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BLUERAIN

關於部落格
血之蒼雨個人腐敗用部落格
  • 2010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刺客教條III】AU同人小說:火雞英雄3

★ AU背景長篇小說,全一冊收錄於實體書《火雞英雄》中。

★ 配對:Haytham.E.Kenway x Connor Kenway(Ratonhnhaké:ton)
  Kenway父子:海爾森x康納,行文前面慢熱後期轟轟烈烈型。

3.火!雞!英!雄!The Turkey hero

這不,他那可憐的宿舍房們又被粗暴打開,"Connor!"花俏十足的英腔提嗓,雙手優雅負背卻又風風火火的步伐踏入,"一日之計在於晨,有什麼想替你賴床這件事辯護的?"以這狹小的室內而言,排場十足。

"父親?"攤死在床上的大男孩沒好氣支起頭,"你在這裡做什麼?"人生當中最可怕的就是──恐懼直接在你還沒清醒時,就逕自蹦來面前。他現在不前往咖啡廳堵人,而是直接突擊宿舍了。Haytham Kenway怎麼看都不像是尋常父母,居然願意屈尊前來、而且也絕口不提當天再教育的反感言詞──是誰讓他回心轉意的?

"真是可悲的辯駁。"Haytham喉間輕忽飄出傲慢冷笑,目光掃視雜亂無章的雙人房──床頭牆面各自貼滿了海報,原木色書桌上散落一些零散遊戲盒和無用贈品,還有沒洗的衣物在牆角堆疊,形成一座散發著汗水跟嘔吐味惡氣的奇觀高塔。他不著痕跡地挪退一小步,"啊──就跟你那室友一個樣。最近的學業如何?"

"任何學生試著來過我們這種生活都會如此。連續壓縮到只剩打工跟學業,還有不到四小時的睡眠──"他掙扎起來,眼睛燃起熊熊怒火:"別跟我玩數落的那套──告訴我,你怎麼進來的?還有你打算做些什麼?"Connor可不認為舍監沒盡到自己的本分,那麼唯一的解釋,就只有富可敵國的Haytham Kenway好巧不巧又剛好擁有這棟樓的資產權。

對方噙笑,自顧自地拉開一張椅子坐下來,觀察著兒子眼皮再度灌了鉛塊般垂下來,"當然是正當的方式。"嗯,果然。Connor略有耳聞半個紐約房地產都是Haytham的,幾乎大半房屋他都有擁有一份舊備鑰。好死不死的,學校不像是那個會花冤枉錢換新鎖的冤大頭。

突然,一陣濃郁的食物氣味刺激他醒來,"老天,什麼味道這麼香!"Connor的視線還有些朦朧,但他把焦距定在Haytham身上了。

只見銀髮男人從牛皮紙袋拿出一份份熱騰騰的餐點,最後還從保溫瓶給自己倒了杯香氣四溢的甜膩紅茶。一瞬間房間安靜了下來,最後以Connor不甘不願地火速爬起低低咒罵做為結束。卻發現曾經沾光過的室友Desmond Miles早早有預感而先一步衝去刷牙──

食物有令人妥協的魔力,經過這些天的相處,Kenway成功找到了令大男孩們無話可說的死穴。
睡眠被打擾的怨懟頓時消散許多。


 Connor津津有味嚼著漢堡,因美食而逐漸甦醒的腦袋開始緩慢運轉,他正在想:自己是曾幾何時陷入這種詭異迴圈呢?被Haytham的早餐叫醒?儘管在 口感上相當美妙.....哦,噢!他想起來了,嚴格說來,大概是從自己打工弄髒了他的衣服那天?就是那之後,他們或多或少開始接觸得越來越頻繁。最近,男 人更是變本加厲,往往一手拎著秘書獨有特製的精緻早餐,就逕自登堂入室。但那餐點實在太美味了,搞得他有火也發不起來,而室友Miles也明顯被賄賂了。 上午Desmond正好選修了其他歷史課程,客套感謝一番後,便留下空間給睽違多年的父子兩人獨處。


