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37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BEN10AF小說】HIT for Save the Hero Part.2+3


散發冷光科技的老破車中,穿著粉紅小雞圍裙的馬尾男孩,不顧標有粗獷『武士道精神』帽衫正在底下涰泣,伸手努力地用力綁緊腰帶,卻仍因為拿著的層疊便當太多,不夠靈活而手拙。

眼見那個漆盒加蓋差點要灑出去,他驚呼一聲,立馬身型就漲大數倍伸展出型態各異的四手,接球般封殺幾個正要跟地面親密接觸的便當。


眼見來者他愉快地喊了聲:「Gwrn阿姨。」
「Delvin你太貪心了,多分幾次拿不好嗎?」以粉紅魔光托住剩餘飛到她眼前的便當盒,順手打開,嗯,菜色不錯。神色凱文卻靦腆許多的藍眼孩子笑了笑:「如果動作不快點,等到弟弟們都上學我可就難辦了。」

「弟弟...........們?」Ben15突然渾身惡寒,突然想到一大群"FLY ME TO THE MOON"的幽藍身影。



Devin一邊分類打包著,卻還有餘裕能以眼角注意到蒞臨不光有這名義的阿姨一人,問:「不好意思給你們看到這麼亂的樣子.........他們是誰?」幾乎是綜合爽朗熱情的美國氣度跟日本的應對得體,難以想像是凱文怪的兒子。

「我想幫你義父拿點東西,畢竟地球監獄伙食之爛一向出名。」Gwen笑笑地扯了個一個天大漫謊,她可不是什麼來臨死前搞探監就能安心的攢人熱淚,相反的,她是要來『借用』一切可以令對方回心轉意的準備工作道具。其中也包含不少Max爺爺壓箱的水電工秘密武器。



Ben其實不是全然不能反抗,他是自願被捕的。


當世界和平,不再需要英雄,那麼這就是個很尷尬的存在。

不依附某個國家,也不屈服於強權,獨立悠走於之間自然會引起各式各樣的目光:感激、憐憫、眼紅、猜忌、甚至是更卑鄙暗沉的...........但星際融合間的衝突不僅僅是他年輕時做過的,只要修復了毫無野心的進化人基因他們就和解罷兵。說來他們也只是宇宙間擁有身家無數卻狂熱迂腐的貴族。



──最自私的種族,居然是和英雄同種的地球血源絕對當之無愧。


言論撻伐殺戮利益.......各式各樣的罪惡糾葛起來,連萬夫莫敵的Ben10,000也不能避免被掛上各式各樣莫須有罪名。雖然擁有蓋爾文組織、安諾星、以及進化人星球等等拉力暫時保住了這位英雄。卻促進種族間衝突與不和諧惡化。


她那不惑之年的堂哥認為,如果犧牲自己能平息人類與生俱來的好戰理由,他願意承擔所有眼前所見一切的罪惡。連世人推卸的罪惡一起........




身為最狡猾犯罪的兒子,Delvin絕對不笨,但此時卻選擇性失明任這群人翻箱倒櫃,一瞧桌上遺漏了個小波波猴子樣式的便當盒驚呼:「糟糕!肯尼忘記帶他的便當了!我到學校送去給他,阿姨你們自便哪。」說著就要踩上最新型的噴射滑板飛馳而去。


「接下來只要小心天公會的耳目就行了。」Gwen抹起豐唇,哪知角落突然傳來一陣悉悉瑣瑣的聲音。Ben15訝道:「這裡的天公會連私人用地也會擅闖監聽嗎?」


「也許會!」伸手射出能量抓出作怪來源,居然是Ben10在那掀開木桶偷吃人家煮得香Q的米飯。被大夥這麼一瞪他也不甘示弱地吸了沾滿醋味的手指:「嘿,我只是餓了嘛!」

知道是虛驚一場眾人也鬆了口氣,熟知破車構造的Ben們不外很快地找到了爺爺藏武器的地方。

並分配給還沒有武力的人裝備起來,每人基本配備是激光槍一把、數塊補充子彈用的能量塊、還有能夠抵擋三次核彈的防爆光盾。阿貝多額外得到了跟工具箱。

而原本打算踏出車門的矛盾博士,則突然拐回來取了個眼熟的肩扛式重裝激光大砲。



「那不是對付魔賈斯最好的武器嗎?爺爺怎麼修好了它?」Ben10記得那把槍在跟魔賈斯第一次纏鬥時,就應該已經跟太空船炸成不分你我的點點火星碎片了。Gwen笑道:「是全新的一把,阿茲米斯的助手瑪雅斯協助我們的。也只有同種族才最了解自身弱點。」

