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20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同人小說:以父之名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試閱


Charles Lee,最近觀察到一件令他感到煎熬而汗顏無比的事。

先生似乎、可能、好像.........

不會爬樹。

──哦天啊,他居然做出如此不敬質疑前輩的詭譎思想。

縱使Kenway先生有一次刻意單腳從蒙茅斯酒館的積雪屋頂試圖跳到樹上,結果整個人連帶披風如同麻花捲般直直滾落滑下來,那也肯定是正在用新的方法鍛鍊抗打擊能力。

一定是這樣的。愚昧蠢笨的外人還以為他跌得超慘──蒙蔽口眼的他們,實在可笑。

Charles不斷說服催眠著自己。

今天,一個風和日立的早晨。

不意外Haytham Kenway又在任務中途順道又把自己弄得渾身是汗,枯葉交纏。

那總淡定從容的優雅男人反覆檢視自己,發覺繡有共濟會飾紋的漆黑披風上頭,被那頑固不聽話的尖銳樹枝扯裂開來好大一痕。

看來衣服得送去給裁縫補,而他也必須好好在那跟後輩合租的酒館房間洗個熱水澡了。

..........

(待續)

==========================

[禱告五]

Charles Lee面色嚴峻,小心翼翼騎著白馬穿越鬱鬱蒼蒼的山林,他的後頭跟了一打形色各異的大型博美犬。那些忠心無比的可愛小東西們盡守職責,不斷嗅聞指引道路,用著甜甜的汪叫聲提醒自己該前往何方。

他需要找到Kanatahséton遺世而獨立的單支部落,再次確認是否騎士團一時不察,而被那些奸詐狡猾的美洲原住民蒙蔽了。

在這蠻荒不變的大陸待久了,確實會讓人消磨意志。一想到Kenway大師每每深夜時分的慢慢爬滿臉上的摺紋,他就格外心疼煎熬──因而更厭惡那些什麼都不懂的人型野獸。

希望分憂的他,甚至曲線救國娶了Kanatahséton(指莫霍克族)另一個部族的酋長女兒──儘管他與她見面的次數並不多,但如此一來就有更高的親近地位,容易從旁側敲。

真相僅只攢在少數人手裡──例如那個曾經占有先生的粗獷女人Kaniehtí:io。

該死,只要一想到這點,他就忍不住拔起前額那搔癢黏膩的黑髮。

當粼粼湖畔的長屋映入眼簾,Lee就知道自己終於尋獲目標了──

「Ounewaterika(Lee的莫霍克名,意指白開水),你應該去陪你的伴侶。」正在稀疏玉米田中澆水的Kaniehtí:io迴身,操著一口流利而滑順的英語,那深而凹陷的寬顱骨因狐疑更明顯,「我跟你沒有什麼好說的。」

即使在另一個部落觀禮過結婚、當天她也曾目睹新郎的信誓旦旦,但Ziio始終認為這個外人來意不善。

Charles嗤鼻無聲笑了下,「如果可以我也希望這樣就結束談話了。Ziio,我有些事,必須代替Haytham Kenway先生來請教妳。」博美犬們靈活鑽動在他腳下,直到一個命令後才全體坐著不動等待。

大概又是聖地的事吧。Haytham不是已經不想再找類似的東西?」Ziio沉吐出一口長氣,經過訓練的她能敏銳感覺出些什麼:「你不相信?我親自帶領他前往Kanatahséton最隱密的所在,甚至替這件事後悔──」

頓了一頓,手繼續澆水的工作,但那碩大的明媚眼神透露出哀傷,「我的母親因為職責,並不能接受他的功利──相比之下,能迎娶美嬌娘的你是個幸運兒。」

Lee想,這份『幸運』他寧願沒有過。

唇畔上的黑鬍抹起一把諷刺性的微笑,「妳確定不是因為他覺得你們有所隱瞞,只好使用這樣冷淡的手段嗎?」貓眼瞇了起來,幾乎勾勒出兩道海藍寶色澤的愉悅彎弧,「Ziio?」

「隨便你怎麼想。至少我的工作完成了。」那野蠻女人拎著水壺,直起那窈窕身軀,「別跟來。」一身皮襖的防備姿態頗重。

她遠遠避開人群,繞了很大圈才進入僅容一人通過的石隙,而日漸熟悉Kenway式追蹤手法Charles的尾隨至洞後,發現了另一處祭拜羽根野草的秘密祭壇

──這女人果然不老實!他必須襲擊逼供。

Charles從小披肩下掏出一把燧發槍,以殘缺手指小心地填裝,但似乎仍舊引起那野獸般的黑辮女人注意,她一個俐落的翻身踢腿就甩落他的槍,掏出一把飾紋小刀將不適好歹的Lee猛力摔壓在石壁上。

你跟蹤我。」做出這一連串動作的Ziio雖然兇猛,但額際出乎預料淌下了晶瑩虛汗,「出去!別再回來這個村子,不然我會殺了你!我保證──」她一手將刀抵在帶鬚男人的頸部,另一手卻按壓著自己下腹──

儘管如此尚在鍛鍊體能的Charles Lee妄圖掙扎反擊,還是不及女人。

最後,他只能灰溜溜地喊上博美犬倉皇離去,而這也造成了他一年後仍舊繫手同僚前來探詢──那份堅持己見的執著。

──主啊,請您指點迷途的羔羊吧!儘管那個女人是尋找遺跡的關鍵之一,但真正耗盡耐心的其實是我自己。這份陰暗瘋狂,不斷驅使著自己的敵意躁動──如果能兵不手刃地殺掉她就好了
反正同樣的問題,也能問這些無知爬蟲的頭領者......(以下省略三千字的暴躁抱怨)

不得不說你的祈禱很靈驗啊,Charles Lee。

=============================

其他未完整公開部分收錄於實體書裡。

個人覺得[祈禱2,3,4]才是冷笑話中最有趣部分,簡稱為
騎士們愉快的幼兒園教團時間(喂!!)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