Haytham在這期間並非無所事事,他利用孩子們進餐的時間,偷偷瀏覽過桌案上那些成績單與學分登記。好吧,這孩子僅憑自學就進了史登商學院還不算太壞,但他不希望著重輔修公共衛生學分......那沒有益助。
林林總總雜亂無章的選擇,越看越是讓他迷糊──似乎每個都是Connor未來的方向,看起來又都太不像。"兒子,我想知道你將來的理想,"他伸手制止 Connor,"別用寫給學校那套說詞。我知道,你的行徑看起來目標遠遠不止於此。"這種感覺很怪,彷彿無形早就被窺視光光,但Connor自己卻對這男 人一無所知。
Connor嘟噥幾句,最後仍然還是說了:"跟我的學業跟打工都無關,我想畫漫畫......"猶疑一會兒,又補充:"對,就是漫畫家。一邊畫圖、一邊用學來的公共衛生幫助族人,哦對了!還要回去照顧農場!"

誰知自視甚高的Haytham一時間早預想了無盡後路,內容幾乎完全沒聽:"有理想這很好......等等,你剛剛說些什麼?"灰藍瞳眸瞇出危險的弧度,"漫畫?是藝術概念設計的大師?還是原畫什麼的?雖然不是高薪,但我知道如果成為頂尖也可以......"
"是類似DC旗下的超級英雄漫畫。那是我的夢想。"青年站了起來,澄澈的眼光誠懇而緩慢的述說。引來卻是對面男人的勃然大怒,"蠢蛋...Connor! 把時間浪費在業餘興趣是成不了氣候的!"──又來了,又是那種眼神。先前銀髮男人突然很好說話的模樣,果然是麻痺他人的虛偽假像。這才是真實心聲。
"不,我還會去咖啡廳打工。"他開始來回走動,"而且我的成績也沒落下來,所有讀書期間的費用都由我負責的,理所當然也能自己做主。你還有什麼不 滿?"Connor如同匣中猛獸怒瞪Haytham,不甘在心中嘶吼。在這個世界Connor是孤獨的,就算在學校跟大部分人看似相處融洽,也不能融入其 中。他人生中真正有認同感的不多,一群怪咖聚集的漫畫社團是其中一個。

"愚蠢....你還年輕!所以,我才肯提點你...到底是什麼讓你執迷不悟?是販售會讓你產生高人一等的暈眩?還是收益大到足以成為一個認真對待的副業? 你到底在畫些什麼?親愛的my son?" Haytham頭痛地昂聲斥喝,怒火在胸口澎湃點燃。他很感謝:要不是Jim Holden的提議,自己還不會發現到這麼一個大問題──很大的問題。固執頑劣什麼已經不是這孩子最可怕的組成要素。愛作夢,才是殺傷力最強大的武器。任 何一個心態成熟者,都不會奢冀著自己作品某天一炮而紅的希望。
然而只要一想到其中的繪製樂趣,Connor就可以笑得很純粹:"動物繪本。"他知道大多數人聽到這字眼不能理解,便在層層抽屜翻找更簡單扼要的宣傳單, 拿給了心無旁騖的Haytham──上頭印了碩大而近乎視覺暴力的配色廣告字:「美漫大手──動物教條祖師 Mr.Connor!本期社團刊物由正夯的火雞先生擔當封面!」字體邊上還有個小小的對話泡泡,是剃了莫霍克頭的小小Connor豎大拇指喊:「火雞是我 的好朋友!」
書角的右側還畫了一隻戴著古怪頭套、色彩斑斕的雞隻,同樣也以怵目驚心的刺角式對話框狂叫:「咕嚕咕!啪啪!」,最後還有稚嫩到不能再嫩的商業手法──宣 傳贈品。凡購買首批書籍就送特典:幫火雞換裝小紙卡!單本售價:1000美元。你所購買每一本的營收會捐出二美元:分別用於達文波特機場的建設,還有火雞 保育基金會的捐贈。
..........

