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20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inecraft 當個創世神小說】初始篇-The Start

因為淨片大地看似祥和與壯麗交織的美景,藏著那一個個潛在的兇惡殺機。

一邊蒐集原木的同時,Steve也意圖朝不同生態區漫步著,旺盛的好奇心促使他想了解週遭的世界。
他的”出生地”是小型沼澤島,越水向西有著往北延伸的沙漠隆起一座座小丘,更遠則是看似無樹的荒蕪高山:跨過小溪後向南則是一大片翠綠蔥蔥的明亮森林,雖然偶而有些光會從洞孔漏進來、仍舊深沉得不見盡頭的山嚴洞穴。(但外觀很明顯,注意別走太快或被豬拱就不會誤入)還有那流淌著瀑布與潺潺地下水的地裂谷,時不時有鐵礦與煤炭的裸痕露在外面,很壯觀,但也很危險,只要一不注意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更危險是草叢深林中那交錯著的暗處,總有目光有形無形間透過那草木枝葉處注視著他,以及一陣陣傳來晦澀不明的非人聲音。
扣啦扣啦的支架撞擊聲、咕嚕口音,以及長久肺癆般的嘔痰音,還有明明附近沒有任何村莊,照理來說不會有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類走動的聲響。Steve聽得很清楚,那是足踝穿過草皮後發出的沙沙腳步聲。只是這步伐似乎比人類多了一倍的聲響。

應該......應該只是單純的動物而已吧?Steve打了個寒顫,趕緊加快腳步遠離那片晦澀不明的陰影,當他回到陽光明媚的海岸線時,那些不詳的聲響就消失了。而這奇怪現象也讓那棕髮褐膚的男人忌諱不己。如果此時有人能半在他身旁,肯定能瞧見彼此瞳孔中驚疑的面面相覷。

也許,這片大陸不如他所想像的那般安全。


心惶未定的Steve暫時再也不敢接近任何陰暗處,日正當午,在暖和和的太陽光下認識附近地形,也挖了足夠的木頭。決定就著出生地附近,選擇了一個視線足夠開闊的平地擺置了拆解的木材跟工具箱。
這裡就是他最一開始敲掉整棵樹的地方,那些遮蔭用的樹葉已經散落了。話說其實工具箱跟原木的材料這樣一來一往下來沒什麼兩樣,但上面自動多出了九格紋路後,大部分的工具跟材料都能用這座神奇平台合成配置出來。這異於普通現實的方塊世界,運作法則果然不是常人能推斷的。

利用散發著木頭清香的工具台,製造出來的工具明顯細緻多了。

── 木鎬、木鏟,以及可以加速砍伐速度的木斧,雖然這些用隨手可及材料做成的工具不是很耐用,但好歹Steve也夠在附近的露天石洞挖了些石頭──更正確來 說,由於挖下來已經是碎裂不成塊的了,這些材料應該是鵝軟石。只是剛好被捏成方塊狀方便保存罷了。幸好質地跟原本的石頭差不多,Steve回憶著腦中種種 更多變化的配方,確認短期間用不到純淨的”石頭”,暫時就不計較這麼多了。

升級!將木棍前端換置成打磨過的鵝卵石,隨手挖了幾下,發現工 具變得更耐用了,特別是石鎬還能挖取那烏跡斑斑只能乾瞪眼的深黑煤礦──雖然開採僅僅只有收取到五粒原炭,但沒人敢小看其中功用,將其硬塞到木棍前端點 燃,就成了一支熊熊燃燒的明亮火把!而且(目前)永不熄滅!這些火把已經夠插亮Steve那小小的、連個雛形都還沒有的平地”房子”。

