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20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AU同人小說:火雞英雄0+1

 推開繁厚華麗的VIP重門,"汪!"甜甜的叫聲立刻讓他神經緊繃。只見一大群花色不一的博美狗爭先恐後從貴賓室衝出來,Connor對動物一向和善的親和力,此刻卻變成災難──蓬鬆小狗們雀躍推搡著他,那些數量多到甚至產生質變,導致可憐的餐車前後不穩抖動。
該死──什麼不合常理的情況?這對客人果然還真特別,有誰會把狗帶到禁止寵物的餐廳來?數量還如此之龐大?一二三四五.....足足有十二隻的小博美在周 圍竄動。Connor突然覺得自己要在這種情況把餐後茶送上,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想起經理那苛薄的嘴臉,一咬牙,便硬著頭皮小心繞開動物上前去。

"Charles. 真是懷念,"梳攏整齊的灰銀馬尾背影進入了視線,男聲抑揚頓挫蘊含著一股優雅,"我們似乎已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沒有回來過這裡了。"非常花俏的英腔,但卻不惹人生厭。
"當然,先生,我還記得您最愛的焗龍蝦呢。"對面藏綠西裝的鷹勾鼻男人神色親暱,額髮稀疏,"何況......如果您願意,我可以常安排類似這樣的餐 會。"幾乎是邀約的微妙圍氛醞釀,在結束這輪咀嚼後,Charles嗅聞空氣中的美好而聳動著。但當他低垂目光抬起時,類似貓科動物的璀綠瞳孔觸及 Connor裸露在外的手腕膚色,便輕視地收縮,似乎正在嘶嘶警告著自己──Connor看過太多這種眼光,種族歧視者大部分都有著相似憤怒的臉孔。

大男孩壓抑著怒氣,端起杯盤:"您點的熱紅茶。請慢...."他矯捷而不動聲色巡視了一圈桌子,還有兩人神情,便知道是另一人等待的飲料。正當要放下時,一股無匹的巨大力道突然從後頭衝撞他的小腿肚上,猝防不及的Connor踉蹌止住腳步,但杯中液體卻已經噴濺出去。
Connor一瞧,"汪汪!"不知哪溜進來的黑色毛茸茸肉球正興高采烈人立起來,又回頭一看,氣宇軒昂的馬尾男正輕微糾結著眉頭,面有鬱色撥開臉上那些熱 騰騰的水珠。意識到發生些什麼的Connor這才遲鈍的驚呼:"哦!噢!"儘管對方相當紳士風度沒有立刻發作,但已經足夠引爆他全身的腎上腺素:"抱歉! 我很抱歉..."放下紅茶的Connor居然搶先一步粗手粗腳拎起了圍裙,開始胡亂擦拭,沒有接受過這方面訓練的他慌了──如何在不冒犯客人的情況擦乾淨 並賠罪,是主管以上才能學習的課題。這對他而言太早。
嘴裡不斷唸叨著貧乏言詞,那粗糙帶油煙的布料不斷磨蹭著客人的臉龐,還有坐下彎曲處那點汙漬的雪白褲頭──雖然髒痕不大,但求補過心切的Connor抹扭得實在太過火,連一直保持著紳士風度的Haytham都尷尬不安地扭動大腿。

"夠了,夠了。"他滿臉通紅,極盡所能要讓呼吸平靜,原本的微慍完全被莫名奇妙的情緒取代──那粗魯的服務生小子太會折騰了,居然揉得Haytham原先軟綿綿的褲檔開始緊繃,越擦越勃起。
而另一頭拎著絲巾的Charles似乎一時間被嚇呆了,愣了好幾許才氣得鬍虯抽動──太冒犯、太莽撞了!也不顧是否該反省自己讓寵物亂竄,正面就暴躁地揍 了Connor一拳,並順著慣力推搡將他摜到牆壁上:"小子,這樣很不乖。我可以輕易讓你走投無路,知道嗎?一句話,就能把你那可悲的服務品質給終結掉。 你不過是微道不足的一粒小塵埃...."右臂緊緊箝制勒掐對方頸脖,視線殘忍地來回上下掃射粗獷男孩,"你...看起來很眼熟,我在什麼地方見過你?"
被窒息感包圍的Connor死命踢騰,還在猶豫該不該動手──他有把握能把這高傲的白領鉤鼻頭揍得找不到天南地北,儘管這有可能會讓他壞了打工的名聲。但 沉默的Kenway便已經發話了:"Charles."餐巾抹拭著那倖薄的深色唇瓣,目光停頓在平板電腦上的顯示時間。鷹鉤鼻男人意會地冷笑一聲,"算你 走運。"儘管Haytham相當注重時間,不過他並不打算就這麼輕易放過。