「還有這個,」Gwen分別又拿出了數個小手環安在每個Ben的左腕,「全天公會徽章都能鎖定OmnitrIx傳來的座標訊號,除了Kenny是公認的2號錶主人外,現在我們要偽裝成一般市民行動。」

Ben15左瞧右瞧那個細小的黑綠相間手環:「酷耶!這樣不用每次做壞事都被凱文那傢伙抓包了。」見大家神色詭異的盯著他,又改口,「呢,我是說,這是個很棒的東西。」



矛盾博士從懷裡掏出金色細雕的懷錶玩味道:「走吧,男孩們還有美麗的女士,我覺得在闖闖監獄之前,最好先跟著剛剛那位武士男孩確認一趟。」




小學教室雖然得到了科技漲足的改進,但講求紀律跟團體生活,學生仍然是要乖乖地坐在學校聽課的。點開E-BOOK課本,過度寒冷的空調跟擴音不斷講述教學內容。

Kenny頗無趣在教室鍵盤流了滿桌地口水,自從Ben10,000被捕後班上同學也疏遠了他,基本他天天不是發呆就是幻想著暴力懲罰抓走父親的壞蛋們。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Delvin的到來引起了幾個無聊小朋友注意,他隔著玻璃確認還沒下課,就這麼收起滑板在外頭的板凳坐了下來。



「嘿,看看是誰?Tennyson,這不是凱文怪的兒子嗎?我說其實你爸爸名聲會壞掉,一定是收養這樣的敗類害的吧?」凱斯的兒子傑斯,也是生得一顆子彈莫西干頭,正挖著鼻孔趁老師不注意說風涼話。


突然發現對方居然穿著忘記換下的油膩圍裙,同是損友的DJ兒子也開始唱起挖苦的歌來:「Wow,傑斯你看,這個娘娘腔還穿粉紅圍裙有夠噁的。母雞母雞,母雞小雞雞!」說著還雙手做弓狀拍打,顯然是在學雞飛。



「你!不准說DELVIN壞話!」Kenny幾乎是掄起小拳頭,就要從座位站起來教訓對方,哪知教室外Delvin一個眼神跟擺手制止他,示意:『算了,Kenny,我不在乎。』他習慣息事寧人,只要等待到下課將愛心便當交給Kenny就眼不見為淨。不必為了這點小事更敗臭義父名聲。



DJ兒子適當地加了點重口味的火藥:「我知道,Tennyson其實是膽小鬼!他不敢的!」

「你!」Kenny比起手腕的袖子就要幹架,但跟隨Ben10,000任務長久訓練下來的第六感讓他立刻感到莫名的危機,一股腦兒的就懶爐打滾到強化過的桌椅底下。同時外頭的Delvin也早一步感應到殺機而躲避在掩體。




大批的蜘蛛型機器人跟連串轟炸,輕易地就把豆腐渣工程的小學教室從腹側打了個穿鑿。

鋼鐵般踩踏的重體,蠕動不斷的觸手鬍鬚,都象徵著來者令宇宙恐懼震顫的名字。


隨意伸手就把金屬課桌椅擰成麻花,不斷噴出蒸靄的氣體,低道:「遊戲時間結束了,小傢伙。Ben10,000不在,那麼這只2號OmnitrIx就是最好的祭品!」

他一步步逼迫著無路可逃的Kenny,卻沒注意到跟逃跑人群截然相反的一小群團體從天上搭著懸浮車逼近。



「魔賈斯?這個惡貫滿盈的大壞蛋怎麼會在這裡?」Ben10睜大眼睛,他記得這傢伙不是被他跟未來自己聯手冰凍,應該已經被封印在膠囊內了嗎?才在收押期間竟然就放任這些壞蛋滿街跑,Gwen眉頭一皺,也許天公會會執著於逮捕Ben10,000送上刑臺的原因,並不單純。


阿貝多見到Kenny閃躲著攻擊並打算按下手錶,有些訝異地抬眉:「嘿,那副錶是我的作品。」

「阿茲米斯病倒前把它的功能恢復,讓Ben作為Kenny的生日禮物。這個時空的你已經繼承他的意志領導著蓋文人,是蓋爾文組織的會長。」Gwen解釋道。一向桀傲的阿貝多倒退數步搖搖頭似乎不敢置信,眼神偏移到另一邊,不知懷著什麼樣的愁緒。



