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20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AU同人小說:火雞英雄6

 
Connor倒是正經提出問題,"能告訴我們怎麼取分嗎?"瞪大眼睛觀望,實際拍攝時該怎麼利用這些場景他完全沒有概念。聞言Lucrezia笑了," 呵,心急的男孩。這部分是由我們的攝影總監說明的。"女性退後著腳步拉開車門,"歡迎我們這次廣告的大製作人Thomas Hickey──"下來的人一身媲美畢卡索般花俏的襯衫色褲,遮掩視線的星形大墨鏡,隨著眼熟男性的揮手爛笑,全場雄性激素高昂地歡呼雷動。
莫霍克大男孩入境隨俗鼓起掌歡迎,卻沒有加入呼喊:"他......很有名?"甚至有男人崩潰狂顛蹦跳,如邪教排場的突兀嚇到他了。"無庸置疑 的。"Leo答道。雖然是個爛人,但Hickey總能拍出衝突性極強獨具力道的吸睛作品。擅長捕捉人物自然流露出來的性格,那些被他拍攝過的人顯得搧情而 美麗,高彩度鮮豔到奪目的胴體攝影照十分具有感情。

"聽說他是法國Patrick Demarchelier大師的學生。"只有藝術表演學生才懂的話題流動著,Ezio搖頭表態,"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可惜,這傢伙可比他老師色多了。" 雖然幻覺攝影並不是他的長處,不過Templars.com整個團隊的後製動畫師絕非擺設,Thomas只要負責挖掘眼前男孩們深埋體內的潛力就好了。
這個照面過的瘋癲男子扯嗓:"男孩們──開心嗎?Hickey大爺我來了!"不過身上倒是沒有酒氣醺人,泛著一股佛手柑與石灰混雜的古龍水腥騷味,"聽好 了!這次拍得可全部都是正式照了,嗝!三個攝影小組分配下去──兩天半輪流,大家好好抽籤決定梯次就開拍!我們時間不多!"他比出三根粗糙手指,晃了 晃,"評分方式是拍十五張照片,由我們這邊選出九張──男孩們,我的建議是三張一組主題,平均分數會比較高。"咬字不清,看來這傢伙死性不改仍舊小飲。
順序同樣是抽籤,不過這次Connor籤運不錯,是E組攝影最後一位拍攝的──這種場合下越後面的自然越有利。相較之下Ezio不好不壞抽中C組第三位。鑒於選手們需要準備時間,因此每五張一輪。

Lucrezia熱情攬住他,又補充了評分方式:"照片一樣採總分制,九張作品各自評分後加總。基本上,五位評審與新加入評審團的Thomas先生各占一票。"
"這次還有加分題:電視轉播前的觀眾們,也能在前兩組照片聲援你最愛的模特兒──十四位當中的最高分者,這裡又能奪得兩票。"
"最後一組照片的加分權,則由我們這組系列照的上一次拍攝者──Haytham Kenway先生投下他認為最好的一票加分。他同時也會參加這次的頒獎,如同先前所說:第一名將取得廣告簽約權、合作公司的培育訓練,還有15萬美金的大獎。男孩們,努力爭取囉!"
聞言Connor一凜,知道白天大家都必須耗在這裡了。換好泳褲後,還沒輪到的男模大多由經紀人陪著,躲在陰涼的休息室養神,套著帽兜的Ezio也趁這時候去自動販賣機投錢買飲料。

