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336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BEN10AF小說】HIT for Answer‧上


呼嘯聲中,兩道纏鬥身影撞擊到一顆荒蕪星球。
扭打中一道身影是我們所熟悉,也可以說是相當陌生的,凱文怪──Kevin11,000。有如戰神般的熾焰萎靡不振,沼澤火跟魔藤構成的觸手用盡,再生速率已經趕不上被砍斷的速度。



而他相對面的另一端,對手毫無面孔高高直立著,優美充滿力與美感的金屬外殼光潔,人形女態而有幾分蜂類特徵的裝甲,雙翼噴射出的藍光火花在真空中久散不去。表面有如某種神秘圖騰花紋的金屬外殼流轉,一體成形的淨身皆藍。但是起伏的胸部與毫無面孔臉部上卻會自我凹陷,顯示著這是某種奇怪外星生物。而且不是一般的強大。



「真是去他媽的.......」




就在此時怪物蜜蜂般的尾端對準了凱文怪,加熱催力中陡然閃亮起來,化作一圈刺目的白光,無數碎片呼嘯著射向四面八方,其威力相當於一顆質量頗小的褐色衛星陡然爆炸。凱文巨大化的萬不像身體一閃而沒,他已經瞬移到星球的另外一面。绚爆的閃光就連在極遠處的艦隊也看得一清二楚。



船長忍不住倒吸發出嘶嘶的吸氣聲:「天啊!星球居然爆掉了...大人他......」

另一名部下則沒有看虛擬螢幕如此直觀,他全憑外星科技儀器判斷戰況,喃喃道:「不,不對。構成大爆炸的是那個怪物的能量!好強的能源波!」其他船員只能張嘴瞪眼,一句話說不出來。



好幾名監視員忽然發現螢幕某處的幾個紅點,大聲嚷著:「左舷45度,23度,16度分別出現高速衝撞的大型殞塊!預計再五分鐘後就會撞上本艦!」剛剛那顆星球的碎片竟然脫離了爆炸軌道,猶如一顆被長茅推進的高速球向這邊飛來,船長立即下令所有艦隊規避逃竄的方向。
  


怪物繼續撲上來的衝擊力,硬生生的連帶凱文砸飛了這顆星球。

原本星球並沒有如此支離破碎,構成大地的碎石及岩漿等內餡不斷流出,就好像被咬了一大口的圓巧克力蛋糕。凱文怪整個身軀鑲在裡面,儘管巨軀讓他成為怪物明顯的標靶,但這卻是不得已的。恢復人形的他,皮可還沒厚到能與幾千度高熱抗衡。




陽離子粒子砲、X超人射線、安諾星天能......全部沒用,Kevin11,000發誓他從沒有遇過這麼難纏的對手。

這是個仇視英雄漂流在宇宙的強大生物,近乎神的體魄,高超智能,以及完美持久的續戰力,可以說是佔領此位面最大的麻煩。如果挌倒,那麼這片豐富資源的星空至霸權就是他的了,反之,已經被這位『神』盯上的宇宙母艦會盡數毀去,這批移民是他所有賭注的家產。一個變相的王國會就此煙消雲散。



這個奇怪又強大的外星生物.....姑且稱之為邪女神,祂仇視一切正義,甚至只要與之相關一切......天知道老子自己都幾年沒當英雄了!暗罵對方糊塗唾了口血,審視已經破碎不堪的身軀,難道自己只能與對方同歸於盡了嗎?還有很多賺錢的事情等著他去做!



凱文咬牙似的捏了捏雙手,趁邪女神不注意時反方向回衝過去,推搡間吸收開始.............儘管他知道這麼高等的基因不是自己先不能承受爆掉,要不然就是化為相同瘋狂的怪物。但死前也要拉個墊背的,這才符合他凱文‧萊文的交易原則!