「我們去幫他!」Ben15難得與Ben10達成共識,立馬就從懸浮車跳下去利用噴射翼降落到Kenny身邊。

「等等!BE........」Gwen猛然捂嘴,這才想起在公眾場合大喊並不是這麼適當,至少現在不適合。



魔賈絲睜大那雙血紅色的章魚眼,從左而右一一數道:「1、2、3,3隻OmnitrIx──什麼時候這錶變得這麼不值錢啦?!」Kenny似乎也給這兩個天將奇兵,俗稱天兵給嚇了一大跳,自己拍拍臉打算清醒收驚。臉頰微深的膚色都給自己拍紅了。

他看著年紀相仿的BEN10問道:「你是........我?不對,我的臉沒這麼白啊?」倒是BEN10賣了個關子,居然就衝魔賈斯搖搖小屁股吹口哨,挑逗說:

「嘿,小魔魔猜謎時間到了!三選一,到底哪隻手錶才是真的呢?」


===================================================
5/9更新

Part.3
"達夫飛車送愛夫便當  魔賈斯不甘寂寞大腿舞秀場?!(下)"


魔賈斯怒鬚衝天,一瞪那雙半圓弧的赤紅眼睛,一時間似乎有點遲疑。


連忙掏出能量反應探測器左踩右踏,似乎對竄上跑下無數次來干擾他的BEN們感到頭痛: 「小蟲子,不要以為我認不出貨色!你們都是BEN.TEENYSON!!」他氣惱自己如此被愚弄,追蹤朝他晃屁股引誘(?)的目標邁進,結果卻給拿起教室消防栓噴射的BEN15打斷。





「TEENYSON!!!!」不斷鼓脹噴出不明濁白氣體的肌肉證實他很生氣!實在是非常生氣!連鋼鐵製成的大腿靴都給他撐得鼓大,隱隱有爆裂之姿。




早已變成十不像的Delvin扔砸一旁坍塌的鋼筋柱大喊:「Kenny,快跑!」
憑著單手噴發出來的火燄對峙打帶跑,他也知道魔賈斯的破壞力是依照肌肉度呈幾何倍數暴漲的,即使是有被OmnitrIx改造10組的強悍肉體基因,如果挨上這麼碩大的一拳應該......撐不住!


但是這次跟以往完全不同的是,腳部明顯地比手更大,看來魔賈斯是下定決心把這群小蟲踢成肉泥。





「不!我走了你該怎麼辦?」Kenny自小受到英雄主義的教育,本來就不是貪生怕死的人。變化成電光小子衝上猛放電,結果因為電流不足反被掐住,然後繳械般地按下了天公會徽章般的信號圓框。「啊啊啊啊啊!」

阿貝多居然連這時候都還能理論分析,搖搖頭道:「他錯估了粉塵造成無數電阻的影響,這點電力是不能放倒這傢伙的。」BEN們眼見不好,連同Delvin一同驚呼:「放開他!!!」




雖說魔賈斯思考的原理是不錯,雙腿確實是比拳掌更有力,他那雙長靴舞得虎虎生風。
使得數度想衝上去的Ben都不禁節節後退閃避,不過閒人阿貝多就不是了,他怎麼看怎麼彆扭、怎麼看怎麼奇怪,無意識跟阿茲米斯一個樣支著下巴,突然靈光一動。



「我想起來了!這是我眾多研究裡面的一個理論,靈感地球人大腿舞者的舞蹈,沒想到未來已經實體化了......」但卻是給魔賈斯這樣的外星大漢跳舞,眾人不禁冒出三條黑線,但作為武器確實是驚人的。

就連Ben10也忍不住扯嘴皮子:「哇唔,小魔魔,被你那大象般粗勇的大腿舞掃到,一定很痛。」



魔賈斯將力量往下集中更是驚人,踢出的每一步幾乎都具有殺傷力。幾乎是見物即碎。
連Delvin被風勁掃到都不可避免地摔了出去,而魔賈斯也趁勢不饒人地趕盡殺絕,一手還不斷捏緊Kenny的左手腕,似乎試圖將對方捏斷。






「不許傷害我可愛的姪子!」Gwen大喊之餘雙手放出燦爛櫻花色澤般的光輝,猶如巨人之手般將魔賈斯緊緊捆住。矛盾博士忍不住看向那短發無風飄逸的大女孩:「Gwen妳還沒修練到安諾星人可以靈體脫離的境界!現在還是用魔法安全!」