而Leonardo的時間也相當充裕,好奇咕噥著:"早睡早起的優勢?"檢查著Connor膚質的他,意外發現今天狀況居然不錯。
"我想,是因為有抹些東西的功勞吧。"昨夜那印著Chantecaille的小瓶罐不斷湧出玫瑰香氣,還害他打了個大噴嚏。眼霜膠囊凝露什麼的,Connor也只是依樣畫葫蘆地隨便抹上。
"你開始擦保養品了?好現象。"Leo稱讚。不過就在學長替Connor搓揉防曬乳時,一個尖銳酸刺的清朗男聲打斷了他們:"業餘莽夫,再怎麼樣保養也好 不到哪去。"蒼白男子圍攏巾布將全身包得緊實,依稀可看出俊美線條,只露出滔浪般精緻的可可色柔嫩髮絲。他靠在傘下閃避陽光,輕挑揚 聲,"Leonardo。"
"Salai──"大男孩發現眼前總是微笑溫和的天才學長居然深呼吸了一口氣,面色惶惶,"也是,我不該意外。你的經紀公司不可能會放過這出名的好機會。"大師雙手顫抖,差點抖落了手上質地細緻的乳液,"最近還好嗎?"
回應是對方抹開天真爛漫的陰柔微笑,"託你的福。現在我背後的贊助廠商,已經換成了先行者公司──噢,需要我幫忙代購折扣藥品嗎?但你也許不會認同我這小偷的話呢。"這虛情問候的話語卻令Leonardo鑽心,停下了動作,曖昧的心碎圍氛陡升,"你偷再多我也不會介意。"

Connor不知該如何安慰學長,只是皺著眉頭磨拳擦掌。不過有人比他更先一步動作了,"嘩啦──刷!"這是液體翻倒的聲響。橘色沁涼的汁液與冰塊立刻灑滿青年全身。
轉頭一看,卻是正撮弄鬍子微笑的Ezio,"噢!抱歉──我閃避時沒注意到有人!"他無辜的聳肩比劃,攤手指著方才搬運大型道具經過的工作人員。而慌張脫去髒布的Salai明顯氣炸了,"你是誰?"
"一個怕你悶壞的好心人,美人。這種天氣不該包得滿頭大汗,對吧?"Ezio溫和而不失風度的調侃,加上親近性極高的嗓音讓人生不起氣。那是義式專屬讓人原諒的幽默風格。
"勉勉強強,但仍然不夠好。"揮去果汁的捲髮青年瞥了一眼,"不錯的帽兜外套嘛。Leonardo縫給你的?"打量嘴角帶著玩世不恭的微笑,"不,是我妹 妹在生日時親手送的。"馬尾棕髮的鬍渣男人低笑,很聰明地沒有自報身家。他一邊打眼神暗示著學弟別衝動,並把剩下的兩杯冷飲塞到對方手上。

哪知道知Salai馬上斷言了,"那你一定就是Ezio Auditore。"篤定到令Ezio忍不住挑眉。他的眼睛骨碌碌轉動,左探右瞧注目著男人的褲檔:"他對我無所不談,**包括你下面很小**這件事── 算了,我用我的想像力描繪看看好了。"被貌兜下沿遮掩他瞧不出些什麼東西。這話讓Ezio有些責怪望向Leonardo,但他那同學卻一副失魂落魄的憔悴 神情。
"Leonardo告訴你的?"儒雅咬字微重上前一步,而Salai美麗面旁泛起一股難以言喻的笑,舉雙手做投降貌,"最近都不說了。我很久沒看到他有什麼值得興奮的了──除了昨天替你們化妝時。"

疑雲重重的話語似乎象徵著不詳,"Cazzo(幹)!"Ezio忍不住蹦出了髒話,"Leonardo,你瞞著我什麼事情?"他難以想像,昨晚兩人還好好和睦徹夜深談。儘管不同床──
"沒,沒什麼。我沒事的,Ezio。"大師言詞閃爍著,目光壓低,"Salai,下一組照片就是你上場了。我想你應該回去找經紀人準備準備。"他比劃著正勃發烈燄的場景,然後若有所思地從Connor手中抽過一杯飲品,呆坐下來。
Salai玩味回眸,"是哪,先行者比你大方多了。"說著,就頭也不回地如同高傲孔雀踩踏腳步離開。

而Leonardo捧著塑膠杯低聲安慰大家,"只是個小惡魔。你們不用太擔心些什麼。"看見金色捲髮男人落寞目送的木愣模樣,Ezio瞇起鷹眸,"不,我知道你受傷了──你不需要向我隱瞞些什麼,Leonardo。真的不用我再去教訓那小混混?"
"還好。只是一些我私人的事情。",Leonardo極力使心情平靜,宣布,"我們必須繼續擦防曬,男孩們。輪到你們還要很久。"他嘴上催促,手裡卻是不斷用擦拭的動作制住Ezio。似乎頗害怕他真的去理論。這份微妙氣場,巧妙擾亂了兩位學子男孩的心境。