『愚蠢!』邪女神又驚又怒,從來沒人敢膽挑戰祂這樣的權威,『你以為能吸取對方基因就可以贏了一切嗎?這是不可能的......』高智慧的她不止快速了解對方語言,甚至連特性也窺破了,『難道你想藉黑洞反敗為勝,會連你自己都被吸收壓扁吧?等等,我只是開玩笑的,不........你不能這樣做!』祂驚恐地發現那壓制自己身形的鱉三,居然筆直地,朝具有X狀白光的撕裂洞口擠壓過去。



忽然間藍光大漲,如同蜂群舞動朝黑洞那端填去,邪女神雖然有逃離的辦法,凱文怪卻不斷箝制吸收著祂的基因。要是這情況逃脫會連這敢膽挑戰祂的小混混一起得救,對此祂實在很不甘心:『我要你付出代價!絕對!』

隱約可以看出對方有什麼法子,這是星際霸者鬥爭間最棘手的情況,但凱文卻沒辦法制止,他只能繼續壓制著邪女神要把自己踢進黑洞地勢頭,也只有能力做到這樣。



黑暗間天地一個突兀閃現,邪女神跟凱文怪的龐大驅影消失在那永無止盡不能填滿的飢餓袋口之前。


---------------------------------

凱文恢復知覺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我檢查,他的基因控制全靠能量,如果能量沒消耗完前也不會自動解除變身恢復人形。當他醒來自己就已經是回到人類手腳的了。幸虧環顧四週,並沒有那藍光身影的任何跡象,但意識模糊印象自己可沒遇見什麼宇宙漂流的情況。

一陣急促的警報震動把他驚醒,凱文霍然起身。發覺自己這是在個相當老式的宇宙船艙倉庫內。
要不是邪女神逼迫,不會有船艦閑得蛋疼開到距離黑洞不遠附近,更何況當時除了自家艦隊也沒其他人了。也就是說,自己已經穿越了不知名的空間,莫名奇妙抵達了新的地點。
只有到達到光速才能進行空間跳躍,而邪女神很明顯還有許多自己未知的能力。

凱文假設的腦海中重現當時情景,邪女神不知道什麼原因,跳躍完成出現的地點正好一頭追撞某輛航行中的宇宙艦,或者有可能自己在這之前跟祂就被時空亂流扯脫開,結果,凱文怪的身軀狠狠砸進這艘宇宙艦的尾部。劇烈撞擊可能就是導致船艦陡然停航的最大主因。

倉庫內的空氣早已洩漏得一乾二淨,翻卷折裂的鐵門鋸齒觸目驚心,忽閃忽滅的燈光,靜悄悄地宇宙像打算將一切吸納出去。


船艦的外層裝甲迅速收攏封鎖,這是幾十年前倡行的自動修補系統,凱文不在意的瞥了一眼,倒是聽到遠端有幾許騷動聲音。想必應該是船艦上的人員反應過來。雖然挾持並確認座標是個不錯的辦法,但如果對方不配合,他不介意將整船屠戮送往黃泉一程。



來的人並不多,只有三個完全不同的種族。

凱文一愣,看到眼前的景象,五味雜陳,一時酸甜苦辣什麼的情緒全湧上胸口來。下巴的傷痕也因緊抿扭曲了。他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你是人類?」高昂的音調,纖細的青少年體態,還有那運動型束縛在腕的錶帶。無一不象徵著,這是地球高中生的特徵。甚至髮旋從哪裡梳理,哪邊呆毛最容易不自覺地翹起來,凱文不用特意回想,都可以很輕鬆簡單地築構形象........他媽該死的EASY!有時他真的很討厭什麼宿命論......

Ben.Tneeyson。


而且還是三十年前的時空...........(血按:不用懷疑,這篇設定的凱叔46了)
這是老子他媽最不想回憶的三十年前!凱文幾乎要抓亂他那頭長髮,只要看看日後那些爛攤子......任誰也不會認為他們絕對曾經是一夥的!絕對!