她死硬撐著難以控制的粉紅能量光束:「對,我知道這樣不好!但現在是非常時期!」




「沒錯!我們不會讓你傷害他們的!」不知是誰先冒出這麼一句,然後頗有默契地兩隻OmnitrIx突起發出陣陣螢光,不知情的人們用又驚又愕的眼神張望著,但他們實在動作太快了。



「神力暴龍!」Ben15拍下那碩壯橘身影的立體投影,
而Ben10轉動手錶的平面影像,也頗有氣勢地大喊:「四手霸王!」

一陣綠華過去,映入眾人眼簾的是隻史前巨獸........跟手長腳長的黑綠相間體。



表示表情的綠色圓框一閃一閃地,「噢,好吧!我就知道這個破爛錶就愛跟我作對!」

誰知神力暴龍高興地扯了個嘴角,「不!這樣剛好!你負責癱瘓魔賈斯的機甲,我負責來扁他!」
「好辦法!那麼我走了~」Ben10頭一次頗為贊同地望著五年後的他,如此靈活頑劣的戰術就是"Ben.Tennyson"一向的風格。在達成共識的合作下,魔賈斯幾乎是毫無懸念地被囚禁在時空膠囊內。


他們拉起上衣被扯破的Kenny,以及救援
途中因為身型太過碩大而被逼到死角打暈的Delvin,現在他的小雞圍裙也已經變成開口笑的破布了。



「謝謝,雖然不知道你們是誰。」Kenny故作豪爽地想拍拍Ben15,卻發現對方身高不是自己所能勾及的,而轉用力拍向Ben10肩膀,「我是Kenny!Kenyyn.Tennyson!大英雄Ben10,000的兒子......呢,雖然他現在正在監獄,不過我爸爸是冤枉的!」



對方沒有他預想中的嫌惡反應,反而焦點完全放在前面一句。Ben10忍不住哇哦地大聲鬼叫亂碰亂跳:「兒子?我現在連女朋友都不知道在哪,居然現在已經看到了自...........」

話才說一半就被蹲下俯身的Ben15捂嘴,然後詳端那個滿臉疑惑的黗黑膚男孩,問了句:「妳媽媽是.........?」Gwen舒了口氣,似乎知道Ben15的疑慮,「茱莉她完成學業後回去了,Ken的母親就是以前在墨西哥看過的那個女孩,綺‧綠。」這答案似乎讓Ben15愣了愣,他沒想到居然會跟破碎的初戀還會有後續發展。



「對啊,怎麼了嗎?」正奇怪對方怎麼沒頭沒腦地問了這句人盡皆知的問題,Kenny的一個大噴嚏,就打斷了這場穿越時空的父子交流,「哈嚏........啊,那個章魚頭把我的衣服都扯爛了!好冷!」




偏偏頭,Ben15順手就把身上那件鮮綠外套脫下,「給你吧!」Delvin眼睜睜(?)自己的短袖帽衫還來不及脫下,Kenny就已經欣然接受披在身上的大件衣物,然後把中間的拉鍊拉起來。變得有點像時下最流行的長擺上衣。

Ben15又順手從那神奇的牛仔褲口袋掏出包衛生紙,然後替Kenny擤鼻涕。那模樣,那姿態,與其說是照顧小孩的好爸爸,還比較像個.......慈母!儘管心裡有數的人們知道,Kenny登記名冊的母親,應該是綺‧綠那個能言善道........甚至是惡劣的精明女外交家才對。




Gwen翩翩拾起那五官扭曲擠成章魚球(?)的膠囊,「好了,男孩們。我們先回去老破車一趟然後.........」

她的話才說一半,無數直升機與快速飛艇就已經往學校廢墟這裡過來包圍,上頭有明顯的沙漏型鮮綠標誌,並不斷廣播:「我們是星際公安會!你們的行徑已經觸犯到星際法律:不破壞公眾財產第七百二十三條,請盡速放棄武裝投降並站在原地!」


首當其衝的大女孩暗示Ben們先躲起來,她從腰包掏出一個圓餅狀的徽章,「我是Gwen.Tennyson. 安諾星榮譽居民以及地球保安官。這個區域是我的管轄範圍,公共財的損壞是魔賈斯襲擊造成的,一切由我全權處理就好。」


廣播的回應卻是這樣:「不!我們接到線民消息,有很重要的人物被掩埋在下面。地球分局發佈了第一級救援命令,要我們立即以優先隱密性搶救人士!保安官請離開!」



「...........」Gwen幾乎可以聞到其中貓膩地退後搖頭,「我知道了。」她故作信服轉身奔開,實際卻是利用暗巷跟已經潛逃到廢墟外邊的眾人會合。

將方才的情況轉述給大家,在那種情況下學童老師們早就被他們疏散出去,剔除他們這些人,唯一在場的只有...........魔賈斯!仔細聯想前後關係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難道這個宇宙魔頭已經把魔掌深入天公會的範圍內了?