Ezio拍攝過程走神了好幾次,幸好他底子扎實,不至於出現什麼Ugly pretty的可怕照片。而Connor第一組照片拍得平淡無奇,只有對店狗摸頭的動作蘊含了生機,讓人為之一亮──他是個沒人引導就難以發光的原鑽。
看著攝影師挑剔不良照片時,Leonardo這才驚覺自己還沒進入狀況而道歉。Connor安慰:"並不是Leonardo學長做得不好,是我放不開 來。"要不是他幫助,自己還不一定能站在這呢。"別說了。"看來Salai先前對他的嗆聲造成一定影響,"我會想辦法調整好的──讓我靜一靜!期間如果你 們有什麼好的想法,也盡管提出,我會幫忙完成的。"

黃昏下,第一天的拍攝就這麼結束了。製作單位順便拍了個團體照,集合大家在鏡頭前站好,那種直站宛如閱兵的精壯體態能更好地宣傳男孩們。誰知拍完 Hickey居然突然其來從隊伍最前伸出手,朝著整排高矮不一的男人們乳首刷了過去,引得毫無防備的眾人發出陣陣鬼叫跟咒罵,微妙形成一道青春活力的雄性 風景。
不過Ezio早已準備好的用力擰腰誇張一挺,這下Hickey也只能率先摸到他,手中一頓,"喲,小夥子挺主動的嘛。"而Ezio也眨眼微笑,"為了兄弟 會的和平。"這份"犧牲奉獻"倒是沖淡了低迷,逗笑了金髮男人:"好了,Ezio。既然今天這輪拍完也該休息了。Kanieh學弟要加入我們嗎?"

一股莫名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當然。有啤酒更好。"他不是優秀的開導人,至少是個聆聽者──似乎以前也有經歷過。但,時間都浸潤在打工鍛鍊跟動物繪本的 自己,應該不可能有類似經驗?聞言Eizo微笑主動擁抱,"是哪,酒能忘憂。"──當然,也能讓人洩漏口風。他們到鄰近的Secret's Boxing Club,猛灌下爛醉的素食者Leonardo馬上就吐真言了:原來,藝名Salai的Giacomo當初是他在校外工作時遇到的工作室男模。大師一看到 那細緻如骨瓷的天使肌膚,立刻驚為天人,濫情加上藝術者對同性戀愛的不以為意,兩人很快馬上就交往墜入愛河,甚至同居了。
不過最近Salai的工作室被收購後,新經紀人的方針不希望旗下男模出現太多醜聞,勒令快速斷絕關係。鬧了一陣子,最後以男模捲款Leonardo放在住 處那些伸手可及的支票、金銀珠寶,然後逃之夭夭做為戀情收場。而新生代大師也很寬容只求藕斷絲連──但看現在對方這樣的態度,恐怕是不領情。

"Porco(畜牲)!當初更應該打爛他那張臉!"義大利男人血氣方剛地搥桌,酒吧音響劇烈的噪音正好遮掩了他的聲響。"你不能這麼做,Ezio。上伸展 台的人只要先動手,就輸了一半了。"時尚界大部分人都不會自毀前途,因為沒有人願意跟綁了不定時炸彈的衣架子待在一起──何況男人下手重多了。
交握酒杯的Connor瞥一眼,"我想,Ezio學長的意思是,隱密一點就可以了。"話語不冷不熱,但這種平靜宣布的軟濃音調,卻挾帶著咬死對方的惡狼堅 定。不由讓人寒氣直冒。"不,不。你們可還在比賽呢。別沖昏頭,男孩們。"Leonardo原先一直以為不鬧事的Kanieh學弟很安分,這下倒讓他有些 看不透了。"倒是我們來商討一下,明天拍攝用的場景...."

.......


