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1722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AU同人小說:火雞英雄5

 
Connor沒好氣地嗤鼻:"我受夠這些隱晦不明的話語,就不能好好說明清楚嗎?"他認為父親骨子裡仍舊相當英國。而Haytham放鬆圓弧略白的眉梢, 抿了一口餐後酒:"會的。基於你一無所知的份上──"不由感嘆自己方才怎麼會如此失態,他鮮少打探他人隱私,此刻卻顯得如此急切,"倒是你。明明穿了個死 蠢農村的牛仔褲,怎麼會......鬆動得如此誇張。"是的,他只剩下這詞彙。言詞曖昧不詳已經不足以用來溝通了。


莫霍克大男孩挑眉,"就這個?"他並不覺得男人間有什麼不能說的,父親何必慢吞悠悠呢?"只是展場上穿的泳褲......還沒換。"匆忙收拾中,他一不小心,將自己原先的棉布四角褲便夾進Leonardo的行李箱了。這才乾脆穿著丁字褲套上衣物,就這麼走了出來。

鬆垮吊帶褲縱使遮掩了體態,但雄性尻臀底下那賁張的肌巒,一牽一扯仍逃不過明眼人雪亮的目光。當然,也變得更加敏感。方才隔著餐巾布撫摸上去的柔軟觸感讓他微微害躁,覺得自己活脫像沒有自理能力的幼稚園幼童般。"那麼我能四處走走嗎?"

"可惜,就算在僕人面前也得保持儀態。"英國紳士遺憾兒子的不懂事,迅速回憶著適才到底有誰目擊了Connor的背影,"身為一個未來的主人,你得盡量形象威嚴,才不知道何時會被嚼舌根。"

他仰著臉疑惑對方的大驚小怪,"我不能理解。"在Connor眼底並沒有這麼嚴重,大學不少人裸奔都不說了──"你會理解的。"Haytham堅 持己見會處理好這件事,並喚來正推著餐車收拾的法令紋管家,"把你的尺碼告訴他,Holden會完成一切採購。"Connor也只好順從了。他還沒無聊到 為了內褲問題這點小事就吵架。


解決了一樁心事,銀髮馬尾的男人越發肯定,兩人相處時旁邊最好沒有閒雜人等了──他們根本不像正常父子。簡練的內雙眼瞼低垂,"今晚有任何行程嗎?例如要跟你的設計師商討什麼。"他再次打量Connor:經過整理,男孩臉上那些模糊粗糙的凌亂線條已經遠去,加上無辜眼神與側梳辮髮,俯仰中某些角度像極了他的母親Ziio。

"沒有。Leonardo學長跟Eizo在一塊...."Connor乾癟癟的說。原訂參觀比賽場地後,他就得拿出紙筆繼續趕工。畢竟,比起選秀他更在意『火雞英雄』的漫畫進度,再過五十天就是送印死線了。

Haytham嘴角微微往上翹,讓人分不清是譏諷還是喜悅,"看來在其他選手衝刺時,你已經落差一大截了。真是可悲。"晦澀壓抑的幽靛瞳孔自然流露出一絲 情緒,"也好,讓Holden載你一程探探吧。不過我建議別下車丟人現眼,畢竟這時候私人會所恐怕也關門了。"之後,管家開車輕鬆繞了一圈,讓小少爺從偏 光玻璃中看見關閉的藍色大門──那私人土地的標誌遠處正是比賽場地。覺得無趣的Connor立刻就回來了。


當他進來時,Haytham剛結束了通話,"你......平常就是在這樣的環境生活嗎?"典型的沒話找話講。
明明是休息時間,他卻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傳來一股濃濃倦怠的身心疲憊。接二連三似乎都是些無關於工作的話題,開不完的會議,加上邊角那些宴席晚會云云,彷彿堆積如山的細碎忙碌和混亂纏繞著男人。

他的存在,還得讓父親撥冗一絲心神。這樣真的沒問題嗎?Haytham並不像是個這麼大方的人。

"你想問什麼方面?如果是指那些邀約──確實如此。"他闔上手機皮套,索性將其關成震動擱置,一莞爾,"但,別管外人了。在我的故鄉每個家族成員關係極度密切,這比什麼都還重要。"如果不是未婚妻的辜負,想必他會是個很好的丈夫。

Haytham不慌不忙地緩緩慢步向前,目光飄動,最後落在兒子髮際那鈍閃的金屬刺角,"談到這點──我想你必須知道Kenway家的歷史。"微頓,"你的髮飾是?"那標誌有些眼熟。