果然,就在Connor退到門外時,迎來就是店經理劈頭蓋臉地痛斥:"滾!我們店裡不歡迎你!"他連罵都顧不得,就趕緊進去賠罪。像極了那些搖晃尾巴的博美──在經理眼底,沒像某個墨西哥的倒楣餐廳被勒令停業,就已經是最好的下場。
沒人理會獨自捂著脖子跌跌撞撞到更衣室的Coonor,他知道恐怕這餐廳待不下去了,扯下油膩圍裙時一股暈眩感襲向他的腦袋:「Charles Lee......」他聽到經理不經意洩漏的名字,失業忐忑與誣陷的不甘令Coonor死死地握著雙拳。記憶依稀中憶起了母親卡涅吉歐死前囈語,「拉頓哈 給頓。別追求力量,也別想尋求任何有血緣的人的幫助......那會毀了你自己!」淚水滾滾從她眼角而流,那因病乾澀的唇斷斷續續沙啞話語,「也不要招惹 超級有錢的人,特別是歧視我們的白人,他們就像拿著機關槍的小朋友一樣可怕.....」畫面歷歷在目,令大男孩原先被壓抑著的怒氣更是隱隱勃發。

母親,你說的對。遇上這樣的人他被逼得確實寸步難行──但,要是沒有力量又談何反擊呢?Connor緊攢著母親遺留下來的項鍊,接著便迅速換衣,打算在經 理醒悟之前離開這裡。他換得過於匆促,以至於沒注意到帶著玻璃的更衣室大門,上頭那窗簾布並沒有闔好。而這裡卻是同層VIP盥洗室的必經之路。

正巧,Haytham將這些鳥事一古腦兒扔給Charles處理,但不認為往往會衝動行事的Lee會爭吵出什麼結果,因此已經吩咐秘書長趕過來收拾殘局。 他也不相信餐廳的處理效率,等那些惶恐店員爭執並將衣服送洗早都涼了。他只相信自己。雖然衣服問題馬上就有著落了,不過先前被搓硬的兄弟讓他為難,任其走 動時被布料摩擦得越來越敏感也不是,放置到讓它消下去也不是。他最好在換新衣服之前處理一下。不料更衣室裡頭洩漏出來一隙綠芒,完全吸引了他那鮮少盛裝情 感的灰藍瞳眸注意力。
他不敢置信自己目擊到了Ziio的綠色項鍊。那是一個圓瓢型中空的項鍊,流轉著無人可解的動人華彩。這幾乎攫住了他的目光。儘管如此粗獷的設計可能是大路 貨,但鮮少會有人使用這種近似螢光的材質打造,那是先行者文明遺留下來的考古產物。Kenway可以很自豪的說大概僅此一件了。但這份彌足珍貴的回憶,此 刻卻掛在一個毫不相干的餐廳工讀生身上──他是誰?如何擁有這東西的?


Connor螁下衣衫後並沒有拿起自己的衣物,立馬光著上身搶先一步打開門。Haytham還來不及佯裝離去,便已經對上了他,大男孩沒有說話,但眉頭糾結飽含的狐疑神情說明了一切。
"抱歉,你長得很像我認識的一個熟人...我想請教洗手間在哪。"雖然蓄著一頭油亮老式的銀白髮絲,但保養得宜的光滑肌膚讓他幾乎不像這個年紀的男人,誠懇的態度加上風度翩翩,就算理由再爛也足夠讓無知少女尖叫了。

但Connor卻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瞧他,"這條廊道走到底,右轉,然後就到了。"Haytham點頭致謝,視線卻落在頸窩間的項鍊,上頭銘刻的字體讓他 再度更加肯定是自己的東西。工讀生男孩扭頭,套了一件更加寬大的動物圖案灰色T恤,將那爆炸性肌肉線條的上半身完全被遮掩起來,"你從來沒在這裡上過廁 所?"──啊,多麼粗俗的語調。Haytham說服自己早該習慣了,災難性的美國青少年腔調。
Haytham知道對方在挑釁,但今晚突然心情好到足以讓他改變原則,解釋道:"在我成名以前並沒有上過二樓.....這裡已經變了很多。"一邊解釋著, 卻用眼尾幾不可查的細微視線觀察對方。他有預感:撕開了那唯唯諾諾的服務臉孔,眼前這凝肅青年才是真實的。看似不苟言笑一臉敦厚,事實上卻警惕清醒,哦對 了,還有對Charles沒有好印象。現在,恐怕連自己也被認為是無禮窺視者了──Haytham不得不面燥並帶著幾分後悔,實際他也是這樣沒錯。

