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37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BEN10AF小說】First Date VI(BEVIN/ Kevin x Ben)‧網文版



Ben如果不是被束縛,第一反應絕對是按下手錶──變成四手或神力暴龍什麼的....都好,他只是需要點強大武力的外星英雄幫助自己壯大勇氣,對,是勇氣

驚恐不定的杏圓綠瞳與腹眼四目相對,Ben極力咬緊嘴唇遏制自己發出任何聲音,原本差點要吐出口的尖叫轉化成陣陣小獸呲齒的低沉噎鳴。他以為,自己再也不用看到那個身驅龐然、充斥著狂癲四眼的怪物......那一度成為自己除了校園雙霸最怕的惡夢..........


宇宙中人們說到首要恐懼,往往第一個都提到魔賈斯──他們懼怕魔賈斯。而在Ben.Tennyson眼裡無所畏懼,他頂多覺得那宇宙突變章魚頭有些難纏。
但,凱文怪──Kevin11不同,也可以說是自己粗心釀成對方貪心,而鑄下這麼樣一個擁有邪惡智慧的,傢伙。他知道有人曾甚至戲稱之十不像,可是卻沒幾個人知道他們曾經是很短暫的朋友,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一心想要傷害人們的偏執狂、與身為開始身為英雄自覺的自己,勢必對峙。糾纏到最後,究竟是誰對誰錯,也早已經分不清楚了。

也許是害怕那皆然不似人類身驅傳達出無聲斥責,或者畏懼那要將自己拆卸入腹融於血肉的瘋狂.........至少Ben在五年後於交易看見他完好,如同正常人類,曾經鬆一口氣的........那幾乎是雞肋的吸岩能力,更是讓自己篤定,他以為凱文變弱──但也變好了。

現在看來,似乎不全然跟Gwen說的那樣似...........至少,凱文就騙了他。或者該說他們


宛如鍍上一層亮漆的黑指甲大手伸來,輕易地將束縛在Ben.Tennyson身上的科技品扭開,菊色手臂輕巧托住了Ben,並扶直身體重心。一切宛如他們往常英雄行動時似的.......就像同伴互助間,沒什麼的小事。

「我去痛扁那個變態!」Ben迷糊中只聽到這句,試圖站穩張口,卻開始在原地頭暈想吐並發冷。他想問的話太多了,可是基因抽取機造成的傷害,卻比想像中霸道許多......Ben的身體狀況根本不允許主人進行太多質問。最好的暫時治療方式,就是躺平不要動,沉睡。
於是他只能弱弱地問:「那我呢?凱文。」,那男人淡淡的瞧了他手上的針孔,原本捉弄話語憑空打了個結,頓時給貓咪吃掉舌頭似。他摸摸那細軟棕褐髮絲的主人,納納道:「Tennyson,你呆在這裡就好。就像個受傷的英雄躺著…...」Ben不知該怎麼回應眼皮就打起架來。


阿貝多儘管憤恨基因讀取機被破壞,不過他還有很多備用方案,自從上次逃獄後他顯得更加刁鑽。

「雅蒂亞,掩護我!」以他的高等智慧判斷,這半路殺出的程咬金大粗佬很有可能是那個Kevin.E.Levin,阿貝多撥弄那偽造的劣質手錶,『啟動變色系統!』他有把握自己絕對可以輕易地將對方耍得團團轉。

雅蒂亞騎著外星摩托車,車尾噴出一陣無味煙霧,使得小木屋裡外周圍突然籠罩在濃稠中。凱文頓時失去追蹤的方向,即使他大力扇翅也僅只有依循著某種特定模式流動,而不見減少。猶豫片刻,他先退回原先Tennyson所在的地方。

只見小班好像不是很舒服地轉醒過來,及時伸手扶他一把,臉頰充斥著病態嫣紅,低道:「謝謝你......凱文。要不是有你,我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說著單薄身形便重重地往十不像傾斜過去,哪知凱文拎小貓似地將對方黑衫領子吊高,嗤笑:「少來!外星怪咖。」他晃晃手裡驚慌的少年,「我只能說你愛情喜劇片看太多了!你把小班藏到哪裡去了?」