傳單上頭那斑駁印刷甚至過於簡陋不勻,幾乎沒有半點商業化的影子。雖然Connor並不是畫得不好,動物特徵都有出來、用筆老練、色彩也相當大膽──但, 不入流!就僅僅是這麼一個字眼,就能把成千上百更專業的畫師打入無窮冷宮,更何況,上頭那曖昧不明的文宣根本沒有半點合格。
光是廣告就如此慘烈,那麼真實商品,究竟蘊含著多麼驚人的爆炸性粗糙呢?Haytham突然覺得自己想像力不太夠用了。"聽著,兒子。我很樂意將知道的一 切與你分享......繼續剛剛那明知愚蠢不堪卻得開導你的話題....son?Connor?Where're you?"抬頭觀望時鐘,這才發現到他居然被震撼教育到忘了時間──三分鐘就這麼偷偷地被火雞一啄,消失了。
而變得愈發滑溜的小子也學聰明,吃完餐點拍拍屁股,就這麼跑了。低下僵硬的頸脖,這才發現桌上一張流利字條寫著:Altaïr學長臨時換班,我先趕去了!Connor。

"啊,打那愚蠢的笨工。"Haytham已經不知該從何罵起,盯著龍飛鳳舞腹誹老半天,最後只能嘆了一口氣。淡色眼珠在空盪盪室內醞釀無邊燥火轉動著,原 本應該憤而摔門離去的自己,神差鬼使地卻發現壓在床墊下面的方形小冊子。上頭正是彩色鉛筆塗塗抹抹出來的,斗大的"The Turkey hero(火雞英雄)"幾個大字。

──就是這本破爛玩意,讓那笨兒子懷著滿腔信念、廢寢忘食,進一步反抗自己嗎?Haytham Kenway抱持疑慮掀開了這本書。
書裡跟一般美漫相同,大部分都是由插圖跟文字框構成。Connor並沒有使用那些詩篇般的修飾性語言,而是作畫清晰、字跡凌亂,在一頁又一頁的白紙上繪滿 古怪狂野的種種事物。內容既不能像經典呆伯特惹人發笑,也沒有摩登時代的作品般引人省思,大部分人看了往往只會當成小兒塗鴉而忽略。

翻開毫不起眼的封面,扉頁上便寫著介紹的碩大字體:居住於波士頓郊外,達文波特家園的火雞英雄Aquila(天鷹號)!隨著龍蝦軍團的到來,牠究竟該怎麼維護這裡的和平呢?
第一頁:港口的小龍蝦們被海嘯沖上岸了!Aquila為了怕牠們的屍體汙染了陸地,所以啄屁股推回了海裡!好樣的!
第二頁:Aquila找到了他這一季的愛人火雞小姐了(這裡畫了大量的雞屁股與動物交合場面),但感恩節後又只剩下牠了。據買走火雞小姐的G.W.先生表示說:肉質鮮美相當好吃。

第三頁:強森廳附近的黑熊大王,因為魚乾被偷很生氣的跑來了!他沿路吃掉了兔子、鹿小姐,還跟老是在外遊蕩搶地盤的流氓麋鹿先生打得不可開交,
最後聰明的火雞英雄Aquila智取,牠今天睡迷糊時不小心拔咬了三隻小狼的毛,反而引來狼群對付熊大王!最後,狼群咬死了熊王跟麋鹿,而壞脾氣的麋鹿先生再也不用回家了。真是可喜可賀!


Haytham最後並不清楚自己是怎麼走離宿舍的,或許"嚇得合不攏嘴"是太強烈的字詞,他決定換成"受驚"──甚至忘了鬆手。以至於他上了加長型轎車、到Templars.com總公司才發現,那本可怕繪本居然也被自己帶了過來。
他原先不想讓那些同事知道:關於自己尋獲兒子的任務有所斬獲的消息。但此刻卻多了一些附加條件,儘管,那是.......好吧,老實說Haytham覺得 方向改變了。上頭那些荒誕不經讓他動搖了信念,不認為短期間依靠自己,就能改變那單純到幾乎令人肅然起敬的可怕孩子。一切只因為這本書。

男人決定把這份燙手分享出來,對於會議室長桌上的書籍,大家各自反應不一。其中John Pitcairn反應最為激烈,一把摔書:"屁!都是屁!"早已轉到軍事化系統的他完全不能理解當中冷幽默。
Haytham揉著眉間,試圖平復仍忍不住顰起的皺紋:"先生們,問題很嚴重...我兒子畫的....這根本是R-18漫畫吧!"回神後他反覆翻閱它,至少讀了不下二十遍,卻依然不得要領。

