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2015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同人小說:生日Birthday‧上

Malik睡眼惺忪,悶悶不樂斜躺抽著水煙。他難得一大早醒來卻不像忙碌的永動機做任何事情。 一切都是因為那隻菜鳥。 那頭菜鳥一大早就不知在鼓搗什麼,先是從外頭不知是借是搶了一堆鍋碗瓢盆,然後又是扛奶又是拼命攪拌發泡,進進出出的。 「難道他從來都不曉得, 讓人好生安息怎麼寫嗎....」區管長難得的慵懶,沒有起身咒罵同袍,而是選擇繼續窩在石地上的毯子角落。有那傢伙,他連出門都不想。免得不注意時哪個心愛的東西又被那冒失鬼打破。Malik覷了他一眼。葡萄藤網格底下的深膚色臉龐專注認真,些微的細鬚在出升陽光下映射金光閃閃。白梟指套上沾了些奶油,含在嘴裡吸吮,似乎很滿意其中的味道。 「如果你說回馬西亞夫前所有的"重要事情"都是這樣的話,我建議你儘早滾蛋吧。」獨臂人換了個姿勢,他不希望自己清幽的生活被打擾。「我的分部不是你的廚房。」地上滿滿的蛋殼挾映著白光耀眼。Malik不禁懷疑,正好跳進來的弟兄會不會被這地髒亂給刺傷。 「就快好了......」白梟難得可貴的致歉。雖然這道歉不怎麼顯得出誠意。 他連忙將髒亂簡單收拾後,扛著一大片陶盤,將其送上天井就奔躍而出。只留下滿地的奶香酪味與甜膩。 即使恰如其分的完美配合刺殺了馬德.亞丁,Altaïr仍一如既往的蠢。 區管長吞吐間,忍不住下了這樣的評語。 Malik受不了這樣的甜膩。那會讓他想起Kadar。 雖然他不愛吃甜點,但純真樸實的弟弟卻最喜歡滿口焦糖脆皮的口感。因此在家境富裕後Malik沒少過做給他吃。但他現在已經不需要再做了。 黑梟拿起葉片扇了扇,驅散不開整棟分部裡的味道。只好退而其次的攀到屋頂,用來消極逃避跟駐守分部之間做平均權衡。單手總是比較難以爬上攀下。但藉著水塔高台去勢猛然一躍,以平時關窗的鐵鉤借為助力,掛上中井後鍛鍊過的單臂青筋爆現拉起身來。這點簡單的事他還是做得到。 外面的風徐徐的,帶著點溫熱跟塵沙。Malik盤坐在縷空的藤架旁,眺望這座紛爭的母親城。春天的綠意已經悄悄佔侵了周圍山頭,點綴了市容的花草更顯青翠。 耶路薩冷變了不少。連同這裡的人事物也是。 四周的炊煙跟澡堂爐灶已經升起。區管長突然發現那修長的白影,很明顯正在巷道被士兵們砍跳追殺,手裡平端著那盤陶器,模樣說多蠢就有多蠢。 「那個白痴菜鳥...!!」Malik忍不住咒罵,他居高臨下的俯審,整波衛兵發現很明顯的被帶往這裡來了──不是說要隱蔽行蹤才能回來分部嗎?!他居然連這點保護弟兄的方法也忘了! 拖著鐵條趕緊將出入處封口,區管長手捏信鴿腳足,靜待狀況一有不對便申調鄰近可靠成員。但Malik等了許久後仍沒有聽聞到任何消息或打鬥聲。「好吧....也許這座城的衛兵又要重新招募了。」Altaïr要不是擺脫了就是追逐者被他殺光,至少Malik不會擔心那個殺人鬼被殺。 確認沒有騷動後,又奔波去打開鐵窗。要是再來幾次他的獨臂肯定不堪負荷。不料,一道白影正巧從堂皇的伊斯蘭圓頂磚瓦上跳下來。他臉不紅氣不喘的道,「Malik。」聲音明顯有些哀怨。 區管長橫了他一眼,發覺對方居然還有閒暇順手收集旗幟,將其插在皮革腰包時更是從齒縫擠出字詞:「有何"貴"幹?」他現在相信這傢伙絕對是來觀光的了。 「.......我在這邊已經等你開天窗很久了. 」得,這廝居然還端著這盤東西。 黑髮人不耐煩揮手的道:「誰才開天窗!你才愛開!!」食指優雅的比出一條弧線,「如果沒事,別製造他人困擾!