小型酒會到十一點多就先散了,原先Connor打算去對面旅館隨便挑一家住,卻被不知道怎麼打聽來的Holden請回去。理由是"外頭打破規則者一樣多,別落單了"。
"Holden,能告訴我實情嗎?"Connor皺眉直愣愣看對方拉開車門,並不坐進去,"今天我並沒有特別出采的表現,這份──姑且稱為關心好了,當作獎勵有點說不過去。"就算把他當成沒有自理能力的小孩也太超過。
何況Haytham Kenway實在不太像是會保護子嗣的人──他應該,他應該.....對了,他應該是那種會把自己當作肥美魚餌的人。該死的野蠻陰謀家。總在暗處噙著矜持神態獰笑,等待著哪個不知情的潛行者咬上鉤。至於餌食的死活?完全不在他的考慮中。

Connor微愣,這份突兀跳進腦海裡的念頭太過鮮明。

而管家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吐露實情,"選拔會原先預計在控制範圍內。但我們接到了通知:是關於某位參賽者背後的公司,他們與當地黑道有些關係,這一兩天 開始似乎有活動跡象。"頓了頓,"老爺怕您被牽扯進去,所以讓我私下接送──這在過去競爭的情況下,是很罕有的。但不是沒有先例。"
不知道出於什麼考量,Templars.com並沒有臨時變換場地,而是偽裝成無知模樣繼續進行──這讓Connor不由想起剛剛的印象,進一步提問:" 選拔會分明是Templars.com舉辦的,這不是你們的主場嗎?"事實上,換場只要費用跟宣傳安排得好,往往只要一句話的事。
"當轉播的那一刻開始就不是了,少爺。"想到那超乎想像的二點幾收視率,造假對雙方聲譽會有很大影響,"有些東西不能太明目張膽的,全國觀眾都在看。"不,恐怕是自己還沒有這個價值。男人能將所有事物放上大義天秤,照他的行徑來看,選秀結果恐怕比血親還要重要。

"確實。把兒子放在醒目的地方,或許可以偏移對手注意力──難道父親私下公開了我倆關係嗎?有多少人知道這件事了?"Connor不得不推導出這樣的結 論:"他應該很高興。"按照思路來看,Haytham會派人來接他應該是身為餌食的Connor幹得不錯。他還捨不得有所損失。
"怎麼會呢?少爺,我不懂你怎麼會有如此偏激的想法。"激動下連被禁止的稱呼都蹦出來了,"過去也許您遭遇過什麼,但以一個無時無刻陪伴在他身邊的朋友角度,我看到了:老爺費心竭慮地找到您、擔心你跟不上這個變化多端的世代走岔了,還關注著你的安危。他真的很愛你。"

......

"他真的這麼說?"Haytham挑眉,欣慰性的微笑抹泛開來,"Good Boy,不如我所想像那麼愚昧不可及。"英國紳士渾然不覺自己沒教導對方多少東西。
隔壁房預想中的暴動幾乎沒有,相當安靜──是在構思明天的主題照嗎?而得到親口承認的Holden卻魂飛魄散大喊:"Haytham老爺!"原先他還單純以為,僅僅只是少爺太敏感的青春期躁動導致抗拒,誰知這瘋狂父子都在玩火。

"這計劃比你想的周密多了。"銀髮男人脫去背心輕鬆的說道,"前提是,只要Connor不幹傻事──我唯一暫時不能完全插手的,只有會所。"少數幾個人知曉,現在隱藏在Connor身邊的防護力量,甚至比自己的還要多──但大多都巧妙被他蒙蔽就是了。
"還是太冒險了,先生。"管家面容的法令紋拉攏下來,而回應他卻只有主人飄渺虛無的淡然,"沒有問題的,一切都按照原本預定進行。"接過蛻去的西裝外套,主僕皆一夜沉默不語。

......

