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20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同人小說:賽壬的歌聲The Siren Song‧下-部分試閱

他跟隨大男孩橫切向上,那具如猿般靈動的身軀濕潤半透貼近岩壁,俯仰眸畔明亮如炬。在他依照經驗後面攀岩,能很安心的抓握多種選擇,兩人尋找移動支點的速度頗快。

頭戴雅緻三角帽的男人右腿踩上一塊美麗的死灰海星殘骸,披風鼓動高舞,搜索疙瘩時一將目光往頂端瞧望,卻只看到整坨扎實飽滿的臀肉,以及那布質纖維被撐開的垂蕩囊弧,線條清晰印在卡其長褲上。

股後略深的淡白色痕跡蔓延,分不清是潤滑油脂或是精液乾涸──
總之還來不及清理乾淨。

後頭紳士困苦意識到,今天那不太聽話的身體似乎再度準備讓自己難堪──雪白的混紡褲檔又開始緊繃硬挺,甚至磨擦。然而思緒奔騰的同時,他卻沒有注意到領頭人突然其來的停頓,而不小心往頂端湊撞上去──雖然很快就醒悟縮了回來。

前方Connor莫名其妙被拱頂了一下,微愣,接著語調還是維持慵懶:「等等,上面有守衛。看打扮應該是海盜。」縱使撞上的就是父親那高挺鼻子,他也不會因而驚動──

Achilles將他處變的應急訓練做得很好。

但底下的Kenway就沒這麼從容了。

=========================
[段落2]

海盜老巢是一座經過挑高設計的傳統式大廳,石窗蔽塞,點滿蠟燭的古式吊燈因為狂風流動而吱吱呀呀地搖擺著。清空他們蹲欄往下俯望,便能看見觥籌交錯中一名紅髮深膚的女性穿著鈷藍色長裙,正貼耳撫臉與華服男性私語。

「那想必是Anne了。」Connor理解為什麼她會被稱為Siren(賽壬,傳說中姿容嬌艷、歌聲引誘人沉船的海妖)了──那傾洩長裙束收美好纖細的柔韌腰身,要是入水,一定會出現宛如閃鱗隨波洋動的人魚尾巴。
女海盜操著不太標準的西班牙口音:「尊貴的西班牙客人,讓我為您奉上最誠摯熱切的敬意。這是源自於我家鄉Puebla的表演──」她蓮步搖曳,緊緊攢捏著鼓脹小包,仰首清唱。

儘管沒有任何弦樂伴奏,Haytham仍舊輕易認出女海盜尖銳嗓音所述說是相同的──
紐約綠龍酒館那首令人難以忘懷的前衛曲子。

整個空氣像啟動什麼般濃稠緩慢下來,她的帽頂凹槽處散溢燦金輝芒,凜然形成一股無人能侵犯的情色空間──意志薄弱些的人們文明教化似乎遭到熾灼粉碎了,開始揉裂褲管依憑本能,退化為最原始野獸撕抓旁邊任何能夠洩慾的物體媾合。

而那名原先矜持自重的西班牙中年男人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他螁掉商談永遠不該脫去的精工外套,挺著碩圓啤酒肚撐開女人裙襬下的祕境衝刺。春色嫵媚中Anne提出什麼不合理的要求,失去理智的他全盤蓋印接收。

又來了!就是這小妞在作怪──英國紳士幾乎要咬碎那口銀牙,手不受控制突然其來摁壓兒子肉態肩膀的同時,他把一切罪過推拖到正臥扶桌案得意嬌笑的惡毒Siren。她一手握起深藏海盜帽的神秘本體──一個充滿扭曲糾結花紋,幾何出令世人臣服渴望的禁忌光芒球體。

The Apples of Eden (伊甸禁果)。

那就是天鷹號為何突然船員集體錯亂的秘密,也是讓她制霸海盜的美麗武器。


Haytham原先模糊肉慾毫無預警被清晰放大,以往壓抑冷硬外殼裡隱諱又矛盾的情感湧現,他越是用禮教提醒自己,掙扎著不該苟同沉淪,而那鉗抓的白皙細緻大手就擰得多深。稜角分明的詩人臉龐情不自禁靠攏,但不出所料莽撞的兒子扭頭,兩人那挺拔而寬大的鼻軟骨便撞成一團。

這下兩人反而貼得更近了。

跳動的曖曖火光中,莫霍克大男孩凝視著對方。野性脈絡陡然貼近,他凶暴果斷將柔韌舌頭劈入那微微張開的唇齒中,厚實飽滿卻軟彈的性感唇瓣拴吸住父親的整個下顎。Haytham忽然失控用力的推搡,將體裁壯碩的兒子放倒欄杆上。

對手同樣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就將自身大衣連同裏衫撩捲起來,裸露出不輸女人又大又圓的豐滿深色胸肌。因情慾而有乳頭鼓脹的錯覺。


那因急切甩動的辮髮拍打,「父親。」繼續不罷休脫去褲檔,那藏在腹肌下扎實緊湊肚臍的深褐毛髮濕潤亮麗,人魚線根部筋管猙獰爆現,「FU●K。」


這不知廉恥的話語,無異是轟然點爆火藥桶的最後火摺!


(──更多篇幅收錄於實體書「戰爭凱歌」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