「我沒看過這麼強壯的人類。小班,」鑽金剛是這艘船的主人,自然最有發言權,「朋友,就算你不是蓄意破壞,也該給我們個交代。」他下意識地將小班護在身後,從這素未謀面男人身上散發的危險氣息與狂暴,唯有他以往面對最強大的暴徒才能窺見類似感覺。此人,絕非善類。

凱文嗤之以鼻,「我有什麼義務把打開的易開罐又封好?怕你們裡面這些小椰果不小心流出去?」這是很難聽的指桑罵槐。這艘古早船艦在他眼裡跟裹著鐵皮笨拙的大箱子沒兩樣。

「雜種!這麼囂張!」進化人指揮官憤怒得四眼幾欲噴火,眼前這個人是肇事者居然還如此囂張,要不是他剛好撞在船艦尾端貨倉可是會造成災難性後果!鑽金剛船艦本身就是依照星際傭兵的標準改造,逃跑速度一流,全靠咕嚕咕高超的駕駛技術,抗撞擊的裝甲能力卻不是很高。引擎是安在船腹沒事,但尾翼的加速器嚴重損傷,已經無法完全正常航行。

「嘿,你們先別這麼衝啊!鑽金剛!萊尼!」少年此時很沒自覺的擠到前面,抬頭挺胸道:「我是BEN10!Ben.Tennyson!你總該聽過宇宙大名鼎鼎的我吧!」何只聽過,每次老子聽到耳朵都快長繭爛掉了!凱文幾乎是下意識反應地,就賞了他一個白眼。連提起拳頭揍人的力氣都沒有。但很奇妙的,原本一觸即發的緊張就這麼沖淡許多。



一來二往,即使凱文刻意營造出惡臉相向悶不吭聲的形象,褐髮少年仍往常般熱情地將老底抖光了。
原來他遇見了半路要去調查空間不穩來源的鑽金剛、萊尼、以及那個BEN10(想到這他咬牙切齒了一下),據調查,來源就在於奇納星一帶偶然新生成的黑洞區。由於天公會與進化人聯合的探索隊到該帶後毫無消息,加上進化人皇家也委託了鑽金剛,正好閑得發慌的小班就自告奮勇前來調查。

而此次任務小紋卻沒來──她被馬克爺爺派遣到另一顆星球,先行蒐集資料。『凱文』則坐鎮地球的總指揮中心,當然,是這個時空的。天知道11000忽然跳躍到這,會有什麼難以預料的蝴蝶效應呢?


小班甚至還訝異對方軀體之堅韌,在少年英雄的眼裡看來,能在真空無恙活動的實在是人類之光。
他正想邀請凱文到艦橋,鑽金剛就搖頭說:「小班,你沒有必要對每個人都好,有時仁慈會害了你的。」哪知剛好繞到Kevin11000背後的班聽不進去,因為他的目光正巧接觸到,那位來自未來大惡人一頭幾乎可以舞成濤波的秀髮,「好漂亮的黑髮!」忍不住伸手去掬起一小撮摸。

意想不到的是,這舉止完觸怒原本就在爆發邊緣的凱文,「不─要─碰─我!」身上能量雖不足變身,但要使用單獨的外星能力綽綽有餘。一個俐落的閃現,輕易就將少年單薄的身板飛撞,直到牆邊才落了下來。就在Ben吃痛地摔落時,突然奇來的單掌,將他的頸部親密地箝制在超合金牆上。

原本就在防範凱文的兩人,卻仍是被這樣的急速嚇了一大跳,動靜之大到咕嚕咕也包圍過來。

「你這是對待救援者的態度嗎?」鑽金剛首先就動了,他繞到一旁試圖曉以大義,不過手頭變化槍形的舉動可沒慢著,「放開田小班班!」萊尼射出沼澤綠的指甲,卻連凱文那白墨般死色的肌膚都沒劃開。

如果是三十年前,也許他會聽得下去,或者佯裝這是個玩笑什麼的。但現在凱文連理都懶得理,「這只是個小小的警告。Tennyson..........信不信我斃了你?」很好,他老早就想這樣做了。可是心中卻莫名地越來越不爽,觸及綠色貓眼驚疑不定的淚光,一股空虛感油然而生。也許是真正稱得上對手只有Ben10,000,現在的英雄還太弱了......沒趣,他這麼試圖說服自己。



放任少年如同地面上的一團破布咳喘,既然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是奇納星,凱文沒有興趣淌這混水。
對他來說最重要是必須回到屬於自己的時空,也許他可以找矛盾博士,或者那醜陋環狀的空間轉儀器,甚至是邪女神......至於Ben10,沒失手宰了就相當不錯了。
冷笑間正打算轉身從船尾離開時,哪知不長眼的 Ben.Tennyson居然又搭上他的肩頭。「等等!」