Connor醒來時間跟昨天一樣的早。他什麼話也沒說,氣沖沖拒絕餐點就用力摔門出去,使得那些價值不斐的富麗堂皇鐵條發出巨大匡啷聲。
"蠢兒子。"寢室內用餐的Haytham下了個結論。今天是預定安排的休假日,就連Holden都以為他即將到NASA總部進行太空訓練,好一圓窺探宇宙的試航夢想。
但實際上卻是替身前往,而Haytham卻偽裝成採購僕人輾轉出入,最後來到了Mansion House Club──只要他認真隱瞞,從來沒有人知道Haytham Kenway的真正行蹤。這是是身為公眾人物應該有的自覺。畢竟,出賣戲碼他見過太多了。

他現在外型改變很大,抹了加深膚色的厚重粉底,戴上幾乎遮掩半張面孔的太陽眼鏡顯得低俗。一身鮮艷夏威夷襯衫讓人視覺疲勞,長髮倒捲塞進鴨舌帽,看起來好 像略為俊俏的尋常美國中年男性。這身行頭無論是出現在游泳會館,或者工作人員間都不稀奇──但絕對不會有人聯想到雍容華貴的紳士Kenway。而知曉內情 的會館主人也一早就過來攀談,使得Haytham輕易就融入了整個環境。
由於昨天E組拍攝進度頗快,一早就輪到Connor了。大男孩頗為鎮定的嚴格進行暖身操,對著攝影指導詢問:"自由發揮,有包括那種......快速瞬間靜止的攝影也可以嗎?"

"是,沒錯。"叼咬雪加的圓臉男攝影師微愣,這次公司確實有攜帶專業的頻閃觀測器,他提醒,"不過就算是快速連拍攝影,也一樣只能挑出五張。這是你必須知 道的。"但這種有限條件要拍出快速運動的照片,通常是很有自信的男模才敢拍攝。"還有什麼問題嗎?順便一起提出了。"隱台詞是免得沒後悔藥可吃。
Connor若有所思偏著頭,又微微一頓,"我昨天發現:有的組別跑到了河岸邊拍攝。甚至還有攀爬崖壁跟下水照。"他指的是Salai,那組在懸涯石尖上自由發揮舞蹈的危險曼妙照片,得到了相當高的四分。最後一枚以以浸潤河水死去般的溫柔精靈做完結,令人印象深刻。

"你說的是A組?對,他們的背景被嫌不夠用──Hickey總監已經答應後面參賽者也能過去拍。"對方懶洋洋的揮舞手臂,"不過攝影器材可不能沾水、燈光什麼要搬過去也可重了,非常操蛋的麻煩──你不會想去那該死的地方拍的。"
"不,你只要把拍攝範圍固定在一整段懸崖上就好了。"他夜半用簡訊偷偷跟那位大師商討過,這是可行的。攝影師懷疑地望向深膚男孩,"你確定?我怕人臉可是會模糊的,真的不用把焦點放在上方巖石就好?"
"全景吧。"Connor堅持的說,他自有一套完整的想法,"不過前提是你們有辦法一直捕捉到我的臉,而且還不會拍壞。"過於直白的話語幾乎激怒了抽菸 者,"開玩笑,小子!我可是有幾十年動態攝影經驗的專業人士,怎麼可能犯下這種低級錯誤?"他抬聳皺褶層疊的潤肉眉間,"去吧!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滑鐵盧 的──"
Connor鼻端嗤哼,"我會讓你收回這句話。"豐厚低矮的蒜形肉翼微皺,瞥見對方左胸前掛著名為Israel Putnam的員工識別證,交代:"記住。在我離開那個樹枝前,別太早拍。"便頭也不回地迅速靈活往上爬,動作幾乎看不出生疏。


另一邊,Haytham正提到如何揮舞食用藍螃蟹的木槌才有效率時,談得正歡,一轉身卻已經看到Connor如同山林野猴掛在水邊石崖。他穿著單薄長褲、 綁上族裡圖騰臂環的深膚男孩半蹲,身後象徵果敢的羽毛飄揚,正準備站上一顆凸起牢靠的涯樹枯枝──距離水面足足有十五米(五層樓)高。
銀髮男人一看不由壓低帽沿前沿,皺眉抱怨:"Thomas在幹些什麼?"他是全權交給Hickey處理選秀沒錯,爬上去的風險卻有點高了──儘管每個人都 有簽署切結書與保險。這種高度要是有懼高症的,嚇都嚇壞了──真的能拍出什麼好照片嗎?而拍攝現場中,也有不少人也注意到這邊了。他們不敢置信:居然有人 能如此拼命站在那種鬼地方──恐怕是受了先前的刺激。可是,一直維持蹲姿能拍些什麼?胯下嗎?