忙完了上述這些方塊世界野外求生的基本功後,當他猛地抬起頭時,才發現最後一絲光已經被東邊遠岸的山頭吞沒了。


夜晚來臨了。


僅 剩的木材拼湊出一間不大的4x4x2避難所,再加上一個工具台、一個用鵝軟石新蓋成的熔爐,還有一個慌慌張張就把自己身軀湊進來就塞得差不多了,整個房子 簡陋得令人不可思議。牆面插上一根火把照明,抬頭就能看到自己頭皮離頂端沒有幾公分,大半髮絲都不馴地捲翹頂刺到天花板,然後被壓平,Steve頓時苦了 臉:好擠好難過哦。
眼皮雖然沒有重得想打架,但想要度過危機四伏的漫漫夜晚,除了繼續開挖地洞度日,那另一個選擇就是躺在羊毛床上美美的睡他一覺 了。但先別說他手中沒羊毛了,就是有床也沒有任何空間能再塞入這狹小的陋室。Steve透過木門縫望著滿天星斗,總覺得與白日持平的夜晚似乎過得特別漫 長。

Minecraft的夜晚是危機四伏的,伺伏在旁的青年終於看到那些晦暗陰影下吼叫詭異聲響生物們的真面目:一臉平淡卻拿著木弓靈活 的骷髏弓箭手、不知中了什麼毒滿身是綠的僵直殭屍(還穿著跟他相仿的衣服)、還有高高瘦瘦猶如外星人般隨意挖搬方塊的詭異人種.....以及發出啪啪啪聲 蹦跳著的噁心黏液怪──也就是俗稱的史萊姆。甚至有外型極為不雅觀、頗像某種不得見人的綠色男性器官,正大咧咧提著四隻看似猥瑣的圓腿,晃來晃去的。
──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世界?Steve瞠目結舌,眼前那片光天化日下無法覷見的群魔亂舞令人莫名不安,看似安詳遊蕩著的怪物們,卻讓人感覺是暴風雨前兆。 倚著牆棕髮青年輾轉難眠,原先他最一開始的打算是在木房裡待到天亮,但胃部不斷蠕動發出震天撼響,分泌過多的酸液開始折磨著他的腦袋──連遠處粉紅豬的鳴 叫都能幻想成香噴噴的豬排,甚至手腳發軟到無法奔跑,種種跡象都提醒著:你肚子餓了,該進食了!人類。


.......不行哪!他對凝視著草皮都有股衝動想拔起來、塞進嘴裡的自己感到絕望,再不去找個正正當當的食物吃,那麼他就會活生生地餓死!Steve整個人攀上工具台忍著腹部疼痛的飢餓,開始排列起兩個鵝軟石與木棍,經過一番折騰後,石劍就完成了。


木門碰地一聲闔上!也代表了青年勢必找到食物的決心!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些行動緩慢的殭屍,幸好牠們生成地相當零散,Steve可以一邊逐一引誘過來。這些力大無窮的怪物四肢僵直,速度並不快,總地來說閃避沒有任何困難。行走在光亮地區,一邊打帶跑引誘牠們走向死亡,兩三下就將殭屍分批消滅清潔溜溜。
彎下腰收拾戰場的同時,撿拾起地上腐肉的青年苦笑。腐肉雖然有用,但沒牛奶能緩解毒素的情況下食用,可是會食物中毒上吐下瀉的。

就他準備拾起最後一塊爛肉的這個時候,一道迅速的破風聲冷不防劃破耳際。

”咻──咄!”正巧不偏不倚地插在他高挺的臀瓣上,青年閃避不及,吃痛地悶叫低吼了一聲:”哦!”
痛!捂著那皮開肉綻並滲血的破爛牛仔褲,轉頭便能瞧見大樹下一道白晃晃的身影,原來是具骷髏。正蹶著他乾枯骨指上的小木弓,得意洋洋地探望著眼前傑作。雖然箭矢沒淬毒,但是那被劃破的血管與嘩啦啦的鮮紅是實實在在的。

Steve抽搐著臉退步,試圖不浪費時間跟這小怪引起衝突。心想:這傢伙又不能吃!大人先不計較小人過!一邊踩著詭秘步伐,往有動物鳴叫聲的地方靠攏,那具骷髏弓箭手卻還得理不饒人地追打過來,”咻──!”又是一箭。
”哦!”Steve齜牙咧齒地拔掉又一隻箭矢,手掌抹過臀瓣,正好一左一右散發著對稱的血腥鐵鏽味。如此陰險卑鄙的途徑,饒是他飢餓得發慌也同樣被點燃得怒火中燒,二話不說旋身激鬥,拼著身上再多幾道傷口也不讓對方再囂張下去!