Kevin11,000幾乎下意識就想回掌,Ben的話卻讓他楞住,「你受傷了。」撈起剛剛那搓髮絲在他面前晃晃,仔細一看果真是血塊凝結成的糾纏,「傷在頭髮下面.......嘿,別亂動!我先幫你綁起來,這樣才能治療!」
「我不需要!」這蠢小子是聽不懂別人拒絕的話嗎?
「別客氣。這是我所會綁起來最口愛的髮型!」Ben我行我素地咬著髮圈,但不知為何Kevin卻沒有再暴起傷人的意願,揍這樣的傢伙實在太沒勁了。雖然如此他不屑至極的冷鋒仍然狠狠刮過,與進化人指揮官的視線碰撞,『沒禮貌的雜種!我似乎在哪裡看過你!』萊拉辛三世研究眉宇間神態,但他不管怎麼看,地球人除了田小班班外在他辨別上幾乎完全一個樣。Kevin食指來回搓揉下顎,淡道:「錯覺。」

從發光的螢幕屏上,他看到有趣的東西了。

『空間轉儀器無法作用?』傭兵重複唸叨前線傳來的最新訊息,「小班,矛盾博士正在修補裂縫,他說這現象不是天然生成的,很可能是一種高級象限穿越過來的外星人。要我們注意整備,到時候可能要用到你的OminitrIx。」少年拍拍手,大喝,「沒問題!」Kevin卻連確認都不需要,他知道那肯定是邪女神,她的存在太過強大,超出這個過去世界能夠承受的法則,所以才會有那些人們想要調查的異象。

因此他做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荒謬的建議:等他意識到時就發現自己身體就先動了,話語不經大腦脫口而出,「我去看看。」

該死!他媽的這是誰下魔咒讓自己說出口來的!



宇宙鑑早已進入奇納星域無光帶,即使不願意,鑽金剛跟萊尼也不可能把對方請下船。現在對方主動提出要求他們可求之不得,畢竟在五星危險地帶將任何船艦上的人流放致死,這可是觸犯星際法律。雖然不太確定這能把船撞出坑的傢伙是否真的會掛點......總之這提議卻剛好正中他們的下懷!
兩個不同種族的外星人對看一眼,也終於對他釋出善意,不過是基於利益成份下的。

Ben卻是很沒自覺一旁的暗潮洶湧,還在開啟通訊頻道想跟地球總部的某人問話:「嘿!Kevin我好無聊,你那裡有什麼狀況嗎?Kevin,Kevin?」那端安靜到甚至連打呼聲音都沒有,毫無傳來半點聲響。

「kevin???」Ben幾乎是腦袋血液上衝,他調閱主控電腦的紀錄,並沒有顯示凱文有外出跡象但現在室內毫無反應,一個箭步衝來,「不好了!萊尼,鑽金剛,Kevin失連了!他那裡會不會有事情?還有Gwen是不是也有遭受到攻擊?」


這份異樣緊張感立即傳染開來,鑽金剛理智地道:「小班,你確定不是信號中途被攔截或什麼嗎?我們現在在奇納星範圍,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他試圖安撫少年無果,反倒是萊尼一個標準行禮就按著纖長進化人手指命令,「我號令我的部下一定幫你查好,田小班班。」

Kevin幾乎是想再度大翻白眼:「擔心也沒用。」現場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很可能是11,000的存在取代了16歲他的位置........這個時空真的錯亂了!那麼16歲的他呢?不會這麼遜腳能力被傳到自己該待的未來,那麼一切可就完了!他的王朝!他的艦隊!他的錢........越發覺得自己不該在此耗磨更多時間,「你他媽為什麼都沒想到先把任務完成才能快速返航!身為領導本來就應該用用你的腦袋,白目!」他使用鬼影的單一穿透能力有如輕煙鑽出牆壁,原本只是脫口而出的咒罵,卻沒想到惹得Ben一掃陰鬱,「對啊!我怎麼都沒想到,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進化人懷疑目光從他臉上掃過,你,真的確定......?班傑明先生?

=============================
決定分上下啦。不過下不會這麼多就是。=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