Connor也不負眾望地舒展肌肉,改變了。他極度拉直精健體態如繃弓,雙手微微平張,做出擁抱大地般的人形十字動作。高大身形在朝陽漸升的微弱逆光下,形成一道震撼人心的陰影。
緊捏相機的Putnam訝異挑眉,這個景確實不錯,不過卻沒有任何需要運用到頻閃的地方──那個粗獷大學生在賣什麼關子?答案很快就出來了。
接著,深膚雄性前傾的軀體一瞬間居然下降了──不,或者該說是自信滿滿做出了高處往下蹦的驚人跳躍動作。Putnam錯愕到嘴裡的菸掉下來都渾然不知,但追求美感的本能,讓他手裡的頻閃沒有停止過。
十五米距離的墜落中Connor完美前翻了兩百七十度,急速失重的華麗快感,加上動作優美形成了一氣呵成的視覺震撼。視線在大男孩絕對緊繃筆直地插入河中劃下驚嘆的休止符,完完全全被那魔魅舉止吸引住的眾人這才回神過來。

"S──O──N──!"Haytham扯高嗓子近乎扭曲的嘶吼,但偌大河面立刻就淹沒了他。而泡沫湧動的深處迅速浮起人影,那是突破河面的Connor甩開臉上水珠,他揮一揮手做表示:安全無恙。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狀況外的攝影師跟男模紛紛開始議論起來──他們無心理會那其貌不揚的古怪男子,更在意剛剛那一連串讓人全身血液逆流的驚險刺激表演。那 可是沒有用任何替身的危險動作,但英雄主義氾濫的美國民眾通常重視結果。很明顯的,被命名為「信仰之躍」的驚人畫面只要拍攝成功、不扭曲並臉部清晰,將有 機會博得了無人可複製的高明滿分。相較下虛弱無力的美貌男模就虛掉了。

救生員與醫護人士立刻包圍上岸的Connor,細心檢察後,發現皮糙肉厚的大男孩確實沒問題──除了沒吃早餐有點餓。而E組攝影指導Putnam緊急將相 片匯入電腦,挑選結果也馬上就出來了:整個跳水過程中Connor神奇呈現了完美角度,而轉播與現場攝影機錄下的影像也毫無破綻──"史詩級的。"憋了半 天總結只能吐出這樣的字眼,每個評審都不得不給滿分──就是指責危險動作也不行。沒辦法,電視台專線聽說早就被打爆了,要是他們有誰敢說一個不字,絕對會 被盲目觀眾的口水淹死。
那超人般一舉一動的高大形象,確實也符合幻覺廣告無所不能的主題沒錯。當Ezio有些意外地稱讚這點子夠大膽、夠玩命時,Connor只能謙虛說道:"只 是巧合。"他依憑的是個傳說,據說以前這是族裡勇士的試煉之地──幾百年前的地利誰說得準呢?不過一扭頭,卻瞥見人群閃現幾乎要把人生吞活剝似的視線── 那是稍稍拉下墨鏡、咬牙切齒的熟悉中年男性雙眼所放射出來的死光。

Connor有點不確定的瞇起鷹眸,"父親?"
但在Da Vinci催促下,他只能先去聆聽最後一個開拍用的場景如何使用──那是個灌了水如同小型游泳池的巨大透明箱,入內拍攝者一率規定憋氣,只能在雄性象徵上黏糊隱形肉色貼。那是大製作人希望營造裸體感得特別要求。
Hickey幾次覬覦得想上前動手動腳,藉口探索Connor是否內傷,但全都被Ezio擋下來。而這傢伙也很寶,就乾脆直接對送到嘴裡的──大摸特摸。義大利男人風趣的解釋:"這是各取所需!"

然而他殊不知:很久才會輪到的Connor突然匆匆忙忙告退,是因為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面──


- 待續 To be continue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