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20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同人小說:失手的偷吃 Missed the steal‧試閱

不過調皮頑劣的少年舔舔疤唇,仍舊沒忘了他的目標──填飽肚子。順著秋風搜尋香氣的來源,他像隻輕巧的貓躲進石柱暗色,對Altair來說,只要到夜深時分,守護著Al Mualim長老專屬食物的警衛便如同虛設──他的身形夠小,應該會打罵自己的人瞧不出,而會發現到他的高階刺客卻不屑理會:以至於Altair進入廚房偷腥過的次數越來越多。練就一身好手藝的他,如果當晚看守食物的學長只要閉上眼皮打瞌睡一下下,那麼他下次睜開眼時東西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得少了一小塊。 今晚廚房卻不如所預想熱鬧,除了尚未熄滅的些微星火外,主菜早已移轉所在。從殘留鍋盆看這臨時追加的宵夜分量不多,大概只足夠辦一場小型宴會。Altair微愣,踩住那偷舔鍋底不成的老鼠尾巴,有些猶豫該不該繼續追蹤食物的去向。能夜半還能興師動眾的大興美宴,目前碉堡中有如此權力的人無二,肯定是大導師那兒了。 Assassin節儉有度,但不是說並不會真的過度克難苦修,興致高昂時仍舊會以美食慶祝。只要收穫不錯的話。 正好這次底下的村落秋收大展,只是收穫的配額沒有反應到到這些小小刺客身上罷了。而高階刺客們皆饜足滿液,甚至Altair看過白袍學者嚼著起士大啖羊腿吃得油光整面、滿嘴肉味的模樣──想到這點,少年收回的腳步又硬生生的開拔,鑽進土窯般的小道直往正廳窺伺。 訓練場旁主堡是燈火通明的。位居高處的Al Mualim在書房閣樓上神情放鬆,撫著雙手端詳賞玩底下來回舞動的肚皮舞者,有男有女,這些大多都是村中自願服伺的順民,甚至某些擅長這些淫巧技藝的刺客也樂於穿梭其中。人們姿態都是歡樂淫放、沉浸,還帶著些許閨中的隱晦笑意。如果Altair年紀能再大一點,他肯定能了解到自己誤闖了什麼──但現下他只繫心於桌上烤得熱騰騰並冒著甜滋滋蜜香的雞肉,以及那奶味醇厚的香料飲品,還有那大如自己臉龐般散發淡淡潮濕麥香的pita。 少年發現在場還有同齡人,同樣也是跟他差不多的裝扮,但又有著些微不同。 他們套上平日遮風擋雨的刺客鳥嘴帽兜,有些不穿短褲,下身通透,裸露著腳踝並戴上鈴噹銅片等等會發出聲響的飾品,用來取悅眾人。 自詡人精的Altair此刻有點納悶,這景緻他倒有印象,但那是富商親王狹玩女人用的禁宮。 少年介於半大不懂的尷尬年紀,可沒有人跟他說過人們同樣也可以玩弄男人──當然經典裡面有提及,但Altair當它是催人睡覺用的屁話。只覺得平日森嚴的主堡太容易潛入,而那些高階刺客們也太放鬆了點。不過飢腸轆轆的少年開心並樂於如此。 Altair拉攏帽兜遮掩視線,悠然自得地混在其中木製長凳啃食著摸來食物。即使有些年長熟知他的Assassin看到了,神情眉宇有些緘默的訝異,但並沒有阻止他。 不久,開始有人聚攏排列那群少年,見狀,褐髮機伶的小號白梟警覺地後退打算原路回去。意外的是大門鐵柵跟小徑卻被封住了。 早知道不該貪嘴。Altair柔軟頸脖後的汗毛全數豎立起來。他也不想再多遮掩,雖然在伊斯蘭任何教義偷竊食物是重罪,不過自己人應該不會往死裡下手,大不了就是被吊起來斥責打一整天。寧可作飽死鬼的心態讓他手上搜刮動作更快。然事情不是永遠都這麼順利的。