原先溫馴乖順的少年立即變色,碧綠眼瞳潑墨似的染紅:「............所以說你的智慧也跟著力量呈幾何倍數成長?呵呵呵,我懂了。」這麼無關緊要的回答令凱文怪發怒,他將吊高的衣領勒得更緊,「我問你!小班在哪?」

阿貝多褪色的部份越來越多,胸有成足悠哉地揚聲一句:「雅蒂亞,可以把偽裝散掉了。」不知何時原本一片廢墟的木屋升起圓弧基架,那坑坑疤疤地猙獰外表像是張來自天外的大嘴。而無法行動的Ben就半昏半醒地被再次綁緊並放在上面。他嘴唇上明顯有咬傷紅腫的痕跡,那是阿貝多在迷霧四起的時候,趁機採集這基因原主的樣血。

「Tennyson的基因我日後培植也可以,現在只要等拆卸機器工順利將手錶拔下,我的這座瞬間轉移器將會自動把他送進異世界。」阿貝多雙手張開,發表演說般似地自信慢慢,那姿態果真還有幾分蓋爾文人的囂張模樣。「你想救他?也可以,先把我放下,然後過去跟Ben.Tennyson站著一起。幸運的話,你們也許可以流放到一個有水有居民的星球──儘管他們可能不歡迎!」


凱文迎頭就左右各賞他一掌,「你當我白痴嗎?」抓住著主謀可以做的威脅不是更多?

阿貝多伸舌抿過鼻血,亂髮間臉龐勾出兩道灣月尖:「那麼,談判破裂。」揚手間,小公主心不甘情不願地,她承認這個傢伙,骨子裡浸淫著巫師般令人骨悚然地邪惡。確實有能力可以令自己復仇成功。但........她怎麼沒有理由、一股專屬於女人(儘管是外星)的直覺,有種不妙氣味在裡頭呢?

雖然這麼想,她還是硬著頭皮,用綠色小手將按鈕開動下去。圈環附近急速聚集著一股吸力,雷電奔騰間那種來自宇宙深處未知力量、令任何生物震顫地黑洞能量環集起來。首當其衝的,就是尚在微弱蠕動身板掙扎的Ben。



不過這股力量卻被硬生生停止運轉。

就在眾人錯愕間,一個毫不起眼的木板殘骸角落光華大作,圓波中緩緩升起了一道嬌小無比的灰色綠袍人影。




『都已經說你研究方向完全錯誤了!就是說不聽,阿貝多。』不過這次出現的,僅止是個蒼老雙手負背的投影,『儘管你在時間方面的演算我無能可及,但這能力不是用來毀滅的,蓋爾文人從不主動挑釁對方。』

如果說阿貝多第一次被發現陰謀時是驚疑不定,那這次幾乎是暴跳如雷,「阿茲米斯?還不都是你!說什麼不主動挑釁.......我早就聽膩了!我只是想要回自己身體專心研究!」那雙意外誕生的紅瞳血氣充斥,「還有你這個!圓波共震時儀!那分明也是利用我進入蓋爾文組織的論文而延伸......不要以為所有人不知道,一樣在底下助手的瑪亞斯也是!你什麼都歸功於自己......!」

阿貝多再度轉動著手錶:「陰克西卡的特別個人房?我才不要回去那鳥地方!那裏沒有辣醬薯條,我會死!」這次手腕上的偽裝完全撤離,顯現出來,那是個外表類似Omnitrix毫不起眼的紅黑錶帶,卻正是他這次能穿越時空、複製時間,一切力量的來源。「要阻止我就來啊!我的圓波共震時儀、對你的圓波共震時儀,看看是誰的發明能夠討到好處?」他幾乎是自信一笑,「我相信,我在時空領域絕對比你透徹。」