矛盾博士說了中肯地一句話:「我不認為天公會全然是乾淨正義的。要知道過於龐大的組織,久經時光洗禮卻沒有外力威脅,是容易腐爛的。」


「我知道。」Gwen低下頭神色黯然。現在的天公會,已經不是當年將地球是為流放邊疆的時代,隨著蓋文人與地球的種族融合,整個宇宙的繁榮重心已經越來越偏向這個星系。也就相對代表著吸引權勢。更糟的話,說不定已經如同矛盾所說的"腐爛"也不一定。






原本應該要回家的Kenny卻突然轉頭道:「Gwen阿姨,你們是要去救我爸爸對吧?我也要去!」Gwen忍不住暗暗驚呼,她怎麼也想不到這孩子這麼精明。

「是Delvin告訴我的。他說妳這麼大張旗鼓地攜帶武器,還一口氣搞出這麼多小破錶持有者,一定有問題。」



沒想到自己目的居然會被識破,Gwen幾乎是惱羞成怒的叉腰:

「Delvin,不要胡鬧!你既然連這都看出來了,就應該知道危險!趕快帶你弟弟回去老破車找Max爺爺!不要淌大人的混水!」當然憂心的成分更多。



「我也很想阻止他,」Delvin有點遲疑地看向那雙綠眼,「但我的良心奉勸我不要這麼做。只要有人能擅用指揮,我們的戰力會有幫助的。」他的父親就是跟自己走完全不同的道路。也許沒有人知道Kevin.Levin會作為一個宇宙大麻煩,其實有很大原因是Ben.Tennyson。

壞蛋有壞蛋自己的觸角,永遠站在光明面的人是不能這麼敏銳接觸到的。


Kevin的作法就是以暴制暴,利用自己蓬勃發展的勢力來壓制其他蠢蠢欲動的黑暗,而其他勢力與自己廝殺中就不知不覺要花更多心力而被削弱了。這是一個既矛盾又詭侷卻又有效的壞蛋美學,從用意上來說是好的。



但到後來父親幾乎迷失了自我,在釋放出囚禁許久的Kevin後,他幾乎要殺了Ben............

雖然他知道要是真的這麼做,父親事後清醒一定會懊悔。


但他跟父親不同,他不想選擇站在自己在意的人的對立處。
也許他目光淺短,又或者是小孩子的天真爛漫,不管什麼──他並不希望自己有這麼複雜的心思。

所以當Kenny說自己也要去救義父Ben10,000,他也會去。只要Kenny往哪走。




Gwen頗無奈又諒解地凝視著兩個孩子,左右擁抱住:「有時我真不知道自己沒結婚是禍是福,但我不止把你們當成Ben的兒子,也是我的家人,更把你們當成親生骨肉般疼愛。所以壞慣你們了。」

朝兩個男孩默念帶來幸運的咒語,「但答應我,如果遇到危險你們一定要以自保為先!」


「嗯!」




「看來勢必得去天公會一趟了。」Ben15轉動著手錶,他正思量著是否要利用寒冰幽靈的能力偷偷潛入。Ben10似乎想到什麼似的,流露出噁心又害怕的受驚(?)神色:「如果是叫我用鬼影潛入,那還不如讓我直接正大光明的突破吧!」


阿貝多拿著工具箱的一個零件放在手上出神:「如果去那.........會見到未來的阿茲米斯嗎?」也分不清對於那位師傅是單純反抗還是什麼.........總之莫名突然想看看他。

而Kenny手中晃出個便當配菜卻打斷了他的思緒,「辣醬薯條!」



眾人望向那象徵權力與正義的高聳雙葉綠交叉巨塔,衝破天際往雲端發展的塔環,有幾分古代巴比倫觸犯禁忌的味道。


這不只是代表宇宙星際間和平意義的高塔,同時也是關押著Ben10,000的拘留地。


也就是──『天公會地球保安分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