那名以面袍遮掩面孔的灰袍召集人視線盯向這,毫不留情地讓人左右架住孩子,將其帶至隊列當中。他扯住後頸,發出一連串尖銳刮人而隱密的警告,內容完全出乎Altair所預料:「不是說過要保持體內通淨,別進食太多!都忘了規矩嗎?」不耐煩地檢查青春勃發的軀體腰間,「還穿著褻褲做什麼?脫掉脫掉!還有你們,全部都給我到側室浴場去把身體沖乾淨!」 Altair跟其他人像被驅趕的鴨子推搡過去,很快就有不少人寬衣解帶,甚至已經有人上來穿好了摺疊乾淨的新衣物──難道是要淨身禱告? 浴場偏門徑直地通向了繁花錦簇的後園,軟榻臥床隨意散置著,星夜下被驅趕到角落的Altair因下身光裸感受到秋風涼颼而有些侷促。白梟很聰明的並沒有留下任何偷食的把柄,證據皆吞入腹沾身即走,但他的短褲跟長靴還不及穿取就被收走了。鄰近面生俊俏的同袍們皆惕慎望著他,眼神明滅閃爍不定,一言不發。他不懂這隱晦且參雜了些說不出忌妒的目光是什麼。 他幾乎沒有感受到後方另有來人的氣場,「我的孩子,」多麼熟悉的聲音。Altair身形一震,不理會那警惕自己的孩子們,轉身行禮,他虔誠地仰視高一個頭的大導師。 「我很意外,想必是我雙眼昏花了,居然沒發現你能有如此姿色。告訴我,你的名字。」姿色?是指Assassin暗殺的天份嗎? Altair受寵若驚的脆聲回答:「Altair,Umar之子。」當初Al Mualim拒絕替他報其父絞死之仇,卻安排給自己加入住堡一份子的機會。但事情已隔一年,長老們日理聖地攻伐萬機,自然是逐漸淡忘了這件事。 沙漠眾民們人皆早熟:說明白點,就是現實。Altair縱使再年幼,也了解利益可以拴住人心的這個道理──難道現在的自己,有什麼可以為長老效勞的嗎? 老者經點醒恍然大悟,「哦,原來是你。當年那單獨來見我的孩子,現在已經開始成熟了。」剛剛他僅只覺得眼熟,現下一攀談立馬勾起了那孩子滿臉髒汙求助的回憶。 Altair已經很久沒有如此近的觀察大導師。一般來說沙民生活條件謹苦,大多顯老。年紀漸邁五十的他,短鬚重新蓄起並漸染腥白,智取十字軍的次數跟臉皮皺折成正比體現。但那儼如黑夜明珠般的瞳眸慾望挺立,使得老者整個人顯得如同年輕人般精神奕奕且面色珠潤。雖然不曉得Al Mualim為何沒有穿著麋皮盛裝,而是輕衣薄衫.....不過一向高高在上的長者肯搭話解惑,對人微言輕的Altair來說,是個好現象。 「是的,Master。」小白梟亦步亦趨的追隨老者腳步,「我能請教您一些問題嗎?」Al Mualim微瞇起眼打量:「你問吧。」被砂嵐刮起來的長袍輕薄,偶有巧妙角度能窺見下身肉體陰影的一隅。 Altair毫無戒心地向大導師央求傳授刺殺技巧,他實在太想知道。這理應是組織灰袍以上層級的見習弟子才能習得。但在孤兒眼裡只有變成自己的任何東西才是最安心的,是晉升與保命的不二法門。 如果僅僅只是混來偷吃打諢就罷了,Altair妄斷以為自己退而求其次,殊不知已經觸及夜宴的禁忌底線。幾個的年長刺客頗不贊同地盯著。不過此刻情況特殊,他們只要安安靜靜地關耳矇蔽雙眼,享受就好。 Al Mualim頗能理解的點頭道,「孩子。我會親自示範,模擬該怎麼樣才能好好刺殺。」聞言褐髮少年猶如小鳥般跳躍振奮,一旦涉及到組織技巧的秘密核心,就算是自己人,也必須要用些什麼來換取的。Altair原以為會碰得一鼻子灰,沒想到長者會這麼好說話。 「親愛的大導師,我能替你做些什麼?」Altair輕掀帶傷疤的唇問,一瞬間Al Mualim混濁的瞎眼似乎明亮了許多。見到那不經意擺動著腰肢的體態不但令他怦然心動,還異常心癢。就那些像私下指導的師徒,他讓伺人打開一個更為隱密防風的側室,也領著鑽了進去,「走,跟我來。