『其實,我的發明並不只這一個。』阿茲米斯抬動他那老眼皮悠悠地說,『而且精通時間的也不只有你!』他揚聲朝Ben那方向大喊,『進入主控台,設定:X超人。』

出奇地,得知代表理智的Ben此刻身體陷入危機,善惡端迅速達成協議。
伸掌將X超人自己與阿貝多位置逆轉過來。

「不!!!」阿貝多被重新啟動的太陽風給壓得透不過氣來,被轉移吞沒瞬間只剩一道道回聲在這片廢墟中迴盪:「我──討──厭──你──們──────!!!」不久雅蒂亞小公主也再度被勒令回宮禁閉,沒有阿貝多她根本耍不出什麼花招,只能怨毒並乖順地回去母星。


簡單收拾現場後,恢復到正常時間點的Ben跟凱文看向阿茲米斯的虛影:『我已經重新定位了。到最後阿貝多只能被送到進化人指揮官的總塔。連宇宙法庭的路也省了。』慈祥地看向兩人揣測不安的模樣,『他哪兒也去不了。』

「是啊,他真是夠麻煩了。」凱文怪不由扯下嘴嫌惡道。
阿茲米斯看向一眼他的身體:『你這是由於吸收Omnitrix造成的基因混亂吧?我已經很久沒有看過地球有人還具有這種吸收任何能量的特性..........難道你是Ethan的子孫?』

這句話似乎觸及到什麼柔軟又疼動的地方,凱文低吼:「是又怎麼樣?」
哪知那蓋爾文老者卻說:”『沒有怎樣。我只是想勸告你,多攜帶點金屬製品在你身上,可以幫助你迅速穩定基因。Ethan的血統服從銀製品。』凱文默然,他沒想到當初離家出走前順手A的家傳銀鎖頭,居然還有這來歷。



眼見阿茲米思淡去身影,兩個折騰夠了的大男人才發現到自己已經跑得夠遠了。光光抵達車子拋錨的地方不多說,離遊樂園更是視線無法觸及。偏偏Ben的手錶能量已經被X超人揮霍一空。美國東部山路徒步遊的夜路旅程夠嗆,於是當他們終於看到那點綠黑相間的西瓜車,只能感動並疲倦地坐進去休息,打開車門讓涼風吹拂進來。


提到剛剛那如何變身的話題,凱文回答卻是:「說來話長。」他看著自己雙手,現在已經是正常膚色,這不,等等觸及車殼,又變成某種古怪的混色硬殼身軀,「也許我不是真的變回來了,其實還有可能.....」

Ben看他那一會兒變綠一會兒扇翅的模樣,忍不住咯咯地:「好吧。雖然不想承認,但這真的滿酷的。也許以後大家出任務時你能打倒更多壞人?」沒好氣的是回之白眼,「我平常打的不夠嗎?」

「話是這麼說,可是總是要Gwen及時伸一把來救你.........」他調笑似地揮揮拳,然後趴倒在玻璃黏貼出古怪姿勢,重現當初玉米田被炸的經典模樣。眼見凱文已經瀕臨要拿拳頭賞他的邊緣,Ben卻突然張大嘴巴,打了個好大的呵欠:「我累了............凱文,先睡個小覺。如果拖吊公司的人過來了、或者是我手錶充好電了再叫我一聲。」一如往昔地懶,少年將綠色外套反蓋,坐椅打平雙腳伸直一蹬,竟然就這麼樣地睡了過去。



凱文要說睡意並不是沒有,但只要一想到,連絡修車地點改到郊外的差事落在自己頭上,就不可能睡得著。更何況多出來的費用也還是自付──真是衰到爆!為什麼每當他與Ben.Tennyson牽扯上關係時總是招災呢?某人幾乎已經忘記,自己當初冒著危險捍衛的東西是什麼。


凱文雖然知道,一但小班睡死,就算是高吊在外星某個危如累卵的岩橋上,他都能安然閉眼。更何況剛剛那說不明道不清的機器,也許某程度上損害了身體,確實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但漫長夜夜,要是給這傢伙好吃好睡,自己就實在太寂寞、太蕭條了。

他伸手捏住姓田傢伙的鼻子,好吧,不醒。
他拉走外套給自己蓋,哦,這豬頭英雄居然翻個身縮腳,把臉轉向另一頭繼續睡。

好吧,再來──他湊近觀察這傢伙熟睡表情,手機相機的鏡頭已經打開,打算把對方最白癡的瞬間記錄下來。捏住雙頰翻過來,卻發現,過度刺眼的艷紅點綴在小班淡色的唇瓣上。凱文愣了下,才想起那似乎是阿貝多臨行前幹的好事──也不知他拿什麼剉傷Tennyson的。最有可能的,是那口尖嘴牙齒。