"Leonardo學長給的裝飾品。"Connor簡潔的說。"有什麼問題嗎?"
但父親僅僅只是瞥了一眼,"跟著我。"在抵達房間前他都沒有說話。寬敞堂皇的門廳更像個博物館入口,雄赳赳的駿馬雕像挺立,指引著Connor一同邁入那鋪著紅毯精心奢華的庫房。

雙 扇雕花大門內部的房間潔淨、陰暗、優雅,還有低溫,充斥了大量防塵防潮的玻璃櫃,這是青年目光觸及的第一個印象。然而撥開藝術燈的開關,裡頭頓時明亮起 來,封存著大量的暴力文明乍然可見──原來是武器收藏庫。從體積狹小的自動砲管槍械,到中世紀的盔甲寬劍,以及皮革護套皆陳列期間。

"你的髮飾有點像這玩意,一個隱藏式刀片上的裝飾。我想應該是巧合。"Haytham Kenway輕撫上一個玻璃罩中的骷髏含微笑角刺袖套,接著雙手負背,解釋道,"我們的家族最初發源於英格蘭,你的祖父,Edward,最初是皇家軍械公 司的雇員。後來經濟不景氣遭到裁員後,他轉移資金,注入加勒比海一帶從走私開始起家,最後成功轉型為軍火中介商。"

頓了頓,有些懷念地抽出劍匣中細長雕花的西洋劍,"我投資上的第一桶金,便是從祖產得來的。"



"祖產......"Connor敏銳查覺到話語的惆悵,"祖父的死因是什麼?"

他看向牆上同樣風度翩翩的金髮白人男性鑲框獨照,修長雙腿倚靠著單人雕花沙發,風格奢華迷醉。可惜細節有些模糊,男人應該是在彩色相片剛出來的年代留影的。這張是還原過後的高畫質相片。深藍西裝,眉頭微皺,香菸在微糙的指尖奢侈燃燒著。似乎隨時都會從沙龍照中走出來。


Haytham同樣端詳著這人物照,輕聲回應問題:"梅毒,愛滋,肝硬化隨便你選一個。"隨之,覷見莫霍克男孩氣憤得眸色加深,而滿足的冷笑。"什麼意思?"咬字明顯的被激怒了,"你別想唬弄我,老男人。"他含怒的威士忌色澤眼神深邃迷人,雙唇彷彿為了性愛而打造──蠻橫美感如同歷代的Kenway。


Haytham抿了抿薄唇,"字面上的意思。"一般而言,英國人只八卦親戚家屬,他無可奈何地嘆息,"你的祖父Edward是個亡命之徒。人到了拿騷後,他用了假名,妄圖在民間海盜跟當地政府之間左右逢源,有時還會出賣自己的──嗯,美色。我只能這麼形容。",甚至還跟總督千金上床,種種優勢被用來打通人脈直到成為一方巨鱷,"他同時也很愛喝酒──"每次肝臟的檢測報告都慘不忍睹,

"雖然這樣,不過我很愛他。"那教導西洋劍與禮儀的優雅溫和身形,還有在海岸上一同歡笑的記憶碎片,永遠抹擦不去。


"那些性病又是怎麼回事?"大男孩提出疑問。而Haytham的回答也很直接,"在結婚之後才得到的。從好好父親的表現完全看不出他是那樣的人,當時我們都嚇壞了。"

"母親曾為了這件事差點離婚──我不清楚當時爆發他們怎麼考量的。"回憶中,那些不斷爭吵哭泣的印象很模糊,"曾經有段時間我被託養在父親經紀人的Birch家庭,好讓他們更妥當處理。不過只知道,最後他們還是沒有拆散。"

醜聞隨著Edward金盆洗手而銷聲匿跡,而男人相當配合治療的緩和恢復,也讓不安家庭慢慢趨於穩定。

加上縱使再怎麼不喜,與Stephenson-Oakley斷絕關係後家庭的經濟全依靠著他。最後祖母Tessa自然妥協了。她當時並沒有棄那病貓般的男人於不顧──即使劣跡斑斑,Edward Kenway仍舊魔魅無禮得讓人傾心。