有些東西必須讓你見識。」 --------------------------------- 這段因為實在太黃太暴力太河蟹,只好乖乖收進本子裡了... 向翹臀神Altaïr祈禱順利出刊.....!!!!(喂!!!!!!!!!!!!!) --------------------------------- 隔天,碉堡中一切庶務如常運行。 大股炊煙燃起,而灰袍端衣的刺客們持劍巡邏著,好似昨晚那夜歡淫荒誕只是美妙夢境。低階連長備衣袍都沒有的小菜鳥們奔衝跑跳,如昔被心眼狹小的前輩刁難,下午不例外還要幹刷馬背撿柴燒火等庶民雜務。整個房間只有Altair沒有參加訓練。他發燒了。 據一位蒞臨的白袍學者所說,要是沒養好病,他甚至連大後天必須到演練場檢驗反擊技法的考校也一併被豁免。這是上頭特地交代下來的仁慈。 同房的孤兒都在竊竊私語,談論最多是那莽撞不討喜的Altair有可能走了什麼大運,居然被某位高階刺客收為私底下的記名徒弟。因此才有這般權利。 Abbas背部倚靠著牆冷笑,身為『名義上』好友的他,自然知道得比其他人更透徹──Altair根本沒發現自己也跟在他後頭偷溜出去。這兩個學徒對來自後方的隱匿都還不到家。 雖然身為刺客方面的能力不怎樣,但Abbas跟原先某位就打好關係的灰袍前輩借了衣衫,就順著原路,光明正大地直接從正門混進了夜宴。他是眼睜睜看著Altair被尊為大導師的Al Mualim帶進去、並傳來聲嘶力竭的痛叫聲與淫魅呻吟,甚至在他昏迷過去後,還不引起任何人疑心的被派來〝清理〞善後。但這些他不願說,也不想說出口。 瞧著後頭同齡人毫無防備的睡容, 總覺得自己心中某個陰暗扭曲的晦澀點勃發了,下半身硬如堅石滾燙──他也想入侵,同樣渴望那出乎預料柔韌誘人的胴體,同樣想將自己那醜惡尖端貫穿了對方。甚至想讓那帶疤的弧角嘴唇輕翕,舔弄含住那最為汙穢不堪的慾望集合體。Abbas邊工作邊澤袍笑罵打鬧的同時越發篤信,自己肯定是病了。 事情如同旋軸一直忙於打轉,直到傍晚洗澡水也燒好時這些小菜鳥們才閒散許多。Abbas扣了扣隔壁相差好幾間的簡陋房門,而裡頭Malik前來開門,渾身是蒸透的健康熱氣與水靄,一頭黑髮驕傲的抬挺亂翹著。他面色不悅的抬眉哼鼻:「有什麼事情就說吧。我還記得你那頑劣的室友,昨晚惡意塞了些會蹦會跳會咕咕叫的〝驚喜〞給我,清理那些毛屑與鴿糞花了我一個下午的時間。你應該管好他。」那碰了冷釘子的大鬍同袍卻深意的笑了,想向他討取Al-saf兄弟自製的藥膏,打算討好『跌倒弄傷骨椎』的小白梟。這一輩的刺客甚至更上幾屆都知道,那來自聖城Jerusalem的博學兄長對醫藥也有其獨到之處。 Malik聽了對方的彆腳藉口偏頭踱步,似乎察覺到當中不易發覺的謊言,哼鼻嗤笑,拿著皮製的藥劑包,居然招呼上了弟弟Kadar說要去瞧瞧那蠢笨肇事者。聞言Abbas面色僵硬,而當他看見收下藥膏而打起精神調侃的Altair的那副眷戀模樣,額際更是滑下一滴不易察覺的汗水與妒意。突然間他意識到,就算Al Mualim不見得會把如此舉無輕重的孤鳥栓在身邊,但仍舊有那大鼻子的傲慢鬼在制衡自己。送走了Al-saf兄弟後深秋的天空鬱陰更快了,不一會兒位於山區的Masyaf便刮起層層夾雜著更多尖礫草木的沙暴,從窗櫺可以隱約遠眺到日後顛覆城端的種種風起雲湧。 更多完整內容收錄於刺客教條同人本【馬西亞夫的僭主】──【失手的偷吃 Missed the stea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