負責管理房地產的William Johnson溫和說道:"你可以試著把他帶給行為矯正的心理醫生....."他們都知道Haytham的經歷,甚至曾經忙到只能在公司團聚單身情人節 ──即使之後部分已經成家了,但多數人都知道:錢多事少後,他唯一缺乏的就只是子嗣了。但看來他愛做夢的野人兒子不怎麼聽話。
"不,我想Connor應該不覺得自己有問題。畢竟他的族人們都有打獵執照,也還保有這樣的習慣。親近動物是無可厚非的....但......."一想起 那木訥表情的生嫩,Haytham猶如大多數固執的父親那樣,騰地生出怒火,"Connor夠年輕去幹太多傻事,時間充裕到他根本不想離開夢境。"

"怎麼可能呢?就連我都會需要買酒的......."高翹著腳的Thomas Hickey突然呵呵笑了起來,抹開一個低級下流的爛笑:"嗝,老大是想....介紹他來公司上班?要來我的宣傳部門拍點性感寫真嗎?哈,那麼,他的奶大 嗎?"說著,手指還靈活地朝空氣抓了抓。如果Haytham的體態有遺傳給大男孩,他幾乎能預料到其中可看性。
儘管已經共事多年,爬到CEO位置的Charles Lee仍舊看不慣他的醉生夢死:"Hickey,上班別偷喝酒。"隨之是千篇一律的陳腔辯駁,"嗝,我才沒有。這裡面....是水!"Thomas為了增 加說服力而搖搖保溫瓶,卻立刻有濃厚的酒香蔓延,"我這.....是宿醉。"

"夠了。"William看不下去會議室的頹靡,便指使身旁邊秘書帶他出去醒酒。"Haytham,你是認真的?要讓個只會畫動物........還有精 美至極動物屁眼的咖啡店小屁孩,空降來學習?"Templars.com是Kenway率領團隊旗下最得力的賺錢機器集團。它可不是慈善事業,各行業菁英 匯集到紐約爭破頭一睹風采,加上豐厚高薪,怎麼也兒戲不得。
"當然不可能。只是想讓他意識到:社會究竟多複雜而已。"Haytham聳聳肩,思考著酒鬼剛剛爆出的驚人之語,"Thomas說得沒錯,是我疏忽了── 扶養者農場的經營不善、學費,種種需要錢的窘境,這孩子怎麼可能忽略掉呢?"拍了拍手,"這麼辦吧──叫看看Hickey手頭有沒有適合的案子,讓他邀 Connor參加選秀,當我的兒子意識到業界殘酷性後,我想他會聽話些。"
對此Lee並不樂見:"先生,真的可行?就算是平面廣告可不是隨便的......"偏偏Thomas Hickey好像天生就跟他作對,立刻毛手毛腳從公事包抽出一疊,"哪!包商提供的幻覺廣告專案,拍攝過程只要學著看鏡頭、不怕水就夠了──"簡單,卻很 難拍。那種似是而非的希望感最讓人折磨。

對這份發現,英國紳士容許自己噙著的笑意些許上揚:"Well,好極了。至少他學習能力很強的,我不得不在這點上驕傲......"

與此同時,在高培咖啡不知情打工的Connor卻毫不知情。莫霍克大男孩熱情招呼著客人,"歡迎光臨!"儘管粗獷面容導致了笑容牽扯時,頰肉的某些角度會 有些不自然。但說來奇怪,客人們也習慣他那仿若老虎模式的微笑了。加上一手調製的獨特奶泡,漸漸也有不少熟客會挑他打工的時段前來。
眼前這名湖藍西裝的中年男子就是:"老樣子,兩杯經典外帶。謝謝。"他跟Haytham同樣也扎了個馬尾,但蓄著髮絲短了許多,面顎短窄,目光時常顯得猶 豫不決而溫吞的樣子。不過Connor早就習慣他這副表情了,一邊調製邊咧開雪白的齒,輕聲笑道:"哦,是George Washington先生。農場的火雞還可以嗎?"那名字尷尬到對方不忍別開頭,常常有不少人調侃這位政客──覺得與第一任總統極其相似的他,日後政壇肯 定火熱。
褐色眼珠飄動著,最後只得定在Connor緊繃的圍裙前胸上,"很不錯。事實上,Martha非常喜歡你們那邊的雞。我想明年應該還會跟 Davenport農場下單。說到這個,你還對其他打工有興趣嗎?明年大選時我也會在紐約設競選分部,有興趣的話,你可以跟當地的負責人談 談。"Washington老早就聽說Connor的勤快,選舉時分正值需要他這種有抱負、有身手的大好青年。