“咄!” 反手格檔掉鋒利箭矢,調勻呼吸的棕髮青年一個急速跳衝,飛身斬落而下。被近了身的骷髏頓時亂了方寸,射出來的箭只憑視力捕捉不斷胡亂擊發,有些扎進了 Steve的臂膀大腿,更多的是落到了地面。直到計量上的血條顯示剩六顆愛心時,被反過來追殺的骷髏弓箭手終於安心化成一顆顆光球。


棕髮青年喘著大氣,手背擦過鬍渣,身上淌著的血腥氣息跟汗水一樣厚重。胃部毫不掩飾地傳出更大的空氣蠕動聲響,到此時,面版上的飢餓度顯示,已經只剩下二了!
巡 視草枝搖擺的地面,骷髏死亡地點的附近不說掉附魔弓了,連個骨頭都不剩嗎!Steve糾結並抽搐著臉,立即把骷髏劃作最討人厭的怪物名單之一。所謂櫻花樹 下埋死人,骨粉自然是最好的肥料。但沒有骨頭,連最基本的麵包(小麥*3)也烹飪不成!換句話說,他要是在飢餓度沒有削減到零之前,找到任何食物。那麼就 會開始扣減已經有所損傷的生命值。

直往沼澤南邊前進,島嶼上沒看到半隻動物,似乎因為人類砍伐的活動而悄然遷徙了。

褐髮青年也知道自己著急不得,減緩激烈運動的頻率,好讓自己餓得不這麼快。但雙腳癱軟,越來越不聽使喚,目前仍舊還沒找到可食用肉類的畜牲,卻先在邊緣看到了悠晃嚼啃著草皮的5、6頭羊隻。
見狀Steve二話不說先操傢伙衝上前亂劍砍死羊,雖然這有些碰運氣的成分,不過當他扒下打羊的戰利品後,臉色都變了。

這個世界的羊,沒有羊肉,只有羊毛。滿手血腥的飢餓屠夫不得不承認這晴天霹靂的消息。
羊 毛歸羊毛,終究不能拿來解肚子餓的,現在Steve不僅口乾舌燥,更餓得兩眼發昏,大量勞動力的付出讓他餓得更快,拖著疲憊腳步插亮附近河畔,頭一低就 發現:”連水也是一塊一塊的......”合攏手掌掬起一把水,卻從那方塊般的指縫漏出去,無不顯示著還要用玻璃瓶裝才能喝,這什麼世道!難道他就不能雙 手掬起一把水直接解渴就好了嗎!!!!現在去種小麥肯定也不夠時間成長……

青年絕望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直打轉,直到肌餓度已經被消耗到一,這個初生在大地的莽撞青年終於知道害怕。他縮瑟在原地祈禱,希望那個冥冥之中注視著自己的”神”能指點些什麼。

──也許出自於捨不得經驗值,又或者不想這麼早眼睜睜看著自己玩弄的人掙扎死去,穿透螢幕的目光難得大發慈悲地,呼叫遊戲選單,對這世界進行了重大改變。

啪擦。一個按鈕被開關的細微聲響。

原先折磨著鬍渣青年的飢餓感不再惡化,而那些悠晃著不懷好意的神神鬼鬼,包括那正雀躍地打算咬死人類的蜘蛛、準備包抄的殭屍云云,一時間全數憑空消失。
Steve抬起頭來,天籟般的資訊自然而然從腦海中蹦出:和平模式!