"所以?他最後是病死的?"Connor倒是沒有多大感觸。

不過Haytham卻緩緩地搖頭,"。在那之前,他就被過去生意上的仇家謀殺。Tessa也中了流彈,死了。"他取出一把九釐米半自動手槍,細細撫摸著槍身,"原本十三歲的我差點也陪葬了,是Reginald Birch先生帶著傭兵隊救了我。"上頭看起來有許多粗糙刮痕與清不掉的血漬,背後肯定有很多故事。

"他建議我重新建立一家官方背景的公司──成了現在Templars.com的雛形。"銀髮馬尾的男人緬懷著硝煙," 而兇手也在他的幫助下受到了制裁。"難以想像那份光輝燦爛的內幕中,居然隱隱透著血腥。終於恢復到正常生活的Haytham Kenway,肯定比一般人更渴望著愛。"不過你不用擔心,現在的Templars.com已經是有相當規模、跨足各界的正經企業──甚至沒人記得Kenway家族以前在幹什麼。"

"看得出來。"Connor好奇而感慨地盯著角落的監視器,"這些東西多到有點過火。"
森嚴,紀律,是現在Templars.com軍事事業的代名詞。
那些研發出來的系統提供給美軍,早就被烙上安全印記了。這都是Haytham努力的成果。

"啊──放心吧。你客房的這玩意可以手動關閉。"銀髮男人狹促地微笑,瞥見牆壁上正滴答作響的胡桃木掛鐘,金屬針頭正指向晚上九點,"正好,時間有點晚了。Holden也回來了──需要讓他帶你去休息嗎?"
雖然聽得饒有興致,不過大男孩也知道自己該洗洗睡了,"好。"他還得應付明天的選拔賽──要是做得不好,眼前這一切都是空的。

==========================

管家很快就添置了換洗衣物。當Connor讚嘆連客房都提供了無數高價保養品與訂製沐浴乳時,Haytham卻來到了書房打開遠端電話的通訊會議:"Thomas,這次的廣告選拔會有任何狀況嗎?"螢幕對面的自然是大製作人Thomas Hickey。

"大致還算平靜,不過有個小傢伙給人感覺怪怪的......"Hickey說著的同時,彈出一則挾帶照片的訊息視窗,"來自Oreno的男模Gian Giacomo,藝名Salai。太有自信到連我這糊塗人生的傢伙都起疑了。"
影像跳出一個調皮媚眼的陰柔青少年,細卷髮優美像是畫中人物。

"Salai?小公司的新男模我沒印象,說重點。"Haytham興致缺缺的擺手。馬上又跳出另一個請求接通的芥綠色 視窗,"這方面我可以解釋,Kenway先生。"顯示出來的,是剛沐洗完黑髮微濕的Charles Lee,"最近Salai所處的事務所被悄悄收購了。現在他是先行者公司的旗下藝人。"

Haytham感到一股火辣的狂怒刺入心頭,眼神陰鬱,"先行者公司......是Benjamin Church捲款注資的製藥大廠。"整潔齒縫洩漏出絲絲寒意,"那個叛徒!",Lee進一步解釋,"最近先行者也陸陸續續在藥妝界推出產品了,他們可能想順便拉起一些有潛力的男模代言,趁機在市場上站牢。"


Thomas興致來了,"要做點手腳嗎?老大。"這次Lee倒是沒有反對。
共事了十幾年的Benjamin Church原先也是小組的一員,原先掌握著Templars.com治療中心與藥廠的他,前年居然掏空並盜走眾多尚未發表的專利藥品發明。儘管財團接手內部吸收了這場爛攤子,但兩邊的侵權官司在美國可是以打不完著名。

"他們在試探。"Haytham喃喃的道:"菜鳥模特兒,一個騙子。故意將自己偽裝成弱勢的樣子,好讓輿論替他們增加籌碼偏轉風向。老把戲。"幾乎連多看一眼都不願就摁掉了Salai圖像,那個小卒對他已經沒有意義了,"判決進度如何?"

Charles Lee無奈的回覆:"延期宣判了,先生。同時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還認為先前有四項我們已經獲得賠償的部分,需要重檢複審。"這消息剛出來時,Templars藥廠的股價有小幅度略跌,不過日理萬機的Haytham很可能會忽視掉。

"原來是這件事。"銀髮馬尾的男人氣定神閒點頭示意,表示他知道了,"這並不影響我們的小小男孩改造計畫。繼續實施吧,Thomas。"並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親力而為的。事業上,有很多人會替他處理──

兒子,卻只有僅僅那麼一個。

- 待續 To be continue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