似乎是這舉動,不小心翻動到那頗為隱諱的傷口。原先叫也叫不醒的班下意識皺起眉頭,表情不是很舒適地,莫名委屈。眼角帶了點不易察覺的晶瑩,雖然不想這麼破壞氣氛,也許是剛剛他打哈欠留下的淚呢!啊哈哈哈...........凱文心裡頭調侃乾笑,到最後竟然笑不太出來。

也不知道會不會疼...................他還沒察覺到,自己身體就已經先動作,層層粗繭的大拇指悄悄地撫上那細小傷痕。小班也不知有無察覺到,眼球並沒有轉動,雙唇卻毫無預警地張了開來。凱文一個措手不及抽出,竟然就這麼給他含在嘴裡。

天知道英雄作了什麼美夢,他高興地扭動著小屁股,伸出甚至比遊樂園棉花糖軟上許多的小舌頭,來回上上下下地不斷舔噬著那根比成"讚"形的拇指。凱文意識到,莫非田小班把自己的手指當做棒棒糖舔?!哦,拜託,現在離下午茶時間很遠了!Mr.Benjamin ( 班傑明先生 )!!




凱文只覺得自己臉皮莫名奇妙地有股酒醉駕車似的飄飄然紅暈,原本應該百炸不穿的剛硬身板,只要些微觸碰就像立即要產生轟耳欲聾的炸裂火熱,特別是某一點!凱文瞇眼抿了抿嘴唇,他並不敢驚擾睡夢中的英雄,於是伸手撫摸他自己。這是駕輕就熟的...........以往他只能透過淋浴靠牆想像那檸綠般青澀眼神,望著自己滿臉無辜,甚至是戰鬥時那一聲短暫艱苦的悶聲嗚吟,都能成為自己體內那骯髒同源的噴發,然後流入下水孔無數次死去的一環。

而這一次.............

他曾經告誡過自己,這是糟糕的。偏偏每次告誡永遠都不會是最後一次。黑髮男人甚至曾經更換過各式各樣的妄想對象,但那感覺真的,嘿,不太妙。他潛意識總能搜集有關英雄的所有事情,往往比其他人更加敏銳,以致於先前他因過分憂慮沒發現Ben跑路,害自己氣了半天──儘管對方還在念念不忘酸黃瓜。



不可否認地,Ben.Tennyson總是能給自己帶來任何形式的緊張──而這一切從現在開始,絕對是他自找的。他改摩擦那橫在中間的排擋安慰自己,而用唯一空下的那隻手將Ben黑色短T恤拉出來,揭露那不是很明顯的腹肌。Ben不知是不是因為有些冷,原本伸展的模樣有些蜷曲退縮,甚至連"舔棒棒糖"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凱文敏銳、或者該說做賊心虛地,才正想拉回那半掀上衣佯裝不知。誰知道男孩雙眼居然完全沒有徵兆地睜開,與他四目相對。

「嘿................姓田的,我、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傷,並不是要偷看身體…….」完了,越解釋越慘!





「....................」









「................Teenyson?Ben?」這時他才發現Ben外露的雙耳,實在通透紅得太不像話了。




「不繼續嗎?」不可抗拒的聲音有些乾啞砂澀,這並不是造成的,而是帶著某股..........同性才能嗅出的情慾意味,「你確定?」儘管今夜的Tennyson不太一樣。事實上對凱文來說,這誘餌太香,他幾乎不能拒絕。

回應他的卻是Ben拉下自己牛仔褲頭的拉鍊,踢騰著,貓眼石的眼神迷濛。

輕柔勾環住更為高大雄性,嘴裡卻傾吐出截然不同的露骨粗鄙:

「FUCK ME............RIGHT HERE。」

=======================
First Date變成First Sex啦XDDDDDDDDDD
下章終於可以法克小班班了!哦耶~(住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