受傷只要經過一段時間就能自動癒合傷口,怪物照樣生成、但一出生就會直接灰飛煙滅。摔落岩漿跟虛無什麼的暫時不考慮,雖然仍舊會感到飢餓,不過在沒有怪物干擾的環境下,找到食物的速度肯定也快得多了。

青年確認附近確實沒有其他動物了,也不知”神”什麼時候會心血來潮又點回困難模式,便決定趁著今晚無怪的情況下趕緊找到食物來源:未雨綢繆總是好的。
涉水游過小海溝,攀上一座青翠的小土坡環顧四周,到這裡就是南方那個藏匿眾多怪物的森林大陸了。深處雖然動物多、礦產多,早上怪物鳴聲也是多如牛毛,晚上更不用說──但在和平模式下完全沒在怕的!他搓磨著下巴鬍渣,不禁想叉腰大笑三聲。

海岸線淺灘上正好就有五頭的粉紅豬正搖擺著肥臀,發出”摳摳”聲在泥巴裡滿地打滾。這本來應該是讓人覺得骯髒吵鬧不堪的場景,映在此刻Steve紫藍色的瞳孔裡卻覺得十分動聽。
”摳摳摳──”豬和善疲懶地轉頭,盯著那手中持劍、正眼冒綠光滴著口水的人類,”摳?”Steve如沐春風和藹地盯著這一小批豬隻,手起刀落,”歐咿──”至於屠宰的過程就不用多說。

殺了這些豬卻只拿到兩塊厚片豬肉,其實掉落率來說算滿低的。不過,對不必打打殺殺的人來說,已經夠用了。

端詳著冒著熱騰血氣的肉塊,嗅一嗅,雖然是能吃的食材,濃騷血腥味仍然讓人覺得烹煮過才能安心。
不過Steve忘了還有個能左右他所有行動的神,那端好奇地點了滑鼠右鍵,便無法制止地開始張牙嘶咬著血淋淋肉塊。Steve還來不及反應,自己的身體就已經自動自發把血淋淋的生肉塊當場吞嚥下去──

他剛剛……好像直接吃了生肉。Steve滿臉黑線望天,似乎可以聽到螢幕後面、那尖聲慘叫著『誤操作』的聲音,實在讓人無語。
很幸運的,這隻豬身體沒長蟲,茹毛飲血的男人並沒有任何中毒反應。他砸著滿嘴腥味,平時應該難以下嚥的生豬肉居然也能用口牙撕動,也側面證明鬧飢荒的人類是潛力驚人的。剩下另一塊厚片豬肉可就不能這麼浪費了,Steve小心翼翼地將其包裹起來,準備帶回去熔爐烹烤。

這次夜半緊急衝出來冒險總地還算順利,雖然飢餓度仍然沒有滿格,不過血已經自動回滿。心情大好的褐髮青年開心地哼著小歌,將所有東西收拾到包袱裡,準備打道回府。
此時混濁天際也開始明亮了起來,一道晨曦破開雲端,搭上門把的青年愉悅地瞇起眼,嘴角不禁翹了起來。心中也隨之開朗起來,想著:玩家大神哪!什麼怪物模式的都別開吧!這樣輕鬆愉快的好日子不是很不錯嗎?


不過話雖然這麼說,一切掌控當然還是依照”神”的心情調整,怪物們跟Steve的日子就在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中度過了......而棕髮青年也爭取那短暫的保護期,不懈怠地開始擴建他的小生活。從他那有一天、沒一天記載的流水帳日記就能略知一二。

[第二天]
因為神很懶得打怪,一開始又沒有把模式切換回來,我開始安心地把避難所擴建成土木混合的房子。雖然中間有幾次他想起來,有幾隻綠油油的Creeper追著我,不過總體上來說,比第一天好太多了。
工作得很累,箱子太滿,結果東西才放到地上三分鐘就消失是怎麼回事?!
必須跟神提醒:要重新多砍些木頭、做更多的木箱子來存放。