Connor刮清奶泡後闔上蓋子,便不加思索的回應:"我會考慮看看。明年的事還很早,"突然間,他沒由來地想到Haytham──那個富有男人也許能幫 助很多人,但他不願意。因為母親曾傷了他。"而且我誠心希望保留地失業的情況能夠改善.....您的政見有打算考慮這點嗎?"替紙杯貼上防漏封膠的他沒有 多想,只是單純問問。這是每個美洲原住民人們心中都會有的疑問。
"呢....嗯,我會請我的助理研究看看。能幫我裝袋嗎?我得趕去定點查看了。"這問題對他而言顯然措手不及,無法正面回應。不過包裝著的Connor卻 沒注意到,俐落包好眼前咖啡。"來。"結了帳的Washington幾乎是落荒而逃地,但人潮一湧上來,就讓店員們很快忘卻剛剛發生的事情。

終於,在Connor的班只剩兩小時要代理時,總閒不住嘴皮子的Ezio開始搭話聊天:"夥計們~你們覺得我最近留的鬍子怎麼樣?成熟性感嗎?"說著,拐著拖把的他做了一百八十度的華麗旋轉,卻差點絆倒正要扔垃圾的灰西裝男性。
Cesare Borgia忍不住指著他鼻子大罵:"Ezio Auditore,你這個死蠢義大利佬別擋路!看看Borgia大爺我,這款烏黑柔順光滑的才帥!"這人是Ezio的直屬學弟,還沒畢業就被小公司網羅進 去設計而得意洋洋。當然,藝術學院也流傳了一種說法──他的職位是買來的。

棕馬尾男人滿臉憐憫地掃視,搖著頭顱低笑:"你那充其量只是鬍渣屑屑而已。"話鋒一轉,"嘿,Cesare。我記得你還選修了物理課程:你的自由落體報告 寫得怎樣?別到時候反而被教授扔了下去。"這話顯得相當有技巧,刺痛Borgia的同時卻提醒著他作業瀕臨死線──偏偏物理教授可是出了名的老頑固。還來 不及咒罵些什麼,Connor探頭便能望見灰裝男倉荒奔跑離店。恐怕又是去哪抄他的作業了。

"Kanieh學弟,還麻煩你代Altaïr的班抱歉啦。他的獨臂男友聽說最近在鬧彆扭。"Ezio笑嘻嘻地目送對方,嘴裡卻提及今天的臨時代班,玩世不 恭的外表下有著誠摯歉意,"不會麻煩。我懂那種感受。"Connor回答。他可不會認為那兇巴巴敢隨便潑人的斥喝男子能隨意安慰。

不過Ezio這人正經的時候顯然不多,這不,話題又偏到其他方向:"今晚有打算嗎?一起上pub如何?你的好身材肯定能吸引夠多辣妹!"這人見識過無知男孩啤酒狂歡的瘋樣,朦朧爬到舞台脫去上衣,氣氛High到被炒翻的同時他差點沒衣服下來。
Connor敏銳察覺似乎被什麼盯上了,溫聲回答:"呢,我晚上還跟黑人老頭有約。他那裏有幾隻火雞跟動物都染上感冒了,我必須幫他找信任的White醫生來。"這事其實並沒有這麼緊急,不過夾於學長和父親雙雙擾亂的淫威下,他決定及早去拜訪住在布朗克斯的獸醫。
對此,Ezio做了個失望的義式聳肩:"好吧,辛苦你了。不過我想我的鬍子應該夠今晚的美女們摸了。"照著鏡面玻璃的他對影自憐扭了好一陣子,便接手過櫃台的工作。基本上Connor只要把清理工作完成,他就能交接了。