也許我該回信給長老,再度提及你拖拖拉拉的散漫態度!」 白梟低頭承諾:「我馬上就走,」揚了揚左手中的盤子,「但在我走之前,我想請你嚐嚐這個。」 「什麼?」黑梟高傲而睥睨的瞧了一眼,微愣,發覺是剛烤製出爐的酥皮千層派。頂端灑了核果與甜美的糖粉,甚至還用糖漿書寫了阿拉伯書法。 上頭是歪歪扭扭的一串大字: 『Malik,生日快樂。 Altaïr。』 黑梟臉上神色如常,「........我很意外你居然會知道這。」心中卻是一緊。白梟輕描淡寫的道:「找個人打聽就知道了...這裡是你的地盤。」雖然這麼說,但Malik知道肯定困難重重。因為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多。 「你吃吃看吧. 嚐嚐同袍的手藝應該不踰越規矩?」Altaïr有些小心翼翼的期盼道,盯著對方搖頭晃腦的評語:「字真是有夠醜的...而且在食物上寫字,是法蘭克人的習俗。我都要懷疑你是不是被抓去洗腦了。」 「有何不可?我覺得他們這個點子很好。」白梟頓了頓,「快嚐嚐味道如何?」Malik失聲而笑,「一個不常動手下廚的刺客大師,廚藝我不敢領教。」 「放心。這是我拿去給窯烤師傅烤製的...如果我調製的口味合你意,應該沒問題。」黑梟恍然大悟:「所以你才被追殺?」公共區的窯烤通常跟各處澡堂是一體的。在燒火生水的同時他們也接受窯烤委託,只要你給他一點小錢。因此不少居民都是洗澡時順便捎上一陶罐的生食或肉類甜點。 白梟點頭,「去拿烤盤時,澡堂附近巡邏的衛兵認出了我。」所以才有後來這一幕。 區管長這才安然的伸指,扳下了網狀花格紋上的巧小一塊。核果千層酥,入口,即化。 「如何?」抬頭瞪殷殷切切白梟了一眼, Malik啞然失笑:「...........你真的是個菜鳥。」 「太鹹了。」 「蛤?」 常替往來弟兄張羅料理,經驗豐富的區管長侃侃而談:「即使你放了足夠的糖...想必你一定是怕奶油不夠穩固,而在酥皮當中放太多鹽了。所以整體口感大打折扣,變成了一道鹹而不甜的派......你想稱呼它為以甜著稱的千層派,我想算是失格了。」白梟也扳了一塊進食,啞口。這個男人的知識之淵博足以讓人挫折。 意外的是,黑髮男人卻從他手上搶過那剩下的半塊,優雅而傲慢的咀嚼,「........但我不討厭。」輕笑之餘,在唇弧上留下香甜而美好的殘渣,以及抖動中灑落衣物上的碎屑。 「~~~~~~~~~~....」白梟面色發窘臉紅,喉結上下蠕動,頓時說不出話來。 「呆愣在那做什麼?進來啊。」區管長回眸,對白梟勾指一笑,你還得收拾這些東西呢。派對過後,還想丟著狂歡後的餘燼給壽星嗎?」Malik的生硬的表情瞬間柔軟了許多,以致於白梟差點看呆了。 半响,他開口。「我幫你清理。」Altaïr吞嚥著唾液,從後頭輕攬那個男人,然後開始緩慢的解開他沾到派屑的長袍與衣物。對方並沒有拒絕。他輕聲道:「這想必肯定得收拾到天明。」 「我想也是。」 更多完整內容收錄於刺客教條同人本【馬西亞夫的僭主】──【生日Birthday】 ----------------------------- ★ 附錄不知道也沒關係的豆知識(?) 足有1459層的酥皮麵團:http://hk.myblog.yahoo.com/kinhunglui/article?mid=72 (轉載自tonton個人Blog-french cake french life) 酥皮麵團也就是千層派的原料,不過參考文章中作法為法國版的,跟中東當地流傳的略有一點點差異。阿血最原始的參考其實是現代大馬士革中家庭流傳的做法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