[第五天]
木頭挖夠了,島嶼也被照亮了一半,開始準備將那不太耐用的房子改建為完全的小木屋。
一樓加裝了玻璃窗,能觀望是不是有怪物來窺探。
二樓臥室除了床跟書櫃外,還用多餘羊毛作了一幅掛畫,也算是為生活增添點小樂趣。旁邊側開了俯瞰用的陽台,有點空,所以後來被拿來塞工具跟武器了。

對了,因為最近發現到一座天然石礦場,鵝軟石的採集沒先前這麼痛苦。所以開始作了一些比較耐用的石鋤農具,把挖草得到的改良種子種植下去。房子前面的小型挖地就這樣變成了農地,還用柵欄圍了起來……不過麥子怎麼都不成熟啊?
[第六天]
今天早上巡視農地時發現有些種子根本不發芽,一下子就彈跳出來了。用手指插入土壤裡,發現似乎是土壤太乾了。不過鐵礦還沒湊齊,無法冶煉成鐵桶。我該怎麼辦呢?
第一次耕作收割的成績不是很好,我暫時也沒有其他辦法,只好先休耕改種樹苗。這個島上的樹也開始不多了,反正樹苗只要有光有空間就好,吃雨水就會長大,這樣算不算順手做綠色環保呢?

[第八天]
事實證明:在這資源太過豐富的方塊世界,種太多樹木是不可靠的。
樹蔭會產生陰影,火把不夠插亮附近空間,就容易產生那些惹人嫌的討厭怪物。而當初沒想太多,隨手將樹苗種植得太密更是惡性循環──那些樹糾結抱在一起,結果變成一顆好大的神木…….我該怎麼處理這個新的怪物源呢?

啊,又有蜘蛛從樹上垂吊下來,我得去打扁牠才行。要不然今晚牠順著陽台爬進來,可就無眠了。

[第十天]
神木的樹葉真的太多了。即使我做了木梯天天墊高修剪,仍然還是有漏網之魚。想起前陣子冒險挖到的第一個鐵礦,只好拿來作成打火機,一把放火燒掉這個擾人的巨樹。
大火開始蔓延時,我望著那片連自己也能感受得到其中熱力的火光,心底其實還滿害怕會不會燒到房子的。幸好,農田的位置選得不錯,最終火焰還是沒有燒過來。

[第十一天]
又種回小麥了。但這次針對田太乾涸作了改良:引水進渠。正好不遠處就有一條通往沙漠的小海溝,我就開始逐步挖土,將水慢慢的引導進田。是說這裡的海水也不太鹹,不必害怕土壤鹽鹼化。

不過水的表面張力似乎比想像中還大.....有些地方並不能好好的灌溉田,反而會沖刷掉泥土。渠道也不適合再擴張了。我得想想讓作物更好吸收水分的辦法。


[第十三天]
經 過了兩天努力,我終於設計出一個可以浸濕全部土壤、又不會沖走太多泥沙的水流路線!於是我馬上歡天喜地的開始挖掘,卻沒注意到自己挖開了附近地下室。囧。 還好裡頭的箱子沒事。稍微修正繞開後,一個形狀頗為複雜的梯田就完成了!插滿了火把,確認沒有任何陰影死角,也就能靜靜的等待收成之時了。

[第?天]
最近對寫日記這件事開始越來越疲懶了,加上我下地太久,關在不見天日的地底完全沒注意到時間,只挑特別有印象的事情寫吧。

因 為梯田種植成功,開始有了穩定的糧食,最近都安排出外探險、偶而回家巡田的工作。科技無法發展的窘境讓我深深覺得礦物的重要,沿著上次看到的大型穴口垂降 下去,沒想到是通到非常非常深的地底狹谷裡。裡頭礦物很多,但怪物也很多,為此我已經在那邊鎩羽而歸不少次。但,眼看著鐵礦越堆越滿,是值得的。
為了保證效率,我在繁複地洞下開始建立起各處休息用的避難所站點,有個基本的床、熔爐,還有工具台,跟盛裝那些戰利品的大箱子。這就是全部了。定期把東西運到箱子中、要出洞時再把重要東西運走,就能把損失減到最低。
要是有鐵路運送就更安全了,不過在現在來說,拿鐵去建造這些東西太奢侈了。先省吃儉用。

