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20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同人小說:初體驗 First Time 試閱

「Ratonhnhaké:ton,別忘了明天是那個辨真雙靈的日子。」老人的拐杖朝地面頓了頓,「你這孩子好是好,就是凡事都太過認真到一個盲目的境界了。停下來朝四周看看吧,或許你會發現些什麼。明早我會幫你打扮好,心意隱晦不明的你說不定能在這天找到最愛。」

東門守護者們信仰:某些男人體內可能會有第三性別,擁有兩種靈魂的他們被允許在這天打扮成女性,於長屋獨自等待,屆時將會有青睞他的男性前來拜訪──更甚至兩相情願而發生性關係,這可是青年中可遇不可求的恩典。

但這習俗卻讓Ratonhnhaké:ton感到彆扭──由於年幼Charles Lee造成的創傷,他不僅怕火,還出自內心厭惡被觸碰。

這樣的自己,真能感受到些什麼嗎?

「別想太多。孩子。答案就在你自己身上,只是一直沒查覺罷了。」棍杖點了點床鋪,老嫗瞇起那渾濁的眼,撫摸對方那深棕髮絲,低聲輕柔緩慢的道:「睡吧。養好精力好應付明天,如果你夠受歡迎,說不定來的人可多呢。」這玩笑終於讓他笑開了點,聳聳肩昂聲道:「才不會呢。」


隔早,Ratonhnhaké:ton便按照古禮梳洗了身體內外,一頭有些糾結毛躁的頭髮重新被編起,上頭裝飾了無數鮮花的大麻花辮。腰間圍攏著性別難辨 的鮮豔遮羞布,上頭滿是貝殼珠飾,兩邊的織帶臂束還在,但並非插上象徵果敢的鷹羽,而是換上了陰柔許多的水獺皮披肩。只要一動,鑲滿了飾品的鹿角腳鐲就叮 噹作響──

這導致大男孩頗不自在地摸東拉西,總覺得透過水缸倒映的自己怎麼看怎麼陌生。
然而族母搖搖頭,顯然還對他頸脖上空蕩蕩的粗獷模樣不太滿意。

「Ratonhnhaké:ton。」她招手示意對方轉過身子,那皺橘皮般的掌心一鉤一拉,便將仔細琢磨過的貝殼項鍊掛上他的頸,「這是Kaniehtí:io以前戴過的項鍊,現在交給你了。」慈愛眼神閃著粼粼波光,那是一種混雜著欣慰與傷痛的蒼茫情感。

她輕輕推搡了孫子日益厚實的肩膀,「去吧,像個女性好好在屋裡待著。記住,在太陽下山前捫心聆聽,也許雙靈就在你心中呼喊也說不定……」少年目送著老嫗腳步遠去,自嘲地以手向上梳理著額際髮絲,卻因為不同昔日的織辮反而卡住而更沮喪。

青澀嗓音在空無一人的長屋中呢喃:「更也有可能一整天都不會有人來拜訪哦,族母。」
先不說打扮誘不誘人,他可是奪下鷹羽最多的紀錄保持者──

有誰敢傾心一個比自己還要厲害的勇士?

但Ratonhnhaké:ton已經不可能容許自己軟弱了。


他必須要變得更強,直到自己強大到能扭轉任何局面──


他這麼期許的。


他知道一人難敵眾拳,也不斷灌輸同輩早日讓部族立足的理念,但成效極微……
果然,還是只能靠自己吧。

篝火中枯枝劈啪作響,暗沉地映著少年發育中的纖細身形。
縱使披戴了無數美好,眼神孤獨而憂鬱,反而讓他像一頭蜷伏在花叢的靜謐狼匹。


但屋外不自然的屏息引起了注意,「誰?」他迅猛翻過身,小刀隨時抓在腕間後著,好吧,又一點更不像女孩的地方了。外頭過強的陽光令少年眼睛一時間無法適應,等到那人戰戰兢兢舉雙手入屋,這才放鬆下來。


「Kanen'tó:kon?你怎麼來了?」他頗為意外的發現對方以往白淨乾爽的身上黏膩髒汙,臉上臂膀有著或大或小的瘀青刮痕,「你……打架了?」


(──更多篇幅收錄於實體書「戰爭凱歌」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