擰扭抹布的大男孩哼著小調,擦拭著上個客人座位的方形抽象金屬桌子,這時,後頭自動門又打開來了。一個穿著極為誇張色彩上衣、流裡流氣的醉漢,歪著小腳步搖搖晃晃地衝了進來。
差點一頭撞上的他,被身後好幾個外型靛麗的男女攙扶住,這才沒頭沒腦地嘟噥:"嗝,尻....摳.....哪兒那小子哪......找啊......"開口閉口就是調不成句的渾沌。要不是這群傢伙看起來相當光鮮,也不像要鬧事的樣子,不然Ezio第一個就會請他們出去。

一個身高挺拔到嚇人的男性上前,"抱歉,我代為解釋一下,請問哪位是Connor Kenway先生?"會這麼稱呼的,恐怕只有跟Haytham相關的人──對此大男孩不得不正視停下擦拭的動作,挑眉。
"我是。但我建議你把Kenway這個字去掉。"Connor瞇眼昂首打量這群人們,他們看起來....很眼熟,特別是電視上。"我從來沒擁有過這個姓氏,或者它擁有我。"總不死心的父親又出什麼新招了?

原來那爛醉如泥的傢伙,居然還是Templars.com廣告公司產品部總監──他們最近有個特別的案件需求。徵求有活力又壯碩的素人學生打平面廣告。大 製作人Thomas Hickey太了解時尚奢迷的推銷武器如何玩弄,偷搶拐騙的業界人士觀眾早看爛了,他認為,注入新元素更符合新的幻覺眼鏡產品詮釋。
"聽說你很急需找打工?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務必過來一趟。"男性殷切說明著,而挑眉的Connor捏著名片踱回櫃台內,揣摩著:這屬於Haytham的變相賣好?有什麼深意?

直快的他一向有話就問:"為什麼是我?"Connor習慣性地腰桿打直,抬頭挺胸,手掌交握在肚臍下呈現誠懇神色。那雙上好威士忌般善意的大眼打量著人們,如同小狗般圓溜。
誰知Hickey居然看得眼神都直了,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便猝然伸手,"噢!",一把從外頭抓向那Connor背心底下包裹的肉胸,"喲,不錯嘛!"接著還用力擰捏兩下,感受那幾乎就立刻彈跳起來的深膚柔韌,"夠大.....夠挺,果然是遺傳.....嗎?嗝!"

莫霍克大男孩第一時間就判定為敵襲:"你在做什麼?!"那力道之無理,讓他忍不住用力拍開對方的手,猶如狼匹護住肚皮般,抱著胸不知所措。
原本場面就已經很尷尬了,但這大活寶總監老是更能活絡這氣氛:"嗝,沒什麼,小甜心。"咧開一口被酒精浸潤過度的牙齒,".....大爺剛剛抓你那下,爽嗎?"那張原先稀里糊塗的鬆垮臉孔,凹陷眼眶突然放射出見獵心喜的光芒。

Thomas Hickey,只要有奶便六十分。巨乳在他心目中可是佔了整整一百分的大項目──不論是男是女。大部分明星最後都會被他弄上床,不過,這小子要是跟老大有關......唔──那麼,你情我願的不就好了嗎?
膽大包天的Hickey笑瞇了眼,欣賞那受驚默默搓了胸口兩下的宏偉擁有者。不過下一秒卻遭助理道歉並強行拖走,還帶了點東西與高額小費意思意思──對 此,Ezio感慨地溫柔撥弄著收銀機:"怎麼沒人來抓我的呢?"望向窗外那正惶惶騎上腳踏車的小學弟,心中懷疑著:Connor這孩子如此淳樸,究竟知不 知道自己已經被性騷擾了?
心中不由替Thomas默哀──調情,還得對方懂你在做些什麼,這是藝術啊!他哼著小調,指尖滑過手機螢幕用Line聊天,卻意外從Leo那得知 Thomas名聲不太好。"不妙,小學弟危險了。"他原本想發個警告,轉念一想,卻進入了Templars.com的網站也報名了徵選。

事情越來越難以預料──

- 待續 To be continue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