可(No reviews are certainly right, everything is permitted)!"文情並茂的感謝致詞令轉播畫面更有張力。
原本以為跟獎金錯身而過的Connor也被Thomas Hickey叫住,他們想買斷先前跳水部分的影像,另外加工獨立成一支網路廣告短片,還有看板。想到農場破爛柵欄的Connor還是忍不住簽約了,販售的 影像正是比賽時Putnam已經錄好的部分,他不必再加拍什麼。支票銀貨兩訖,不多不少酬勞正好是八千美金。就這樣,選拔會正式平安落幕了──


趁Haytham再度投入工作離開,結束後自然有不少私下應酬的活動:垂涎已久的Hickey美其名曰活絡氣氛,晚上想邀請Ezio跟Connor順便跟整個拍攝團隊小酌──偷偷打聽到對方只喝啤酒的他,早就準備好特大霜凍Margrete等著要讓他們失身了。Connor自然不知情:他都快忘了當初被人蹂躪胸膛的尷尬。

正要應允時,手機卻不適時宜流行音樂鈴聲大作,接到室友Miles通知他快點趕回宿舍的電話──


- 待續 To be continue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