"噢,知道了。"理所當然地,那面容粗糙的深膚男孩抬頭看人,那仰視著Haytham的微皺鼻端深深表達了他的不以為然。至此Connor對弄髒 Haytham衣物的愧疚也煙消雲散了。"那麼,看夠了嗎?"──好一個禮節完全淪喪的提問。摩拳擦掌得極其緩慢,那是看待送上門獵物的眼神。如果是以 前,Haytham並不介意解衣搏擊讓對方領悟何謂天高地厚。但現在,他更傾向試探這初生之犢會如何處事。
"當然。"Haytham雙手負背,盯著那青筋虯結的漂亮拳頭,什麼都沒做,僅僅只是對他綻出一抹冷笑。那抹笑涵義很多,玩味,輕視,並蘊藏著有著說不清的冷漠離群──但那份孤高並不是特別針對誰的,睥睨任何事物時他都是這樣的淡漠。"還有任何問題嗎?"
而Connor的眼睛劇烈顫動起來:"不。謝謝你......請問經理有跟您提及賠償一事嗎?"儘管理智,卻流露出不得不妥協的迷茫表情,"不論如何,這 都對你們用餐造成了不愉快,對此...我很抱歉。"模樣既成熟又世故,飽含歉意的字正腔圓語調生澀委屈,而且柔軟。但,他才多大了?

"不用介意。那套衣服對我而言並沒什麼。"Haytham禮貌性回話,並拿起長褲中震動的智慧型手機點頭,致意他即將離去接聽,"抱歉。"而Connor 鬆了一口氣,見機不可失,便拎著包就這麼由廚房後門溜去搭車。Haytham Kenway腳步輕快地邁向了長廊後端,拐進廁所的他面對著眼前几淨鏡子的倒影,微笑弧度更高了,就好像弄懂了一個笑話般──
剛剛那可不是有誰打來:不會有誰如此不識相,敢在他用餐無事叨擾。而是他設定好的震動功能。目的是利用強大即拍功能快速攝下對方容貌,然後送進人臉核對系 統,上頭那高得驚人的相似度更是篤定臆想。但,還不夠,他必須交代霍頓更嚴謹的篩選,別讓這突發奇來的意外之喜變成一場可笑鬧劇。

在白瓷斗盆前發了一則訊息,洗手離開後,Haytham發現原本應該在包廂裡頭的Charles也趕來了。

"先生!你沒事吧?這年頭的年輕人可不思前顧後......"他關切扶肩,對面男人謹慎挑選不這麼刺激的一些措辭:"沒事。那孩子跟我道歉了。"他如此說道。從Lee牽扯著鬢角的鬱結表情,能看出疑惑,還有些難以察覺的淡淡不滿,"事情到此為止。"
"但......"Lee低垂如黑貓的眼瞳豎起,滴溜溜旋轉著而煩躁不安,在他眼底摧毀任何挑釁Haytham Kenway的一切,都更勝過自己維持了紳士風度。
"我說了,"Haytham不慍不火的環顧四周,"讓他走。同樣的話別再讓我重複第二次。"這句話同樣也在告昭他的態度。至少從前的東家不會再為難大男孩 了。可是上同一輛車的Charles跟他反而陷入了沉默。也許他這句話隱隱刺傷了Charles。不過要是他的猜測正確,這份軟性處理,將諭示著他做出了 明智的最佳選擇。

.......

週日,正鏟著農場雜草的Connor解開吊帶牛仔,疑惑地從郵差手中收下了一封掛號信。裡頭是綠龍餐廳所開出的結餘薪資,還有正常辭職的離開證明。原先已經做好恐怕連訴訟都要準備的預期心理,沒想到居然收到了薪資袋──這代表著事情告一段落了嗎?
反覆翻看裡頭的現鈔,他思量著下一步該去哪找新的打工。選擇波士頓作為假日打工的初衷,是希望能常常順道探看老頭跟火雞,但現下都不列入考慮了。

結果回校時,同系的Aveline學姊介紹了博斯特圖書館附近的咖啡廳,那邊正好正在徵人,對鮮少注意學校周遭資源的Connor自然謝意泉湧了。
但一想起當天那情景心中仍舊憋了一股邪火,算起來真正元兇仍舊是那無視規則的鷹勾鼻男人。他現在只能將那藏綠西裝的形象深植在我腦海裡,住在廉價宿舍中沉默打工,不過Connor發誓,他跟Charles Lee卯上了。

- 待續 To be continue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