[第?天]
今天心血來潮不準備下地洞,跑去更遠的地方旅行,兜了一大圈還看到滿是牛隻跟岩漿的封閉峽谷,差點迷路回不了家。還好我終於學會怎麼看Rei’s mini地圖了......是神偷偷塞給我的,比我自己逐步慢慢手繪還好用,那真是個強大的外掛。

[第?天]
鐵礦挖夠了。做了兩個十分堅固的鐵桶。能夠深入更地底去找更多珍貴的礦物了!下個目標,就決定是朝著各色礦物群聚的地方──岩床進行地心歷險!

[第?天]
第一次地心歷險為了安全起見,我挑選住家附近開始挖掘,因為土質嚴實,所以我推斷下面應該沒有什麼天然的空洞,裡頭自然也不會窩藏太多怪物。
但連續挖了十來天後,總地特殊礦物的產量比我想像中少了很多,倒是庫存裡的鵝軟石又多了不少……..

唯一令我最欣慰的是,挖掘中我找到了一個傳導性相當高的礦物,相當適合作為導體媒介。石頭拋光後的外型火紅火紅的,就決定叫它「紅石」了!

[第?天]
除了紅石,我還挖到了不少青金石。但在這世界裡產量很多,是種不太名貴的石頭,似乎只剩下染料跟建材價值了。而且在深處挖到了一些岩漿湖,用水澆淋走過,目光所及之處沒什麼好石料,後來我終於死了這條心,放棄挖掘這段人工地心探險了。

[第?天]
因為探險過程中挖到了大量鵝軟石,決定再次擴建房子。木造房屋終究有點危險,不論是遇上打雷或Creeper都沒這麼安全。我決定把新拆建的家改造成生活機能更強的小碉堡!農田也劃進圍牆裡,這樣以後收成就不用膽戰心驚的了。

一二樓維持原制,只是把材料改成石造。前面則擴建了休閒起居用的一樓大廳,後面加蓋圖書館以備日後附魔台使用。廳堂裡除了扶手舒適的單人王座外,還擺放了木製的沙發跟茶几。哦對了,花紋美麗的樺木還可以拿來當餐桌,用來盛裝蛋糕是最適合也不過的了。
外 面除了農田,也留了好大一片空地,準備規劃為日後養殖雞豬牛羊的圍牧區域。另外二樓以上也加裝了垂直樓梯,好方便觀望住家附近是否安全。目前島嶼上只剩下 一些地方沒插上火把照明了,還有西方暗沉的沙漠也是個隱憂之一。不過距離這麼遠,怪物就算要溜過來也不會有太多隻,也算是權充做練練手吧!

吸吮著香噴噴烤雞滴下來的肉汁,我滿足地拍了拍微微隆起的肚皮,這下自己也算在這個世界站穩腳步了。初始過後,得到身心滿足的人類自然會想追求更多幸福。那麼,我該如何讓生活更美好呢?選擇實在太多了,呵呵。

Steve瞇起那混合著期待與雀躍的雙眼,透徹的紫藍流轉,一伸懶腰鑽入了那軟綿綿有著新花色的橫條床鋪當中,深深熟睡過去。

晚安,Steve。
晚安,玩家。

明天又是一個新的Minecraft日,你永遠無法預料到這個四處總隨機的方塊世界,會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初始到這裡算是告一個小段落了,下一次見面大概就是更進階的種種幸福了吧。

晚安,下次再見了。


Minecraft。

我的世界。



-初始篇‧END-


---------------------------------------------
p.s.阿血我的遊(超)玩(孬)方(模)式(式)讓Steve就是在溫室中花朵般環境長大的,萌不萌?= =++(←去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